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閃婚后,禁欲蛇夫夜夜纏歡 > 第122章 她吃飯,霍云洲吃她
  傻瓜?

  宋真瞪了他一眼,夾雜著不悅。

  霍云洲不知從哪兒弄來一套家居服,頎長的步伐優雅從容走向她,淡灰色上衣和長褲里溢出淡淡的香味。

  這種香,不像普通的香水。

  是他身上特有的體香。

  妖類天生會藏匿體香,只在最信任的人面前釋放。

  他以往都是謹慎的,但今天卻對她毫無遮掩地袒露出自己最神秘的馨香。

  宋真不知為何嗅到這股異香,心跳得很快,身體里叫囂著難耐的癢意。

  床墊邊緣往下陷,霍云洲坐在了她床邊。

  他伸手輕輕摩挲她的頭發、耳側,之后是細嫩的臉頰。

  溫熱的掌心磨得她酥酥的。

  眼神更是熾熱溫柔得不像他。

  她耳根一紅,喃喃出聲反駁,“如果我是傻瓜,那需要我這個傻瓜來救的大妖算什么?傻瓜中的傻瓜嗎?”

  霍云洲被她這話逗得眼尾輕揚,完美鳳眸氤氳出幾分熱意,顯得更加溫和深情。

  他挽了挽唇,“以后,不要擔心我。”

  “我有神龍修為護體,就算我走火入魔,把底下兩個都憋爆了,它們也能很快長出來,把你干得舒舒服服。”

  宋真哪能想到他這會兒還能說這種話,更尷尬的是,他現在看她的眼神,很熾熱。

  她只是與他對視一眼,心跳幾乎跳到嗓子眼,臉也被燙紅了。

  “霍、霍云洲,”宋真別開紅撲撲的臉蛋,強作鎮定道,“你還是想想,怎么報答我吧。”

  “嗯。”

  霍云洲湊近她,喑啞音色微微上揚,“以身相許,可以?”

  “?”

  宋真愣住,一個回頭,鼻尖瞬間貼上他高挺的鼻子。

  該死,什么時候,靠這么近了!

  “那……那倒不必……”

  她支支吾吾說著,正要往后靠,后腦勺突然被一只大手扣住,下巴被他挑起。

  這下不僅是鼻子跟他貼上了。

  還有他的唇。

  男人喉結滾動了一圈,聲線又酥又啞:“你要不要吻我?”

  他說話的時候,他們之間的每一縷空氣都添了一分熱意。

  加上他身上這股好聞、又極具魅惑的香氣。

  宋真被勾得呼吸都快停跳了。

  “我不要……”

  “那我吻你。“

  他直接扣住她后腦勺,堵住了她的唇。

  “唔唔~”

  宋真好不容易撐著坐起的身子,瞬間軟了,他輕輕吻著她,火熱的舌頭一點點探進去,品嘗她的香津。

  等到她呼吸不暢了,他意猶未盡松開她,問:“還痛?”

  她羞紅的眼眸低垂,“還有一點。”

  “那我給你擦點藥。”

  “擦藥?”

  宋真順著他的視線,看到床頭柜的藥膏,猛地一怔。

  “這是擦在哪里的藥?”

  “你說呢?”

  霍云洲把她摟進懷里,和她交頸摩擦,語氣里攜著壞笑。

  宋真立刻明白了,慌忙搖頭,“不用,我肚子餓,我要吃飯。”

  “那也行,反正可以同時進行。”

  “同時進行?”

  她本來是不太明白的,吃飯的時候怎么同時擦那兒。

  但接下來,他就給她上了一課。

  霍云洲把只穿著一件睡裙的她抱起,那件睡裙還是他從衣柜里拿出來,給她套上的。

  因為她今天出去時穿的衣服已經被霍云洲失控那會兒撕得不成型。

  但重點是他沒給她穿短褲。

  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宋真急忙道,“你等我去拿一件褲子!”

  “不用,反正待會兒就要脫。”

  霍云洲抱起她,邁著大步往房間外走。

  宋真在他懷里有些錯愕,驚喊道:“等等霍云洲……你別走那么快啊!”

  不正經的話音自她頭頂落下。

  “你老公可一點都不快,要不是怕你吃不消,你老公能頂三天三夜。”

  “……”

  男人都不喜歡“快”這個字。

  他也不喜歡。

  須臾間,霍云洲把她抱到了餐廳吧臺高腳凳上。

  之后他從廚房保溫箱里端出早就備好的飯菜,放在她面前。

  三碗菜,一碗湯,一碗飯,一雙筷子。

  宋真微愣,抬頭問:“你不吃嗎?”

  吃過飯的霍云洲勾了勾唇。

  “當然吃。”

  霍云洲繞到她背后,兩只手臂從后面摟住她的小蠻腰,頭微側,薄唇吻住她的耳垂。

  他滾燙的聲線摻著喑啞,“你吃你的,我吃我的。”

  這怎么吃?

  宋真還是沒明白,他現在整個人黏在他身上怎么吃飯啊!

  她實在太餓,顧不得這么多了。

  小手拿起筷子,便開始大口大口吃了起來。

  而她身后,男人依舊在吻著她的耳垂,耳廓,后來慢慢往下。

  他的脖子與她細嫩的天鵝頸交纏,摩挲,惹得她渾身激靈。

  能不能讓她好好吃頓飯。

  宋真心里頭抱怨,嘴里繼續咀嚼不停。

  一下子吃了半碗飯,一條雞腿。

  就在這時,他攬在她腰間的手把她的睡裙拉了上來。

  她白皙的美腿裸露在外。

  “霍云洲,別玩了……”

  宋真邊吃邊出聲制止。

  霍云洲會意地“嗯”了一聲,手指往下滑,喉結滾動,“那就直奔主題吧?”

  宋真本來口渴,這會兒被他手上動作惹得更渴。

  她端起湯碗,咕嚕咕嚕大口喝湯的時候,感覺到霍云洲那只使壞的手越來越過分。

  起初在她腿上畫圈圈,惹得她有些輕顫。

  后來是順著內側往里靠近。

  他憑借觸覺找到了地方,輕輕一撥。

  “!!”

  宋真始料未及,立刻把湯碗放下,嗔道:“霍云洲,你到底吃不吃飯……”

  “我在吃。”

  “???”

  宋真瞳孔一陣縮緊,直到這一刻她才反應過來,他說的吃飯,是這個意思!

  他下面一只手往里,上面一只手隔著衣服揉她的胸。

  他的動作特別嫻熟,輕而易舉讓她全身軟了下去,做不出任何反抗的動作。

  宋真又氣又惱,這條大淫蛇,連她吃飯都不放過她。

  “霍云洲……你再使壞我就打你了……”

  她斥責的聲音經由沙啞的喉嚨脫口而出,明顯變了調調。

  “能有什么辦法?”霍云洲邊說邊咬她睡裙的肩帶,“我預熱一下,等會兒我再幫你擦藥。”

  沒多久,肩帶被他咬斷了……睡裙失去支撐,掉到了她細腰位置。

  宋真真的……服了,吹彈可破的小臉被他氣得一鼓一鼓。

  好想打他!

  霍云洲的手指自始至終沒有閑著,睡裙把她雙腿遮住了,但依然看得清里面的動作。

  他還不滿足,繞至她身前,身子蹲著,看著她胸前柔軟舔了舔唇后,直接吻了上去。

  她情不自禁仰起了天鵝頸。

  耳邊突然傳來霍云洲迷情又喑啞的聲音,“等寶寶就出生了,這兒就會有奶香,真真,我要跟寶寶一起吃你的奶。”

  “!!”

  宋真被他這話惹得一個激靈。

  她險些忘了,還沒跟他說,明天要做流產手術的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