無錯小說網 > 閃婚后,禁欲蛇夫夜夜纏歡 > 第114章 宋真讓他戴套
  宋真立馬反駁:“霍云洲,你別太過分哈,我們還沒結婚……”

  “那我們就是私定終身,隨時可以補證。”

  “你……”

  宋真還想說什么,卻被連著兩個哈欠打斷。

  霍云洲現場展示了自己那比鐵墻還厚的臉皮,笑容里充滿痞味。

  師母被他迷得臉紅,挽著老天師的手臂,意味深長道:“小兩口好得很,我們別摻和。”

  “嗯,徒兒,你衣服濕了,趕緊讓你老公帶你回家換衣服。”

  智遠老天師又臨時想起什么,向霍云洲補充一句:“青冥會長,我們觀叫若清觀,地址在京郊山頭。”

  霍云洲秒懂,“前輩放心,即日起妖盟上下路遇若清觀的道友,必恭敬以待。”

  “嘿嘿,多謝!”

  智遠老天師見他這么好說話,眼里對他滿是贊賞。

  游輪擱淺至岸邊,霍云洲帶著宋真,跟師父和師母告別后,閃回公寓。

  宋真看到客廳茶幾上的禮盒,走過去,準備看看他送來了什么賠罪禮物。

  然而剛邁開腳還沒走上幾步,突然就被身后的男人抱上了肩。

  “你干嘛?放我下來!”

  “別鬧,先洗熱水澡。”

  霍云洲不容置喙地把她抓進浴室,她的頭發和衣服先前被雨水淋濕,這會兒涼颼颼的。

  霍云洲把她放在噴頭下,直接打開熱水,熱意隨著水柱,瞬間灌溉她全身。

  把她身上的裙子徹底淋濕。

  布料緊貼著肉,凹凸有致的身材展露無遺。

  宋真被水噴了一臉,她對這個男人的強橫終究忍無可忍,惱道,“霍云洲,你要不要這樣喜歡強制人,我自己能洗澡,不用你……唔……”

  她的頭被他用力扣住,熱火的唇直接將她的嘴唇封死。

  熱水從他臉上潺潺流到她臉上。

  宋真被他吻得又氣又惱,用手在他胸口捶了兩下,但在男人看來,就像是小貓撓癢,撓得他更想用力,更想深入。

  直到她呼吸不暢,他才松開她的唇,鼻尖抵住她的鼻尖,喑啞道:“真真,下次不許玩淋雨,要是你淋雨生病了,我絕對會罰你。”

  宋真被他話里行間的關心觸動,小臉有點紅,“你……你走吧,我洗澡。”

  她推了推他,卻見他把襯衣解開,露出他精壯結實的胸膛。

  他舔了舔唇邊的熱水,濕漉漉的短發透著一股邪意:“我們一起洗。”

  宋真:“……”

  ……

  這個澡,洗得尤為漫長。

  從浴室門的磨砂玻璃,可以看到巨蛇把他的女人摁在墻壁,兩個身影交織重疊。

  顛簸的身形和起起伏伏的喘聲就著水流聲一起透出門外,讓整個夜晚增添了幾分音律的美感。

  等出來的時候宋真已經徹底沒了力氣,軟軟地癱在他懷里,由著他橫抱而出。

  他給她披上浴袍,剛坐在床上,隨后拿著吹風機,“呼呼呼”地給她吹頭發。

  期間張真人發了信息給她,大致就是預約下次直播時間,霍云洲看到了。

  等他把她頭發吹干,他認真的口吻道:“真真,別開直播了,我連著給你下了兩次種,很大概率會懷上。”

  “懷孕很辛苦,你沒必要耗那個精力出去賺錢,讓你師父師母看到,還以為我青冥養不起你。”

  宋真的頭頹軟無力,靠在他肩上,聲音嘶啞,“何止是辛苦。”

  是要她的命……

  想到這個,她咬了咬唇。

  她深知被他纏上,很難掙脫,但又不想再因為一時的快意,鬧出人命來。

  所以……

  她看向霍云洲,后者站在床前,僅僅腰間圍著一條浴巾,裸露的胸膛精壯得找不出丁點贅肉,該硬的地方,硬得輪廓分明。

  他拿著毛巾擦了擦頭頂的短發,動作利落灑脫,極富男性魅力。

  而且他那方面的技術錘煉得越發成熟,每次都能送她上巔峰。

  跟他在一起也不是完全不行,前提是不弄出人命。

  深思后,宋真輕咳道:“下次你再來找我,你就戴套吧。”

  “?”

  霍云洲動作突然地僵住。

  他轉頭看著她認真的表情,懷疑自己聽錯了,“你是說,讓我戴套?”

  “很為難么?一個優秀的丈夫,就應該為妻子戴套,你融入人類社會兩萬年,這點都不知道嗎?”

  “………”

  霍云洲擰緊了眉,放下手里的毛巾,單手扣住床頭,俊臉沉下,“你覺得,這個世界上哪個尺碼的套我能用?”

  宋真面不改色提議,“你可以收購廠家,給你獨家定制一款超大碼。”

  霍云洲被她氣笑,“說來說去,你還是不愿意給我生孩子?”

  “對,我沒那么偉大,我還要命。”

  聽到宋真這話,霍云洲笑容斂起,“誰說給我生孩子,你就會沒命?”

  她反問:“會不會沒命你難道不清楚嗎?”

  霍云洲凝著她這副滿懷怨恨的小臉,大手驀地一伸,挑起她下巴,沉聲道:“真真,你把我當成什么人了?”

  “如果你真的懷了我的孩子,我青冥作為你的丈夫,作為孩子的父親,哪怕耗盡畢生妖力乃至生命,定會力保你和孩子平安無恙!”

  “……”

  宋真突然地噎住。

  一個電話的出現打斷了兩人的對視,霍云洲拿起手機接電話,全程目光都盯在她臉上,仿佛怕她跑了一樣。

  “喂,什么事。”

  不知道里面說了什么,霍云洲臉色陰了幾度,等掛斷電話,他快速解開浴巾,拿起床邊的內褲,穿上。

  之后是襯衣……

  意識到他要走了,宋真不知為何,第一次覺得,有些不舍。

  “有什么事嗎?”她問。

  “嗯,”霍云洲一邊快速系著扣子,一邊道:“夢嬌,離家出走了。”

  離家出走?

  這很簡單啊,宋真剛準備掐指一算,算算霍夢嬌的所在地,突然被他大手摁下。

  他嚴肅道:“能用錢和人脈解決的事,就不要浪費你的靈力。”

  宋真神色突然地怔住。

  自從進入玄門以來,從來只見他人不斷地向她索取,沒人在乎她靈力耗用會不會過度,會不會生病。

  但今天,她在霍云洲身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關心和在乎。

  而關心、在乎,恰恰是她出生以來,最匱乏的東西。

  她心中一暖。

  等霍云洲走后,宋真看著手機里那條手術預約成功短信,神色晦暗不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