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閃婚后,禁欲蛇夫夜夜纏歡 > 第134章 霍云洲,寶寶還在我肚子里
  霍云洲聽到她這話,神色頓了一下。

  什么新歡?

  難道……

  他喉結滾了滾,很快收斂情緒,坐在床邊。

  微涼掌心輕觸她額頭和頸部,確認體溫正常。

  他緊提的心稍放,溫聲道:“真真,你是我的新歡,也是我的舊愛,我從古至今,都只會有你一個女人。”

  宋真瞥了他一眼,瞧瞧他,多會?

  她學著他說話的語氣,音色壓成低音炮,重復他在電話里的那句:“我有點事,先不說了。”

  “然后所謂的有事,其實就是轉頭抱著另外一個女人,都被爆料上新聞了?”

  說完她眉心上挑,給霍云洲投以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

  霍云洲眸光掠過一絲寒意,迅速拿起電話撥給特助,冷沉下令:“叫底下的人去查,關于我的新聞是誰爆的料,這么喜歡偷拍,讓他去住鐵窗房!”

  放完話他將手機收起,對著宋真一改先前打電話時那副冷臉,瞇眼笑道,“真真,老公把那人解決了。”

  宋真心頭忍不住嗆了口老血。

  “這……是爆料者的問題嗎?”

  “當然是,他讓你不開心了。”

  “……”

  宋真有點佩服老妖的甩鍋能力,嘖嘖道:“讓我不開心的,是你,電話里你就不老實,說到現在你對于那個女人只字不提。”

  “霍云洲,你要是覺得我不能滿足你,想去找別人,趁早說清楚。”

  宋真話還沒說完,小手已經被霍云洲握在了掌心。

  霍云洲眼神、語氣都很認真:“我知道蛇族在感情上風評很差,但我跟他們不一樣,我心匪石,不可轉也。”

  宋真:“呃……”

  霍云洲再度強調,“今天的確救了一個女人,但我和她,絕無半點男女之情。信我?”

  他說到這個地步,宋真便不想繼續追究下去了。

  每個人都有隱私,他不想說,估計也有他的立場。

  “信你一回吧,如果以后我發現你跟別的女人不清不白,那我一定徹底從你眼前消失,再也不見你。”

  他彎曲指背,輕輕敲了一下她的腦門,“不會出現你說的那種情況,我也不會讓你有任何機會消失!”

  說罷把她擁進懷里。

  宋真感受著他的懷抱,心中一暖,這個世界上從未有人如此緊緊地擁抱著她,霍云洲是第一個。

  如果霍云洲知道那些被他誤殺的前世全部都是他,他又會怎么想?

  思慮至此,宋真更加堅定了瞞著他、獨自改命的念頭。

  她不能讓他知道,天道已經借他的手,殺了她無數次……

  等改了命,她就能跟他更長久地在一起,即便這一世不過寥寥百年,但還有下一世,下下世。

  他的修為已經接近永生,她相信能與他在未來生生世世都相遇。

  正當宋真憧憬著他們的未來時,突然,她的鼻間嗅到一股淡淡的焦灰味。

  這味道跟玄門道士為死者超度亡魂時所燒的符紙一個氣味,她很熟悉。

  霍云洲不是玄門中人,不可能燒符紙,所以只剩下一種可能——燒紙錢!

  宋真疑惑地問:“你給誰燒紙錢了?”

  霍云洲話音瞬間變弱,帶著幾分嘶啞,“我們的孩子。”

  宋真:“……………”

  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縈繞在耳畔。

  “我知道你嫌我是蛇,不想跟我生孩子,放心,我這段時間不會再用妖身,等你身體好些了,帶你去環游世界可好?”

  霍云洲很認真地提建議,溫熱的唇順勢吻上了她敏感而嬌嫩的耳垂。

  宋真說不出心頭的滋味。

  曾經那個高傲又強勢的大妖,居然會覺得她嫌棄他……無底線地遷就她。

  甚至還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超度他們的孩子……

  宋真凝著他的眼眸里,有幾分心疼的意味,“好。”

  霍云洲最喜歡她乖巧時的樣子,他喉結一滾,扣著她后腦勺,強勢而炙熱的吻愈漸深入,侵犯性十足,讓她幾乎喘不過氣。

  等到她呼吸不暢,他終于放開。

  男人高挺的鼻尖抵著她的鼻子,微喘的呼吸和她的呼吸交融著。

  “快點好起來,我想要你。”

  宋真聞言心跳漏了幾拍,臉頰通紅,“知道。”

  蛇類的欲望很強。

  也就霍云洲靠著靈性的理念在壓制這份躁動,換成其他蛇妖,早就去找其他女人解決了。

  “你真知道?”

  霍云洲滾燙的唇順著她臉頰,逐漸往下,雨點般地吻落在她細嫩的天鵝頸。

  “那你今天這么不乖?剛做完手術,就偷跑去哪兒了?嗯?”

  “沒去哪……”

  “不說?”

  他繼續往下,隔著衣服吻上了她的胸。

  宋真里面沒有穿內衣,睡衣又很輕薄,所以,穿了跟沒穿一樣,反而增加了摩擦時的粗糲感。

  她脖子微微仰起,呼吸微顫。

  男人繼續從她嘴里逼出想要答案:

  “我不會你們玄術算卦那套,但全城的監控我都能拿到。”

  “確切地說,是全世界的監控我都可以拿,只要我想查。”

  霍云洲說著,粗中帶柔地含住……

  宋真受不了這隔靴搔癢的折磨,聲音隱有顫栗:“宗……宗玄觀。”

  “去那干什么?想讓宗玄觀每個道士都知道,你不假大師在坐小月子?”

  霍云洲感覺她不老實,直接把她壓在身下,由含住改成了啃咬,動作越來越粗暴。

  宋真忍不住低吟。

  “霍云洲……輕點……”

  “想讓我輕點,你知道該怎么辦。”

  “我……我是去問天尊,問他,為什么我的命那么悲慘……”

  “悲慘?”

  霍云洲動作頓住,抬眸看她。

  宋真臉蛋緋紅得像熟透的蘋果,特別誘人。

  可她剛才說的那句話卻讓他心口一抽,“你說的悲慘?是因為我?”

  她還沒來得回話,他高大寬厚的身軀覆了上來,下巴突然被他扣住。

  “真真,如果有一天我變成了完完全全的人,你能不能無保留地接納我,給我生孩子?”

  “我……霍云洲,這跟你是人和妖沒關系……”

  所以還是不能?

  霍云洲眸光暗了下去,身軀僵硬了很久,才從她身上起來。

  他給她整理好衣服,蓋上被子后,筆挺地站在床邊。

  目光落在了地上的涼拖,以及不遠處大幅度敞開的窗戶。

  回來路上他咨詢過人類小月子護理專家,專家明確地告訴他:腳底需要保暖,而且絕對不能吹風!

  想到這里,霍云洲眼神驟然一凜,立即去關了窗戶,把宋真的涼拖換成了棉質的布鞋。

  做完這些,他緊蹙的眉頭依舊沒能舒展。

  “我去找三弟妹聊聊。”

  拋下這句話,他的身影猶如疾風驟雨,消失在她視線范圍。

  宋真覺察到他好像不高興了,溫熱的掌心覆上腹部,仿佛能隔著肚子感受里面生命流動的氣息。

  耳邊再度想起霍云洲今天說他去給寶寶超度,她心頭一酸,低喃自語:

  “霍云洲,我沒有嫌棄你,我愿意給你生孩子。”

  “我們的寶寶,還在我肚子里呢……”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