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閃婚后,禁欲蛇夫夜夜纏歡 > 第94章 孩子生父,是個人嗎
  她來晚了?

  周湘楠聽得出來他的意思,他對她的愛,已經被宋真截胡了。

  他在等待她的這段時間,因為一場錯誤,就此愛上了那個叫宋真的女人!

  至于因為什么而愛上的,無非,給他兩萬年的處男之身開了葷,讓他品嘗到了人間極樂。

  這種建立在生理需求的愛,很虛幻,很短暫,很容易被替代,所以周湘楠并不生氣。

  她像調教曾經的寵物那般,一只手揪著他的領帶不放,另一只手溫柔地摩挲他的臉頰,循循善誘道:

  “我懂你,你對她產生了愛的錯覺,所以會覺得我來晚了。”

  “可是青冥,那種錯覺不過是曇花一現,我赤凰才是你永恒的愛人。”

  “玄祖……”霍云洲聲線嘶啞,透過她的臉努力回憶兩萬年前的光景,可即便回憶起來,心里依舊沒有那份悸動。

  他很傷感,他不應該忘記自己對她的感覺,現實就是他真的回憶不起那份熾熱的愛。

  他最滾燙的熱液,在過去的日夜、甚至夢里,毫無保留地傾注在了宋真的身體里。

  甚至他現在身體的猛獸復蘇,卻不是因為眼前的周湘楠,而是因為他又懷念起了他和宋真之間糾纏結合時那份極致的快意。

  “我沒有來晚,我早就跟你結合過了你不知道嗎?”周湘楠不信他完全對她沒感覺,手指一邊往下探,一邊道:

  “兩萬年前我每天帶你一起洗澡意味著什么?雖然你那時候還小,但我允許你爬在我的胸口吐信子,也允許你在我的大腿內側玩躲貓貓。”

  “實際那時候,我已經允許你進來,與我融為一體。”

  說到這時,她的手觸碰到了他鼓脹的西褲,嘴角勝利般地上揚,柔道:“瞧,都這么大了,你確定不要現在跟我真正融為一體?嗯?”

  霍云洲聽到這些誘惑的話,身體不可控制地進入發情癥狀,但他仍舊緊闔雙目,在克制。

  周湘楠再度挑戰他的限度,用手輕輕撫摸他鼓著的位置,一只手去解他的西褲皮帶。

  就在她以為即將勝利俘虜他的時候,一只大手摁住了她的動作。

  “玄祖,停下。”

  “?”

  氣氛僵住。

  周湘楠發出一陣陰寒的低笑,“為了她,你發情了都不碰我?”

  “那你可還記得我說過,我跟這位周小姐的契約?你若背棄我,我將受天道反噬,灰飛煙滅!”

  周湘楠語氣帶著威逼。

  霍云洲滾了滾喉結,睜開那對被發情逼得一片猩紅的血眸。

  “只要姻緣線綁上了,玄祖就不算違背契約。但我們,僅限姻緣線。”

  話落霍云洲強行撇開她的手,起身,整理著裝后快速離開了。

  留下周湘楠滿臉陰沉。

  僅限于姻緣線?為了她不至于背約而灰飛煙滅,他會娶她。

  但他們不會有夫妻之實!

  那這算什么?難道她堂堂赤凰老祖,難道還比不過一個菜鳥小丫頭!

  周湘楠無法忍受這份屈辱,眼神透出一柄又一柄利劍般的目光。

  突然設計師闖了進來,急忙道:“周小姐,霍先生說……”

  話音戛然而止,只見空氣中一道金光兀地閃過,刺穿了設計師的額頭。

  設計師直接倒在了地上,靈魂在倒地那刻被強勁的吸力吸了出來。

  吸力的盡頭,正是周湘楠伸出的手掌心。

  “啊,不要!”

  設計師的靈魂在掙扎,但前后不超過一秒,就被周湘楠捏成了粉碎。

  鮮活的靈魂化成煙灰,最后悉數被周湘楠吃進了肚子里。

  周湘楠眼神清冷而溢滿殺意道:“宋真,待我重新修成我自己的肉身,你的死期將至!”

  話音落,偌大的婚紗大廳瞬間刮起一陣凜冽鬼風。

  ……

  宋真結束直播,又到了醫院。

  “腹痛?”上次的醫生在見到她滿臉麻子時就認出來了,開門見山問。

  宋真搖了搖頭,“沒有痛,就……不舒服。”

  “如何不舒服法?”

  “晚上老是睡不著覺,而且下面很濕……”她難以啟齒道。

  那種難受,到了晚上就叫囂得厲害,折磨得她輾轉難眠。

  醫生了然,“這個是正常的,懷孕期間激素波動,可能會出現性欲增強的現象,不過切記,等過了頭三個月,才能稍微釋放一下積壓的性欲。”

  宋真眉頭微蹙,原來這都是正常的?但那也太難受了,難受得她渾身燥熱不安,甚至想要找點東西塞住那個讓她難受的地方。

  突然她想到孩子的父親,本體是個妖,會不會或許超出了醫學范疇?

  她回公寓后,收到霍云洲發來的短信,【你在哪?】

  她沒理會。

  今天是撤銷婚姻程序的最后一天,不能出幺蛾子。

  她直接將他的號碼拉入黑名單,隨后撥打智遠老天師的視頻通話。

  靠著宋真實現了燒烤自由的若清觀眾人正在圍著吃燒烤。

  視頻里老天師一邊啃著烤雞腿一邊問:“徒弟,怎么樣了呀~”

  宋真知道他這是問桃花劫的事,想到老天師先前提及的桃花劫三大解法,她直言:“師父,桃花劫,已經解除了。”

  老天師咀嚼的動作停下來,眉飛色舞問:“說來聽聽,怎么解的?用的哪種解法?”

  其他師兄師姐也湊過來,等著她分享破劫大法。

  宋真輕咳一聲,給出了險些讓眾人噎死的答案:“第二種解法,懷孕,生寶寶。”

  “生?生寶寶?”

  老天師嘴巴肌肉因為驚訝而變得無比松馳,剛到嘴邊的雞腿肉正一點點地掉了下來。

  旁邊的大師姐緊張地問:“小師妹,你……你還這么小,跟誰生寶寶啊!”

  師兄們也是好奇滿滿,“小師妹生寶寶,那我們要當師伯了?”

  “……”

  老天師避免閑話過多,立刻將她的師兄師姐們全部趕走,只剩下他一個人后,嚴肅地問:“孩子生父,是個人嗎?”

  “是妖。”宋真直言,“所以我來找師父幫忙……”

  “你……”

  群覽博書的老天師一會兒拍大腿一會兒嘆氣,“你怎么能跟妖生孩子,妖類就算化了人形,身體里也還帶著原始的基因啊!”

  “況且父系妖力越強,你懷孕受的苦就會越多!那只妖是什么妖,狐妖,虎妖?”

  宋真吞了吞口水,“是蛇妖。”

  老天師:“蛇妖?多少年的妖?”

  “兩萬。”

  “………”老天師有種不好的預感,普天之下,兩萬年以上的蛇妖,為數不多。

  其中最盛名的,就是妖盟協會的會長青冥和四大蛇長老!

  那些長老,他的小徒弟應該看不上。

  該死的,這么說起來……

  “徒弟,你該不會,懷的是青冥大妖的孩子吧?!”

  說到這個份上,宋真也沒有隱瞞的必要了,“他不知道,我會獨自生下來,自己撫養。”

  “糊涂!”

  宋真年紀小,從來不看繁衍類的科普,但智遠老天師是看了很多資料的。

  智遠老天師嚴肅道:“蛇妖幼崽胃口很大,它們不止需要吸收母親的營養,還會在你身體里不斷釋放性素,借由你來向父親索取更多的養分。”

  “如果孕期沒有雄蛇的滋養,幼崽會躁動、不安,這種情況就連雌蛇都很難安全度過孕期,更別說,你還是跨物種的人類……”

  “?”

  性素?所以她這些天遭受的這種難以言喻的折磨,就是因為她的寶寶在發送信號?想要索取來自父體的滋養?

  宋真不想再跟青冥有任何交集,急迫道:“師父,我的安胎符,對寶寶也沒用嗎?”

  “有用,不過安胎符的作用不是安胎,安胎符本身自帶靈力,你用任何符咒,對他們而言,都是食物。”

  所以宋真先前用的安胎符,全被肚子里的妖寶寶吃掉了!

  這通電話結束后,智遠老天師給她發了兩本電子書——《妖怪繁衍錄》、《萬妖孕產百科》

  宋真看得頭都大了。

  她以為只要正常吃飯睡覺就能跟普通人一樣生孩子,當媽媽。

  結果,她還是太年輕了。

  她要想平安生下寶寶,還得要定期得到青冥的體液滋養。

  想到青冥蛇身的龐大,上次妖身結合讓她躺了三天,如果懷著孕去取他的體液,感覺這條路子,只是讓她換了種死法而已……

  況且過完今天二十四點,他們就走完撤銷離婚手續了,再無瓜葛,哪能再做那種事?

  她突然想起體液,好像還包含血液?要么讓他獻血?

  那只臭蛇妖自己種的果,總不能什么都不付出吧!

  宋真摸了摸自己的腹部,用心聲安撫里面兩只妖寶寶,“乖一點,我會想辦法!”

  隨后帶上衣服,去浴室洗澡。

  她完全沒注意,陷入發情征兆的某蛇恰好爬上了陽臺的窗戶。

  他尖尖的三角頭頂開窗戶玻璃,從窗簾伸出長長的脖子,往里面看,眼底氤氳出一絲不悅。

  給她發信息不回,她甚至還把他拉黑……這女人,真的很不乖。

  燈光敞亮的客廳空無一人,很安靜,所以從浴室傳來的水聲顯得格外清晰。

  看來她在洗澡。

  意識到這個,金蛇身形如飛沿著地板,往她房間爬,直奔她的大床。

  在上床前,他施了一道妖法。

  轉瞬間,他全身上下每一片鱗片都煥發出干凈而明亮的光澤,猶如晶瑩剔透的水晶那般。

  擦干身子的金蛇順著床沿,爬上她的床,縮進被窩里。

  宋真獨自睡的時候,都喜歡裸睡,他在被窩里嗅到了熟悉而好聞的體香,不斷地扭動身軀,緩解發情的不適感。

  五分鐘后,宋真從浴室出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