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閃婚后,禁欲蛇夫夜夜纏歡 > 第66章 “這里就是你的家”
  宋真看著地上那對跪得踏踏實實的膝蓋,忍不住揉了揉眉心。

  下跪……

  又是下跪……

  玄門規矩跪了就得還,再說逾銘也不是別人,是她的劍童,她的心思一軟,“開口說話,不算難……”

  “真的嗎!”

  霍司辰這會兒不斥責老婆了,伴著咯噔一聲重響,也跪在了宋真面前,激動道:“大嫂!您要是能讓銘銘說話,就是讓我管您叫奶奶,我做你孫子都行!”

  霍老爺子陰著臉,“司辰,下跪可以,話別亂說!”

  霍云洲聽見霍司辰亂輩分,臉色亦是黑如鍋底。

  宋真倒是一臉淡然,不緊不慢道:“霍逾銘的靈智被封,只要跟著我斬鬼,吸收足夠的靈力,最多不超過一年,自會破除障礙。”

  “什么!跟您斬鬼?”

  霍司辰和董明燕慌忙把霍逾銘拉到身后。

  霍司辰哭笑不得道:“大嫂,我們就銘銘一個孩子……”

  “就算多幾個孩子,那也不能跟著您去斬鬼啊,”董明燕補充,“我家銘銘只是個普通人,大嫂,求放過……”

  宋真搖了搖頭,“你們太看輕霍逾銘了。”

  話落,宋真捏出一道符,隔空一甩,金光落在全場人的耳邊,很快又消失無影。

  霍司辰和董明燕正不解,忽然聽到一個陌生而稚嫩的聲音。

  “爸爸,媽媽!我跟著神仙姐姐斬過兩次鬼!斬鬼很好玩,我不怕!”

  “???”

  霍司辰和董明燕循聲看去,聲音竟然是霍逾銘的腹腔發出來的。

  “銘銘?”董明燕瞪大雙眼,不可思議道:“剛才是你在說話!”

  “是啊,這叫腹語,以前只有神仙姐姐聽得見,她送你們符后,你們也能聽見了。”

  “!”

  聽到這個,霍司辰和董明燕雙雙涌出熱淚,后者還跪在地上,抱著霍逾銘,前者已經起身,從上往下捏他的小臉。

  “兒子!兒子!”

  “你終于說話了!媽媽終于等到了這天!嗚嗚嗚……”

  霍老爺子從座椅起身,走到霍逾銘面前,淚眼縱橫,“銘銘啊,我是你太爺爺。”

  霍逾銘用腹語甜甜喚道:“太爺爺,你好。”

  聽到這聲太爺爺,霍老爺子身形顫抖,哽咽地應著:“欸,欸。”

  大型認親現場看得宋真心中酸澀。

  她從來不知道血親家人是什么滋味,對于血親唯一的記憶,就是她的親媽把她扔給后來的“真媽”時,說的那句“生老病死,莫來沾我!”

  她后來也沒法沾。

  因為任何人都算不到她的命數,前塵往事,一片空白,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親生父母是誰。

  或許是注意到她情緒的波動,霍云洲牽過她的手,輕道:“這里就是你的家。”

  “?”

  宋真聽到這個聲音,手心僵了許久。

  她被他拉到座椅坐下。

  所有人都按序入座,霍司辰一家也收拾好了心情,聯同董明燕向宋真敬酒,情真意切道:“銘銘的事多虧大嫂!我和明燕,感激不盡!”

  “感激不盡!我先干了!”董明燕附和著說完,仰頭,一口將酒喝干。

  下一秒,喉嚨傳來燒灼的痛……

  董明燕眼淚又蹦出來了。

  霍司辰心疼得忍不住斥責,“明燕,這是白酒,我都只敢抿一口!”

  幸虧這酒杯很小,沒倒太多。

  不然,以董明燕的莽勁,能喝到icu……

  霍司辰一會兒給董明燕喂水,一會兒給她吃解酒藥。

  宋真看著這兩個人互動,嘴角莫名地上揚。

  突然柳阮問了句:“夢嬌不是也回來了?她怎么沒下來吃飯?”

  霍老爺子被這么一打岔,立即轉向管家:“去,讓人上樓叫夢嬌。”

  “是,老爺。”

  管家剛落音,一個慵懶的嗓音從不遠處傳來,“不用叫,我來了。”

  霍夢嬌穿著卡通家居睡衣映入眾人眼簾中。

  霍老爺子臉色頓沉,“夢嬌,你怎么回事?我不是跟你說過,你大嫂今天回來吃飯?你穿成這樣?”

  霍夢嬌不以為然,邁著隨意邋遢的步子,走向餐桌,找到自己的位子落座。

  拿著筷子陰陽怪氣道:“大嫂是鼎鼎有名的不假大師,撈金就跟掏糞一樣容易,是響當當的大人物,風光無限,怎么會計較我穿什么衣服?是吧,大嫂?”

  霍云洲聞言,眼神一凜。

  正要出聲,被董明燕先行搶話,后者忍著嗓子的疼痛,尖聲細嗓地回懟道,“五妹,大嫂現在是我們全家的恩人,你這么說,我不愛聽了!”

  “喲,二嫂,我說什么啦,我不是夸大嫂能干嗎?”

  霍夢嬌瞥向宋真那張白凈無暇、美若天仙的臉蛋,意味深長地看向霍云洲問道:“大哥,我大嫂這么漂亮,脫了衣服后更能干吧?”

  “夢嬌!你放肆!”

  霍老爺子重重地往桌子一拍,“身為霍家的千金,你說的什么話!”

  “是啊,夢嬌妹妹……你別亂說……這是在飯桌上……”柳阮拉了拉霍夢嬌,示意她收斂。

  霍夢嬌得了周湘楠的傳授,頂著壓力演出一副無辜的樣子,“不是吧……爺爺,三嫂,你們怎么也誤解我的好意?我真的是在夸大嫂能干又漂亮啊!”

  說完她得意地瞟向宋真,等著宋真被激怒,最好是氣得立馬甩頭離桌!

  誰知宋真卻在置若罔聞地吃著雞腿,臉色毫無波瀾。

  霍夢嬌百般心機就像打在一團棉花上,她這內斗戲,生生地演成了獨角戲!

  霍夢嬌還想著再說點過分的話,突然,腳底傳來一股冰涼的觸感。

  低頭一看,臉色頓時變得慘白。

  “啊!有蛇!”

  霍夢嬌發出慘絕人寰的叫聲,一口飯還沒來得及吃,當場暈了過去。

  霍老爺子以為這是宋真在懲罰她,等傭人把霍夢嬌背上樓休息后,不忘和稀泥,“真真啊,夢嬌被我們寵慣了,過段時間她就會出去演戲,不待家里,你別怪她哈……”

  “是啊,大嫂,那條蛇,就先收起來吧?”霍塵煜干笑著勸道。

  此刻,那條蛇還坐在霍夢嬌的位子上,伸出長長的脖子,歡喜地朝眾人吐蛇信子,像是打招呼。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