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閃婚后,禁欲蛇夫夜夜纏歡 > 第132章 玄祖煉回了真身!
  宋真有那么一點慌,但也不是特別慌。

  誰沒干點偷偷摸摸的事?

  就霍云洲還背著她偷偷摸摸抱別的女人呢!

  想起那個畫面,宋真就來氣。

  心想:如果霍云洲真的因為她坐月子,就去找別的女人解決生理需求,她絕對要離開他,頭也不回!

  在柳阮的視線下,宋真的臉色很不好看。

  柳阮私下也覺得大哥太過分了,在臥室里裝監控,把人當囚犯呢?

  為了幫宋真保護隱私,柳阮主動跟宋真添加手機好友。

  之后兩個人就面對面地發信息……

  【柳阮:大嫂,你是被我大哥發現孩子不是他的,所以他逼你打掉嗎?】

  【柳阮:你現在背著他偷偷留下孩子,可肚子會一天一天大起來的,到時候瞞不過去怎么辦?】

  【柳阮:你該不會還計劃要帶球跑吧?但跑可能是跑不掉的,霍氏集團在國外有五十多家分公司……遍布全球各地!】

  宋真打字沒柳阮快,眼看著柳阮要自己腦補出一部小說了,手指抓緊敲字,澄清。

  【宋真:你想多了,孩子是他的,只是我因為詛咒,生孩子會觸發死劫,我嘗試先去解除詛咒,但不確定能不能解除,就先瞞著他了。】

  【柳阮:額,是大哥的孩子?那為什么要瞞著大哥啊?讓大哥幫你一起克服詛咒不好嗎?】

  【柳阮:難道說你想解決詛咒后給大哥一個驚喜?千萬不要!我大哥以為你在坐月子,自然不會跟你同房,結果你的肚子卻大起來了,他肯定會誤會孩子是別人的!】

  【宋真:……不是制造驚喜,是那個下咒的敵人比較厲害,萬一沒解除成功,參與解咒的人都會受波及,我暫時不想讓他趟進這趟渾水。】

  柳阮看到這里,瞬間臉色發白。

  參與的人都會受波及?

  那她現在這樣算不算參與?

  柳阮手指發抖,打出一行字:【大嫂,我,我什么也不知道……我什么也沒看見……】

  【宋真:只要你假裝不知道,認定我已經做過手術,便不會有事。】

  【柳阮:我記住了!我會保密的!】

  搞定柳阮,宋真沒有忘記答應柳阮的事。

  她問:【你想要我給你算卦嗎?】

  柳阮思索片刻,再度在手機上打字:【我要跟塵煜離婚,護士工作也不想做了,免得觸景生情,大嫂,能否幫我算算,看我離婚后做點什么事能賺錢?】

  宋真很理解,柳阮跟霍塵煜是包辦婚姻,現在他們之間的感情是被動的。

  如果宋真直接告訴她,三年后她跟霍塵煜還是會復合,而且過得很幸福,那他們就不能從這段分離中更清晰、深刻地認識到對方的重要性。

  所以宋真權衡之下選擇了順水推舟。

  她掐指一算,隨后將卦象的指示發給她:【你離婚后開一家花店,只要有乞丐進店乞討,你就送他一束花。按我說的做,你的花店不止越做越大,沒多久還能得到乞丐的遺產!】

  【柳阮:乞丐的遺產能有多少……】

  【宋真:大概六億吧!】

  柳阮瞬間瞳孔放大。

  見她不信,宋真告訴她一個令人驚炸眼球的真相。

  【京都的天橋幫,百分之三十的乞丐日收超過一千,百分之五的頭部乞丐日收甚至破萬。】

  【那些乞丐看似跪著討錢,實際回到家里脫下幫服,換上國際大牌限量款西裝、襯衣、禮服、名媛裙,開著蘭博基尼、邁巴赫各式豪車出行奢靡會所。】

  【這套騙術已經流傳數千年,可惜時至今日,每天依舊有很多人上當。】

  柳阮聽完這些話,就像是被一種特殊的能量洗了一遍腦子。

  她感慨不已:【大嫂,你本領高,看得透!要是我能早點遇到你,我也不至于稀里糊涂在家庭安排下,嫁給塵煜,浪費了我兩年的青春……】

  宋真給她鼓氣,【那就從現在開始,重新找回你想要的生活吧!】

  乖乖女柳阮眼里流竄著淚光,【謝謝你的鼓勵,大嫂,你是全天下第一個鼓勵我的人。】

  宋真也沒想到她隨口說的一句話,竟然讓柳阮那么感動。

  ……

  臥室門外,霍老爺子拄著拐杖,站了很久。

  他想進去看看宋真。

  可想到霍云洲那個混小子干的事情,終究還是覺得沒臉面,沒敲門。

  直到柳阮出來。

  柳阮關好門,一轉身撞見走廊的霍老爺子,瞬間嚇一跳。

  霍老爺子就像輸了八千局麻將,面色暗沉地問:“小阮,你大嫂怎么樣?”

  柳阮立即擺出恭恭敬敬的姿勢,“爺爺,剛剛給大嫂擦了很多虛汗,還要多修養。”

  很多虛汗?

  霍老爺子握著拐杖的手隱隱顫抖,“小阮,辛苦你多費心,照顧好你大嫂,我們霍家對不住她……”

  “對了廚房那邊我讓人燉了雞,小阮,你去端過來給你大嫂補一補吧?”

  柳阮:“好……”

  這段對話都被宋真聽入耳中。

  感覺得出霍老爺子的痛苦和愧疚,宋真不禁心中一緊。

  ……

  監控另頭。

  霍云洲翻看著回放錄像,就見柳阮和真真兩個人面對面地坐著,卻幾乎沒有言語交流。

  柳阮對著監控位置,所以監控清晰地記錄了,她從頭到尾都在玩手機!

  他臉色逐漸不好看。

  三弟妹是護士,照顧人一向拿手,沒想到在照顧真真這事上如此敷衍。

  還不如他親自來!

  霍云洲陰郁的臉龐被不遠處床上一對意味深沉的目光盡收眼底。

  床上的女人穿著白色睡衣,艱難地坐起,背靠床頭。

  霍云洲聽到動靜,把手機收回口袋,幽深的目光落在了女人臉上。

  女人臉色發白,明顯的血氣不足,干燥起皮的嘴唇虛弱地張開,“青冥,你為何不殺我?”

  霍云洲垂眸,看著眼前這副熟悉的面容,腦海閃過之前所見。

  從霍氏集團開會出來后,他收到黑長老的信息,黑長老說是發現了玄祖。

  他便趕到那片樹林。

  就見四大長老大汗淋漓地施法,將周身散發黑氣的玄祖壓制在陣法之中。

  而那陣法已臨極限,隨時可能崩掉。

  經過霍夢嬌那件事,霍云洲以為玄祖又找了新的宿體。

  直到看到陣法中心,那張和兩萬年前赤凰老祖一模一樣的臉。

  他心中猛地一震。

  玄祖,竟然煉回了真身!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