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閃婚后,禁欲蛇夫夜夜纏歡 > 第137章 他懷疑,“你這叫坐月子?”
  宋真想起柳阮這段離婚是命定的結果,如果玄門中人插手,勢必會有天譴。

  而天譴會波及“從犯”,所以這些話她終究沒對霍云洲說出口。

  “霍云洲,”她話題一轉,“我想跟你三弟聊一聊,你幫我安排可以嗎?”

  霍云洲語氣里夾雜著不悅,“身體都什么樣了,操心老三的事干什么?”

  “老公……”

  宋真軟軟地喚了一聲。

  這一聲,直接把霍云洲的天靈蓋叫酥了。

  霍云洲滾了滾喉結,立馬起身,“等我。”

  ……

  五分鐘后,霍塵煜被霍云洲從三樓抓了下來,推進書房里。

  霍塵煜臉色仍有怒火,氣沖沖道:“大哥!她嫁給我這些年,霍家給了柳家多少好處?”

  “連她這個護士的工作也是我們霍家給她擺平的,她憑什么跟我提離婚!憑什么!”

  平日斯文的霍醫生面對被老婆“甩”,這會兒如同暴跳的猛獸,極具攻擊力。

  霍云洲對于這個弟弟有幾分恨鐵不成鋼,不就是老婆跟他離婚了而已,能哄就哄,哄不回來就各自飛,多大點事?

  他不予置評,沉聲道:“收起你的戾氣,你大嫂有話跟你說。”

  霍塵煜對于大哥大嫂很敬重,縱使再氣憤。也得忍下來,他一屁股坐在沙發上,等大嫂來。

  霍云洲提前把書房的窗戶關好,之后便去臥室抱宋真。

  他抱起她之前,命令式的口吻道:“不許超過十分鐘。”

  宋真疑惑,“為什么要限時?”

  “因為我會吃醋。”

  “啊?”

  宋真發現霍云洲在這種時候有那么一點可愛,可是,“十分鐘不太夠怎么辦……”

  “你再叫我一聲老公。”

  “………”

  宋真在他臉頰上“啵”了一口,“老公~加十分鐘。”

  霍云洲耳根泛紅,心一甜,聲音也軟了下來,討價還價道:“親一下只能加一分鐘。”

  宋真于是又多親了他幾下。

  這才讓霍云洲同意了。

  霍云洲把老婆包裹得嚴嚴實實,最后才將她抱到書房沙發,跟霍塵煜面對面。

  臨走,霍云洲給這個三弟投以一個危險的眼色。

  霍塵煜早就聽說大哥連爺爺牽了一下大嫂的手都臉黑了很久。

  這會兒……親身體會到了,什么叫陳年老醋王。

  他后背陰寒,臉色恭敬地沖大哥笑了笑。

  等霍云洲一走,霍塵煜問:“大嫂,有什么事?”

  宋真這會兒是下了決心要干點天道不愛看的事了,她直言:“之前三弟妹來找我算卦,讓我算算你愛不愛她。”

  “噢?呵。”

  霍塵煜發出冷冷的笑聲,“大嫂,當年柳家有心高攀我們霍家,促成了我們這段聯姻而已,我們之間談什么情說什么愛?那女人既然想離婚,我就讓她走!”

  “等那女人出去了,好好看看,離了我,離了霍家,柳家還能不能容得下她,她還能吃幾頓飯,呵。”

  在過去霍塵煜自認為對柳阮還算好,當著外人的面都會“阮阮”“阮阮”地叫她,避免她尷尬。

  如今柳阮跟他提離婚,全然不顧他的臉面,那他也不會再顧及什么情分,直接“那女人”“那女人”地稱呼她。

  只是霍塵煜說這番話的時候,拳頭攥得緊緊的,連拳背上青筋的紋路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宋真看在眼里,再度捏出一張金符,手輕輕一拋,一道金光瞬間落在了霍塵煜額心。

  “你們的命數里確實會離婚,而且會分開三年。你看看那三年的景象,再決定要不要離婚。”

  霍塵煜瞳孔驚得一縮,腦海里像是幻燈片地閃過那些畫面。

  柳阮離婚后什么都沒要,只帶走了結婚時霍塵煜送的一串手鏈。

  起初確實過得很差。

  她的父母這些年就像吸血鬼一樣借著這段婚姻,從霍家不斷要資源。

  資源最終都給了柳家的養女,他們真正用心寵愛的“女兒”。

  養女借助這些資源,把柳家越做越大,性子則越來越囂張跋扈,在柳阮回娘家后,屢次打壓柳阮,甚至拿柳阮的鄉下養父母性命逼她離開京都。

  柳阮終究擔心養父母,于是收拾了東西,準備離開柳家,誰知那串手鏈卻不見了。她去私家公園找養女,要手鏈,養女直接將手鏈扔進了公園的人工湖。

  柳阮什么也不想就跳進湖里,雖然救下來了,但腿留下了寒疾,終生的病根。

  霍塵煜看著這一幕又一幕的情形從大腦掠過,咬牙道:“她是不是個白癡!一個養女都能欺負到她頭上!”

  宋真知道此刻霍塵煜其實有些動搖了,她不動聲色,繼續施咒。

  柳阮的“離婚后續”還在繼續上演,只是畫風漸漸變了,柳阮開了花店,每天都會送花給路過的乞丐。

  而畫面里,霍塵煜還看到了他自己就躲在花店不遠處,在乞丐走后那個他沖了出來,抓著柳阮質問:“你對乞丐都笑臉相迎!我的電話卻一個都不接!”

  當這幕涌現出來,霍塵煜難以置信,搖頭否認:“這不是我。”

  他想,他怎么可能那么卑微去找她?

  他認為自己離婚后肯定是過得很滋潤,甚至還會娶一個真正心愛的女人共度一生!

  結果腦海里畫面一轉,那個霍塵煜竟然終日酗酒……胡子形同雜草,就連從來不容忍有丁點瑕疵的衣服和褲子,早已褶皺橫生。

  看得霍塵煜后脊發寒。

  他眼看著端莊、優雅的自己,因為酗酒、夜宿街頭、跟那些收了她的花的乞丐斗毆、進局子,就連他最引以為傲的領域——婦產手術都出現了差錯,被醫院開除!最后,他患上了肝病住院!

  生活、事業,身體,一團糟!

  如此頹廢的時光,整整度過了三年,而在他肝病住院期間,是柳阮,衣不解帶地照顧他……

  而那時候的柳阮繼承大筆遺產,開了數百家連鎖花店,年營業額超十億,追求者無數,滿面胡渣的他已經高攀不上了。

  但就是這樣的他,柳阮卻對他不離不棄。

  霍塵煜喉中一哽,“大嫂,后面的不用給我看了。”

  即便最開始他不相信,但這猶如親歷般的真實感,讓他根本無法釋懷。

  其實后面就是他們重歸于好,復婚,兩人相互扶持鼓勵……但既然霍塵煜說不看,那宋真就收回來了。

  宋真極其認真道:“柳阮對你是有感情的,你從這段未來應該看得出來。如果你們現在離婚,將會錯過后續極其寶貴的三年,那三年你和她都將落下一輩子的病根。”

  “如果你想改變你們的命運,從現在起不要放棄柳阮,后果由我一力承擔。”

  “但我有個條件,就是今天我在書房說的話,不要告訴你大哥。”

  霍塵煜眼眶瞬間蒙上一層薄霧,“大嫂,謝謝。”

  ……

  書房外面,霍云洲正在實時觀看手機里的監控。

  聽到那句“不要告訴你大哥”,他那對金色眸仁越來越深……深不見底。

  霍云洲雖然不屬于玄門。

  但對于玄門中的規矩還是頗為了解的!

  有些命數,能改。

  有些命數不能改。

  剛才聽宋真對老三說的話,她這番改命,大概率是那種不可篡改的天命!

  如果是他這種修煉上萬年已經單腳踏入仙門的老妖,倒是敢與天道對抗。

  就像玄祖的天道反噬,他想對付便對付了!

  但宋真不一樣,她就是個凡人!一個才修煉不到十年的凡人!

  她竟然敢……

  突然,書房門打開,霍塵煜向他恭敬道,“大哥,我去處理一點事。”

  霍云洲似無波無瀾地“嗯”了一聲。

  但心底,早已波濤洶涌!

  看著霍塵煜往樓梯方向走,霍云洲胸口像是壓了一座大山。

  再回頭,宋真出來了。

  宋真半開玩笑道:“我不是沒超時嗎?怎么臉這么黑?”

  霍云洲看著她這副漫不經心的笑容,還有方才施咒那么得心應手,不禁懷疑。

  “宋真,你這叫坐月子?有你這么坐月子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