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閃婚后,禁欲蛇夫夜夜纏歡 > 第124章 夫妻夜話
  霍云洲聽到她這個話,喉結滾了滾。

  因為孩子的陰霾消了一大半。

  “我也要你。”

  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就像水滴,滴在她的心湖,蕩起層層漣漪。

  宋真在泳池時不確定,那個讓她遲遲不肯逃跑的理由。

  但她現在確定了。

  她摘下斗笠,轉身,細軟的手臂攀著他的脖子。

  隨后踮起了腳尖,舌頭蜻蜓點水般舔了舔霍云洲滾動的喉結。

  霍云洲悶哼發聲,“小妖精……”

  竟敢在他面前挑火。

  他有力的大手抓著她道袍領口,往兩邊一拉。

  露出里面的雪白……

  感覺到胸前一股涼意,但宋真沒有停下來,因為孩子留不下來,她想通過別的方式安撫他、補償他。

  突然大腿被他托抱起,身高的劣勢瞬間沒了。

  霍云洲熾熱的眸光與她對視,呼吸明顯加重,“你挑的火,你來負責?”

  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落在她耳畔。

  宋真的臉刷地一下紅了。

  “好。我負責。”

  她抱緊他的脖子,吻上他的唇。

  她的動作就像小鳥啄米一樣,笨拙又可愛,惹得霍云洲忍不住發笑。

  沒兩秒他便反客為主,吻得更深、更用力,把她的呼吸瞬間攪亂了。

  她被他吻著,從客廳抱到浴室。

  浴室的地面衣服凌亂不堪。

  她睡裙被撕成了兩半,跟他的內褲一起躺在地上。

  墻角,她雙腿被他架在腰間,身后是堅硬的墻壁,身前是男人的胸膛,壓得她喘不過氣。

  他正在給她上藥,那藥涂在他外面,作用在她里面,滾燙又酥麻。

  “這到底……是什么藥?”

  宋真的問話被攪得斷斷續續。

  霍云洲回答她,聲音性感中帶著沙啞,“愈合,修復。”

  “壞了嗎?為什么要修復?”

  “小笨蛋……”

  他被她這話逗得不輕,差點把持不住了,俯首湊近她耳邊,“我倒是想把你弄壞了,舍不得,能怎么辦。”

  只能忍著底下那股猛勁。

  他繼續慢條斯理,給她上藥。

  半小時后,他抱她上床,自己重新回浴室。

  宋真沒想到,霍云洲居然沒跟以前那樣逮著機會就兇猛地要她。

  剛才在浴室他好像真的只是給她上藥而已,動作溫和至極。

  她舒服了,但她確定他沒有,壓根沒釋放。

  所以,此刻,隔著浴室玻璃門。

  宋真明顯聽到里面的聲音。

  很粗猛的摩擦,很壓抑的低喘。

  她不太明白。

  “你怎么自己弄了……”等霍云洲進被窩,宋真懵懵地問。

  霍云洲心疼地把她抱進懷里。

  “真真,胎兒的妖力只能抵消大一點的傷害,讓你感覺不到疼痛。里面有小傷口,你不知道。“

  他說話時,心底滿滿的自責,如果可以,他恨不得把這些傷都轉移到自己身上。

  “噢。”宋真這才恍然大悟。

  霍云洲把她抱得更緊了,“一個十八歲的小姑娘,跑來救我這兩萬歲的老妖,你說你是不是傻?”

  “我沒想那么多。”

  宋真頓了頓,還是選擇把心里話說出來,“我只知道你用你的皮,給我量身做了一件裙子,你還送了我三顆血丹,從來沒有誰對我這么好。”

  “這就好了?我以前給你轉那么多錢,送你項墜和耳墜,也沒見你感動。”

  “不一樣的,錢,你還可以送給別人,項墜和耳墜你也可以轉手送給其他女孩子,但是皮衣根據我的尺寸來的,那就只能送給我。”

  宋真說完這番話來,心臟撲通撲通地跳,臉頰通紅,埋在他胸口,不敢看他。

  她第一次在人前害羞。

  霍云洲總算聽明白了,他的真真從小到大,沒收過只為她而準備的禮物。

  他低頭,輕輕吻了吻她的額頭。

  “這次多虧有寶寶,下次有危險你保護好自己就行,我不會有事。知道嗎?”

  “……”

  宋真沒說話,耳邊重復著他前面那句話。

  多虧有寶寶。

  她的妖寶寶確實救了她一命。

  可是她卻那么狠心……

  宋真一下子不知道心里什么滋味。

  “霍云洲,”她突然問,“如果讓你一個人養孩子,你做得到嗎?”

  “這有什么難。”

  霍云洲輕描淡寫的口吻道:“我表弟老婆一胎生幾十個幼崽,都是我表弟獨自養大,輕輕松松的事。”

  “可是,那是蛇寶寶,人類幼崽很難養的。”

  宋真這話把霍云洲愣住了。

  霍云洲語氣突然抬高,“真真,你愿意給我生孩子了嗎?”

  “不是……我只是問問……”

  “……嗯,睡吧。”

  他話音瞬間泄了氣。

  宋真感覺到了,他真的很想要寶寶,其實她也想要。

  心底的糾結讓她有些不忍面對他,想背過身去,但他的手臂始終把她牢牢鎖在懷里。

  察覺到她不安分,他干脆把她的腿也搭在他腿上,兩個人緊緊交纏得像麻花。

  宋真被裹得熱熱的,不過想到蛇類好像交配的時候也是這么纏著。

  大概就是他的天性如此。

  哪怕做了兩萬年人,他還是保留著這些原始的天性。

  她不知想起什么,突然問,“你這兩萬年,有沒有喜歡過別的女人呢?”

  “你覺得呢?”他反問。

  宋真輕咳了一聲。

  看來是沒有。

  “那,有沒有哪個女孩子讓你印象特深刻?”

  這副八卦的口吻惹得霍云洲悶聲一笑,“你真感興趣?”

  “是啊,反正睡不著……”

  宋真覺得他活那么久,肯定有很多故事,她今天特別想聽。

  霍云洲被她這么一提,思緒確實飄遠了,“有。”

  他記憶仿佛回到很多年前。

  那些年一直在等待玄祖的轉世,有次也是發情期,他受了很大的傷,身體變成了一條半米不到的小蛇。

  有個小尼姑把他從水里撈出來,養在花叢里,每天給他送水、送水果蔬菜的。

  毫無疑問那些食物他都不能吃,他只喝血。

  小尼姑在看到送去的果蔬都沒動后,可能也發現了,于是把小嫩手遞到嘴邊。

  那會兒他餓得不行,張口就咬了下去,好在的是當時他傷確實重,沒有毒素。

  后來五天,她都來給他喂血。

  直到被她的師父發現。

  養蛇是廟里的忌諱,她被罰去敲十年的鐘,而他也被驅逐出了那間破廟。

  后來他修為恢復,化為人形去給她送點謝禮。

  廟里的人告訴他,那尼姑敲鐘,被鐘砸死了,也是那次之后,他再也沒喝過人血。

  “不會吃醋吧?”霍云洲說完這段往事,發現宋真一聲不吭地,輕笑著問她。

  宋真哪有心思吃醋,她都聽懵了。

  她查過自己的前世,里面就有一世是尼姑,也是被鐘砸死的!

  心道:不是那么巧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