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閃婚后,禁欲蛇夫夜夜纏歡 > 第144章 原來他的孩子沒有死!但…
  霍云洲回想起宋真自從人流手術后,一系列詭異的舉止:

  坐月子期間閃現到宗玄觀;

  在他面前柔弱不能自理但他一走就能單腳從地面跳上床;

  已經做完手術,但肚子里一直殘留著妖氣。

  等等……

  妖氣?

  霍云洲好像知道夢里聞到她身上的雄性妖氣,來源于誰了。

  這么一推敲,黑長老的話越來越可信,他的孩子可能根本沒有死!

  但如果是這樣,真真為什么要聯合醫生瞞著他!

  她難道想給他一個驚喜?人類夫妻之間都是這么玩的?

  霍云洲準備飛奔回霍家,找宋真問個明白!

  然而就在這時,黑長老手機上突然收到一條信息。

  黑長老向他急聲稟報:“會長!赤凰老祖那邊出事了!”

  霍云洲聞言剛邁開的腳步頓然僵住。

  ……

  五分鐘后,霍云洲和黑長老一同來到了圍困赤凰老祖的大別墅外。

  只見上百個活人魂正漂浮在別墅上空,反反復復地撞擊霍云洲在此地設下的結界,顯然就是玄祖喚來的。

  但別墅內外都已經隔絕了靈力,玄祖怎么可能還有辦法驅使活人魂?

  霍云洲走進那間五十多個保鏢牢守的房間,查看情況。

  只見身著黑色長裙的赤凰坐在飄窗墊子上,雙腿交疊,神態無比倨傲地瞥向門口的霍云洲。

  她狡黠的眼尾上揚,透著幾分得逞意味,“來了?”

  霍云洲警惕地掃視一圈,尋找能夠驅使活人魂的法器之類的東西。

  然而一無所獲。

  就在這時他耳尖微微顫動,房間里若有若無地響起一陣清脆的響聲。

  他順著聲音看過去。

  黑化玄祖勾著指背,正以一種特定的節奏輕輕地叩擊著封死的窗戶玻璃。

  這個特定節奏,構成了玄門中的一道敕令——引魂咒!

  霍云洲看到這幕,先是愣了一下。

  緊接著,眉心深擰。

  玄門老祖,以音律操控鬼、魂,易如反掌。

  而這種手段,是不需要借助靈力的。

  所以即便他屏蔽靈力,赤凰依然能動用外面的鬼魂。

  不過就算她再怎么馭鬼,她的音律終究有范圍,出不了方圓百米之外,徒勞無功。

  這么說來,有誰在幫玄祖把這些魂魄送到了方圓百米范圍內!

  霍云洲冷眼看著這個被黑暗吞噬的玄祖。

  黑暗之力,以貪嗔癡惡怨為食。

  只需斷其養分,玄祖的本念遲早能夠戰勝這股黑暗力量。

  他從容放話:“區區幾個活人魂,你覺得我會當回事?”

  飄窗上的女人笑了笑,“活人魂你不當回事,那宋真的命呢?”

  “?”

  “上回被干擾了心神,忘記告訴你,在我練回真身那刻,我掐指一算,算到宋真將要大難臨頭啦,哈哈哈,你想知道她的死劫是什么嗎?”

  霍云洲臉色頓轉冷沉,“有我在,她不會有死劫。至于你……”

  霍云洲后話未說,手伸出,當即在掌心凝聚一道妖光,準備再加一層結界,縮小至這個房間!

  然而下一秒聽見——

  “她懷了你的孩子,我沒說錯吧?”玄祖突然冒出這句。

  注意到霍云洲動作頓住,玄祖更加得意:“她不止是懷了你的孩子,而且還是雙胞胎。”

  “兩個小妖崽子繼承了你的妖力,只等懷胎十月后,破肚而出!”

  “可憐宋真那副肉體凡胎,猜猜看她能不能挨過這道死劫?”

  破肚而出……

  霍云洲瞳孔微縮,意味深長地看了眼旁邊的黑長老。

  黑長老摸了摸額,沒說話。

  但這個沉默已經代表了認同。

  生產后代這塊真的是霍云洲的知識盲區,他此前完全沒有想過這一點!如今被黑化玄祖這么一提,喉嚨恍如被無形之力扼住。

  腦海里再度閃過宋真之前反反復復說她生孩子會死。

  他以為她只是單純地害怕……

  可再細想,如果玄祖能算出宋真的命數,那其他玄門之人是不是也能算出來?

  難道真真已經知道了這點?所以之前無論他怎么說,她都不肯留下孩子!

  霍云洲壓抑腦海中這些疑惑,維持臉色的平靜,轉向赤凰,“你到底想說什么?”

  赤凰老祖紅眸盡顯得意,“放我出去,我就告訴你怎么保她的命。”

  霍云洲從外面那些活人魂就看得出來,如果沒有這道結界,玄祖體內這些黑暗力量對人間威脅有多大。

  他看穿赤凰的算計,冷聲拒絕,“我的老婆我自會保護好!”

  說罷不顧身后赤凰老祖臉色多難看,強勢施展妖術。

  房間瞬間加上了一層新的結界,這次的結界不止隔絕靈力,還隔絕了聲音!

  外面就算是響起轟天火雷,在里面的人依舊不會有半點反應。

  同理,里面的聲音外面也聽不到了。

  那些纏繞在外層結界的活人魂像是突然沒了目標,四處游散而去。

  赤凰敗局已定,臉色頓沉,“青冥,剛才我所說的可是宋真的天命之劫,并非尋常小劫數!”

  “我如今重煉真身,已不受天道秩序所控!放眼天地間,只有我能繞過天道的眼睛,解除她的天劫!”

  “你可別不識好歹!只要你敢出了這個門,以后就就算你跪下求我,我也絕不……”

  “砰——!”

  赤凰老祖的話被瞬間隔絕。

  霍云洲完全沒理會她,甩門而去了!

  ……

  別墅外。

  霍云洲腳步頓住,轉向黑長老,神色肅冷問:“她說的是不是真的?我的孩子如果出生了,會傷害他們的母親?”

  黑長老點了點頭,“性別的分工由天而定,雄性負責給雌性提供安全的住所和食物,雌性則負責孕育生命。”

  “人類女性體格相對嬌小,就算懷的是人類幼崽,依舊有不少死于難產,更何況您的寶寶繼承了您的萬年妖力,她……犧牲是在所難免。”

  注意到霍云洲周身散發出異常氣息,黑長老立刻補充了兩句:“會長,我們蛇族的雌性也有不少死于生產,她們都是心甘情愿付出這個代價的。生育本就是雌性的天職。”

  “天職?”霍云洲嘴里道出這兩個字時,胸腔內猶如波濤洶涌,拳頭亦是攥得緊緊的。

  他咬牙,“去他媽的天職!”

  旁邊黑長老心頭猛地咯噔了一下,會長怎么爆粗話了……

  空氣里再度傳來霍云洲冷厲的命令:“看好這里!”

  隨后就見他身形一閃,消失了。

  轉瞬,霍云洲已回到了霍家別墅的大門外,邁著大步走向別墅方向。

  他此刻的心情無比沉重。

  突然得知自己的孩子還活著,他本該高興。

  結果,生育竟會是真真的天命之劫?

  兩萬年就這一個老婆,還沒廝守到白頭就想要奪走他老婆的命?

  開什么玩笑?

  霍云洲狂風驟雨般地上樓。

  穿過一段走廊后,他徑直來到主臥外,推門而入!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