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閃婚后,禁欲蛇夫夜夜纏歡 > 第139章 在她肚子里動了兩下
  面對柳阮的指控,霍塵煜皺起了眉頭,“不是你喜歡那樣玩嗎?”

  “是你喜歡!”

  柳阮只是為了迎合他而假裝成喜歡。

  霍塵煜不信,每個男人都很相信自己在床上征服女人的能力。

  但柳阮的這番話打擊到了他的自尊!

  他伸手把柳阮強行抓進了懷里,捏著她的下巴,語氣帶著不甘心。

  “你叫得那么好聽,叫得那么舒服,你現在跟我說,不喜歡?阮阮,為什么要自欺欺人!”

  “放開我!”柳阮在他懷里掙扎。

  這樣的動作再度激怒了霍塵煜。

  在霍塵煜記憶里她那么乖巧,可是床上很放得開,這也是他敢跟她玩那些情趣的原因。

  他扣住她的下巴,湊近她耳邊,“是你喜歡,我才跟你玩那些戲碼,角色扮演,捆綁,以及……我們配合最默契的,強健。”

  說到最后兩個字,他刻意放低,聲線尤為喑啞。

  柳阮的臉瞬間蒙上一層羞恥,“霍塵煜,你就是變態!”

  “不承認是嗎?”

  霍塵煜不再多言,直接把她抱了起來。

  柳阮不到九十斤,很輕,霍塵煜抱起她幾乎不費吹灰之力。

  再一個轉身,霍塵煜就把她壓制在了床上,拿領帶綁住了她的雙手。

  “霍塵煜!你放開我!”

  以前她是為了迎合他才扮演那些片子里才有的情節,可現在已經跟他提離婚,她不愿意了!

  “放開我,放開我!”

  但霍塵煜被她徹底刺激到了,“阮阮,我就當你入戲了。”

  霍塵煜話音未落,瘋了一樣地撕掉她的褲子,整張臉都呈現剛出獄的狂徒模樣。

  “不要,霍塵煜,我不陪你演戲了,我不愿意……啊……”

  柳阮奮力掙扎的聲音被另外一種聲音取代。

  她身上衣服只脫了一半,但身下已經被霍塵煜瞬間攻破了。

  在醫院,霍塵煜習慣披著溫文儒雅的面貌,很受歡迎,所以即便結了婚,依然有不少女醫生護士圍著他打轉。

  哪怕霍家的人也都習慣了他溫和內斂的那一面。

  只有到了床上,他才會卸下所有偽裝,展現出不為人知的兇狠。

  柳阮有體會的。

  但今天霍塵煜的兇狠跟以前不一樣,像是在跟她證明什么,粗暴得不遺余力。

  柳阮今天也不一樣,非但不配合,身體也沒有以往的水潤。

  她還緊咬著唇,無論如何都不肯發出任何帶有享受的聲音。

  霍塵煜這次終于相信了。

  原來以前她真的只是在裝,在迎合他,胸口更是蔓延出難以言喻的痛楚。

  他只能用更猛更狠的力量,發泄內心的不痛快。

  “阮阮,以后不會再這樣了。”從她身上起來后,霍塵煜意味不明地說道。

  “塵煜,我們沒有以后,離婚以后我什么都不要你的,凈身出戶,只希望你能大大方方放我離開這座牢籠!”

  柳阮哽著說完,從床的這一邊爬到另一邊,隨后翻身下床,去衣柜拿衣服。

  她,不想繼續在這場沒有愛情的婚姻里耗下去了!更不想繼續擔任男人硬盤里的女主角,供他享樂!

  霍塵煜看向衣柜方向那一抹嬌好雪白的背影,把唇抿得緊緊的……

  “牢籠?”

  他猛抽了幾口涼氣。

  若是換作以前,心性高傲的他肯定會放手,肯定會放她走!

  可看過了他們離婚之后三年的光景,他放不下。

  ……

  晚餐時間,霍老爺子沒有因為人流手術的事再罵霍云洲。

  他改罵霍塵煜。

  “每次你們奶奶來夢里問我,我都跟她說,老三和老六的性子特溫和,討人喜歡,嗬,這下可好!”

  “老三,你人設要崩你就不能等我死了再崩!讓我以后入土了怎么跟你奶奶解釋!她指不定以為我騙了她!”

  “還玩砸東西那套,你爺爺我三歲就不干這種掉檔次的事!幼稚!只會展現你的無能!”

  霍塵煜被訓斥,依舊自顧自地低頭吃飯。

  柳阮在他旁邊沉默不語。

  霍老爺子看著二人不搭話更不痛快,語重心長道:“姻緣天注定,豈能隨便拆!但凡你們跟老二家一樣有個孩子,也不至于鬧離婚。”

  “小阮,你是個好孩子,聽爺爺一言,去醫院看看,有點小毛病要去面對,不孕不育又不是什么絕癥。”

  霍塵煜捏筷子的手終于頓住。

  氣氛徹底冷下來。

  對面的霍司辰夫婦也是意味深長地看了眼老爺子。

  兩個人鬧離婚的節骨眼提這個事,這不是找不痛快!

  柳阮已經習慣了背這個鍋,語氣平靜道:“爺爺,讓您為我操心了,實在抱歉,但我跟塵煜之間的隔閡不只是孩子,我……”

  “阮阮不需要看病。”霍塵煜冷不丁冒出這么一句,“該看病的是我。”

  柳阮驚怔,余下的話吞了回去。

  霍老爺子更是詫異得睜大了眼睛,“什么意思?”

  “對啊三弟你怎么也病了?”霍司辰問。

  霍塵煜深吸一口氣,第一次對家里人坦誠,“阮阮的身體很健康,是我有弱精癥,導致她一直無法懷上。這些年阮阮一直在替我承受!”

  “什么!”

  霍老爺子臉色僵住。

  其他人也有不同程度的震驚。

  柳阮低著頭繼續吃,只有她知道嘴里的菜有多苦。

  就算霍塵煜現在終于像個負責任的男人,說了一回實話又怎么樣。

  她不會再回頭。

  因為她很清楚他們之間缺的不是真誠,也不是責任,而是最基礎的根基——愛。

  沒有愛,縱使婚姻的堡壘砌得再牢固,縱使披著再華麗的裝飾,也無法遮掩其本質,就是一座墳墓。

  她看透了,所以心中沒有絲毫波瀾。

  全場沉默的時候,唯有霍云洲,拿出手機給樓上的宋真發信息。

  【霍云洲:想不想吃個雞腿?沒放辣,允許你吃一個。】

  【宋真:那就來個!】

  就這樣,霍云洲從餐廳退場了。

  霍老爺子本來還想叫住霍云洲,但看到霍塵煜跟柳阮,話都噎了回去,千言萬語只剩一句:“小阮,你受委屈了。”

  柳阮沖老爺子笑了笑,“沒事的。”

  ……

  樓上,霍云洲在短信里明明說的是允許她吃一個,結果他送來的盤子里,放了三個雞腿。

  宋真看得愣了下,抬眸笑道:“突然好大方啊!”

  霍云洲坐在床邊,清了清嗓子,嚴肅道:“就今天一次,以后還是要忌口。”

  “噢,好叭。”

  宋真拿起雞腿,大口大口啃了起來。

  突然耳邊霍云洲又來了一句:“老三的事你別管了,我會試圖把他們原本的人生路徑糾正回去!”

  宋真猛地一僵,挑眉看他,驚道:“開玩笑呢?別人的命運,怎么能改來改去?”

  霍云洲臉色頓沉。

  “真真,現在是你在給他們改命,何況他們又不是生死攸關,你去做這個事,忤逆天道秩序,你會有什么下場需要我多說?”

  下場……

  宋真鼻間莫名一酸。

  就算她不幫他們改命,她自己也是生死劫在身。

  忤逆秩序,是她唯一的生路啊!

  不知道是不是情緒波動過大,她突然感覺到有什么東西在肚子里滾了一下,迅速用手緊捂著腹部。

  霍云洲也發現她臉色不對,緊張地問:“真真,沒事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