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閃婚后,禁欲蛇夫夜夜纏歡 > 第95章 臉不要了
  被子里的金蛇沒料到她洗那么快,意猶未盡從她被窩另一頭悄瞇瞇地爬下床。

  金眸不經意地瞄過浴室門口,正在打理頭發的宋真。

  燈光下,映射出宋真那具如出水芙蓉般的身體。

  深色的長發順著肩背,如瀑布撒在她雪白的肌膚上。

  曼妙的胸臀曲線美得驚心動魄,沒有一丁點多余贅肉的平坦小腹下,不著絲縷的神秘地帶,誘得他流鼻血。

  現在的他無比懊悔,為什么要在宗玄觀說那種絕話……

  再碰她,就不做人?

  天知道他現在多想撲上去,把她吞吃入腹……

  金蛇心懷最后一絲不屈、高傲,鉆到床的另一頭。

  宋真懷孕以來不會輕易浪費靈力,自然沒有去探查妖鬼之氣,她弄干頭發便上床休息。

  她打開手機查看這些天的直播收益。

  沒有霍云洲的黑箱操作,她的直播間人氣已經完全回歸!

  因為免費的原因,幫助了很多學生黨、低收入人群剖析災劫、解謎答津。

  直播間還一度沖上了熱門榜前三。

  至于滅真大師的直播間已經連著停播了很多天。

  宋真看著黑乎乎的滅真直播間,抿嘴笑道:“老祖,你不是要斷絕我的后路嗎?”

  “我現在隨便算算命賺的錢比以前還多,斬鬼直播那種辛苦活留給你啦!”

  床邊的金蛇聽到這番話,頓時無語。

  心道,這女人還真是壞透,隨時隨地都在背后揶揄老祖?

  最離譜的是,他居然對這樣心思不正的女人,欲罷不能……

  即便明知道她在說著他不喜歡聽的話,光是她柔而清亮的嗓音,就能讓他腹下鱗片里藏的兩股力量躍躍欲試,蛇尾亦是躁動不安。

  青冥只想等她睡著了,偷偷摸摸再爬到她被窩里,就著她的氣息入睡。

  以此,勉強緩解發情的難受。

  宋真全然未知,繼續在看手機,順便查資料,“怎么能讓男人老老實實捐精獻血?”

  這話被床邊道金蛇聽到了。

  捐精?

  她這是要讓誰捐精……她要那玩意,做什么?

  金蛇燥熱至極,腹下終于還是破開了鱗片的束縛,強勢沖出,在冰涼的床沿磨蹭。

  如果宋真這個時候能稍微用點靈力探知,就能聽到一道時輕時重的低喘,能感受到空氣里,喑啞而灼熱的男人呼吸。

  但她沒有。

  她專心查網絡,大數據沒有給她任何啟發,倒是突然收到了一個好消息。

  是海外發來的:【撤婚爭議時限已過,程序完結,撤婚成功!】

  “yes!”

  她激動地比了個勝利的手勢,終于可以擺脫那條姻緣線。

  “霍云洲,好好跟你的玄祖,雙宿雙棲!”

  “……”

  金蛇不高興,瞳仁散發著幽幽的怨氣。

  宋真沒有收獲取精取血的思路,最后是被孕期的難受給打敗了。

  她放下手機,關燈躺床。

  黑夜似乎助長了體內性素的釋放,尤其是當某蛇摸黑爬上來,鉆進床尾的被窩里時,這種不適在今夜格外的強盛。

  “別鬧……”

  她輕揉腹部,想讓寶寶安分些。

  可寶寶們好像感覺到了他們的爸爸就在附近,成千百倍地釋放性素,猛烈沖擊她的意志。

  宋真一個猝不及防。

  床單濕了。

  濃稠的氣息涌入發情期的金蛇鼻孔。

  這種香味他第一次在她身上聞到,并不是情動時散發出的那股味,而是另外一種誘惑……

  這股新奇的誘惑讓他全身繃緊,熱情暴漲,甚至跟蛇類的發情素有些像。

  她到底怎么回事?

  青冥記得人類沒有發情期!

  正當他又燥熱難耐又好奇的時候,被子的中間突然拱了起來。

  蛇類的夜視功能極好,他很清晰地看到昏暗的被子下面,一只纖細而白嫩的手,伸到了他最渴望的地方。

  柔嫩無骨的手指,順著路徑一點一點地動作。

  與此同時還有一個讓他更加難以把持的聲音,溢入他的耳中。

  “唔……”

  這輕吟的聲音,青冥再熟悉不過。

  原來她…也想要!

  青冥架起的防線在那一瞬間徹底決堤。

  他想的女人,正在被窩里偷偷地用手。

  這如果還能忍下去,青冥就真的別做人了!

  金蛇再也不顧不上會不會打臉,會不會被她嘲笑,直接大膽地順著她的腳跟爬去。

  宋真半瞇著眸,靜靜地疏解,突然腳底冷不丁地傳來一股涼意,那涼意還有逼近的趨勢。

  手指的動作瞬間停滯。

  “什么東西!”

  話音一落,青冥用頭猛地一頂,把宋真身上的被子直接給頂翻了!

  宋真驚愕坐起,看著黑夜里那對尤為閃爍的金眸,臉上刮過一陣涼意。

  是那條臭蛇!

  “你要不要臉!我們已經撤婚了,還爬我的床??!”宋真咬著唇,拿枕頭擋在胸前,被后背抵著床頭。

  最主要的是,她剛才干的事情,是不是也被他看到了?

  羞恥的心難堪之至,兩頰一路滾燙,蔓延至耳根。

  金蛇已變回人身,黑暗里她除了他那對金眸外,看不見他具體的穿著,但能聽到他手指窸窸窣窣地解開了領帶和扣子,隨后是襯衣被甩開以及他戲謔的聲音。

  “抱歉,發情期來了,顧不得臉面。”

  他說完,欺身覆上,手臂一撈,就把她抓進懷里,摁在身下,動作流暢得輕車駕熟。

  宋真轉瞬間就被他壓住,他光裸二滾燙的胸膛帶著結實有力的脈搏,貼著她的心口。

  她扭動身子,哪怕生理上不斷地向她傳送信號,她需要他的體液。

  可嘴上仍是艱難發出抗拒:“你發情,去找玄祖啊!”

  “真真,我只想干你,你也想不是嗎?”男人低啞而極具磁性的嗓音落在她耳畔。

  沒等她回答,他滾燙的唇已經貼上她的唇。

  宋真原本就被妖寶寶折磨得渾身難受,被他吻住之后,身體就像是久經干旱遇甘霖,情不自禁地想抱緊他,想順著身體里的性素,順著寶寶的渴望……

  但腦海里閃過他跟玄祖在新聞里那俊男靚女天設一對的樣子。

  她用力把他推開半分,惱道:“你忘了你在宗玄觀說過,再碰我你就不做人!”

  霍云洲并未因她的話而受影響,反倒順著她,“好,聽你的,我不做人。”

  說完大手一伸,強勢把她抓回懷里。

  與此同時,一條長達兩米的粗壯蛇尾啪嗒一身從他身下延伸出,在床尾、墻壁重重一拍。

  發出劇烈的聲響。

  整個公寓在那刻都抖了抖。

  他把她扣在身下,得逞地笑道:“我用妖身。”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