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閃婚后,禁欲蛇夫夜夜纏歡 > 第138章 把她當成硬盤里的女主!
  宋真眼珠子滴溜一轉,馬上就反駁:“我這月子哪兒不對嗎?你是男人你又沒經驗……”

  霍云洲臉一沉,本來她月子期間跑去宗玄觀他就很生氣了,現在給老三施咒改命,被他指責,她還強詞奪理,完全不把自己的身體當回事。

  他帶著怒氣道,“行,我沒經驗,我現在就打電話給月子專家,讓這個有經驗的來教教你這不聽話的女人!”

  宋真聽到這里,真的心虛了。

  眼看霍云洲就要去拿手機,她突然靈機一動。

  “你剛才稱呼我什么……我這女人?”

  宋真黯然垂眸,繼續道:“你三弟要跟三弟妹離婚,也是用‘那女人’來稱呼三弟妹的……你這么稱呼我,估計也是想跟我分道揚鑣了吧。”

  霍云洲:“?”

  他根本沒料到她會來這一出,有理也變得沒理了。

  他扯了扯領帶,竭力壓抑心底的怒火,“真真,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是因為你不重視自己的身體,生了點氣!”

  “原來生氣就可以兇人呢……”

  “我……”

  霍云洲剛開口就被宋真頹喪的話音打斷,“現在還只是兇我,等以后你厭倦我的時候再生氣,會跟以前一樣給我下毒,讓我體驗生命只剩九天的絕望吧?”

  “………”

  猝不及防被宋真算了筆舊賬,霍云洲立刻放回手機,伸手,把她用力地攬入懷里,溫熱的氣息緊緊將她裹住。

  “真真,是我不對,我不該那么兇。”

  霍云洲滿懷誠意的道歉落在宋真耳畔,宋真心口一顫,有點過意不去。

  “嗯……你……要不要去看看你三弟和三弟妹?”

  “不看,我只想看你。”

  說罷霍云洲靠近她。

  宋真腳步不穩,剛往后一退就被他單手抱了起來,抵在門框上。

  他低頭吻她,之前被她幾句話堵回來的怒氣并未完全消散,而是化為了另一種力量。

  他掐著她的腰,咬著她的唇,在她身上暗暗地懲罰著,尋找補償。

  她手臂勉強搭在他肩膀上,承受著他這股暗火。

  中途董明燕下來想找宋真,結果撞到書房門口這幕。

  老遠看著兩人激情熱吻,霍云洲吻得那個兇勁,就像是要把宋真吃進肚子里。

  再往下看,宋真的雙腿勾在他的腰上,雖然明確看到兩人都穿了褲子,但大哥的動作幅度挺大、力勁挺猛的!

  隔著褲子都能撞那么狠!這要是脫了褲子……以大嫂那個小身子骨……難怪之前大嫂幾天都下不了床!

  董明燕不敢再想,更不敢再看,趁著兩人沒發現她,迅速捂著臉往回走。

  回到臥室,董明燕臉蛋通紅,被霍司辰見了,霍司辰問:“這咋的?臉怎么紅成這樣?樓上三弟砸東西的時候你看戲了?砸到你的臉了?”

  董明燕忍不住白他一眼,很快又覺得這事有點不對勁。

  “司辰,你說,大哥這人怎么那么怪,他對大嫂不是挺好的嗎,為什么讓大嫂打掉孩子?”

  霍司辰聽到這里擰起了眉,“大哥何止是怪,咱們五妹突然就出國,按照他的作風,不可能任由五妹一個人出國。還有我聽傭人說,五妹出國前給家里打過電話,說是大哥要殺他!”

  董明燕輕嗤,“五妹胡說又不是一次兩次。成天跟在周湘楠屁股后面,我倒是覺得她出國去追隨她偶像周湘楠的腳步,超符合她的性子!”

  霍司辰依舊覺得這個事不同尋常。

  “不管了,四弟和四弟妹已經去國外找五妹,等找到了五妹就知道究竟怎么一回事!”

  ……

  在他們樓上,霍塵煜和柳阮都在臥室里。

  傭人正在清理地上那些被霍塵煜砸爛的婚紗照碎片。

  乒乒乓乓,發出各種聲響。

  柳阮獨自坐在落地窗的沙發上,目光往窗外看,溫柔又好看的杏眸里此刻撐滿了淚水,眼眶周圍紅中帶一點腫。

  就在這時,霍塵煜端了杯熱水過來,遞給她。

  “阮阮,喝口水。”

  聽到他喚她的聲音,柳阮猛地一震,下意識就往后縮瑟,與霍塵煜瞬間拉開距離。

  “我……我不喝水……”

  她瞳孔里寫滿了驚慌,腦海里依舊在反復倒映半小時前他抓起床柜的臺燈,對準墻上的婚紗照,一下、又一下地猛擊……

  最后還把玻璃表面已經被破碎的婚紗照重重砸在地上。

  一下不夠泄氣,他再撿起,再砸……

  直到黃金裝裱框都歪了也沒停。

  柳阮當時全身都嚇僵。

  她本來只是覺得霍塵煜不愛她而已,想著和平離婚。

  誰知道往日那么斯文的霍塵煜會變得行為如同野獸。

  或許男人內心都有一頭野獸。

  但那失控的樣子,終究還是讓她覺得很陌生,很害怕,全程只能躲在旁邊看他如兇獸地發狂……不敢靠近。

  現在也是一樣。

  哪怕他現在明明平復了情緒,還給她遞水喝,她依舊在害怕。

  霍塵煜被宋真打開了天眼,看到之后三年發生的事,已經大徹大悟。

  他跟柳阮其實并非聯姻那么簡單。

  他的所有衣服都是她親手熨燙,從來不假手于任何人。

  他常年加班,她陪著他加班,每次做完手術她就會給他擦臉,動作溫柔如水。

  這些他不是沒感受到。

  只是他這兩年享受慣了,沒覺得有什么。

  看到三年后那個離開柳阮之后的霍塵煜,變得多么頹廢,他起初確實難以置信。

  可當再度回憶生活里的點點滴滴時,他瞬間就理解了。

  他其實根本離不開柳阮。

  早就離不開了。

  等傭人離開,霍塵煜將水杯放下,朝她慢慢地靠近。

  “阮阮,我知道我以前對你太差,從今天起我好好對你,至于孩子的事,不離婚了好不好?”

  他說話間坐在柳阮身側,試圖伸手去抱她。

  但被柳阮躲開了。

  柳阮眼角早就擠滿淚水,此刻再也控制不住涌了出來。

  “霍塵煜,在你眼里我就是柳家不要的人,強行塞進霍家的。你怎么可能好好對我?”

  “你每次例行公事都要我配合你翻拍你看過的愛情動作片,一會兒我做病人你做醫生,一會兒你做病人我做護士。”

  “你甚至給我報日語班,目的就是讓我能原模原樣地模仿那些恥辱的臺詞、發音!”

  “這兩年你根本沒把我當做柳阮,我在你眼里,就是你硬盤里面的女優!”

  說到這里,柳阮眼底通紅。

  以前她沒勇氣說出,但現在,她全然把過去積攢的那些不忿發泄了出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