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閃婚后,禁欲蛇夫夜夜纏歡 > 第143章 兩萬年的老醋精
  “真真,還不說實話么?”

  金眸淺淺瞇起,龍腹下那股力量更是氣勢洶洶地朝她逼近。

  宋真面對這副體型龐大的金龍真身,后背猛地一陣縮瑟,“你……想聽什么實話,我說了我就是困了,所以不想要。”

  “哼,非要我直接挑明,你身上有野男人的妖氣?”

  從這妖氣來看…嘖嘖,靈力還不低!

  說到這里,一股濃郁的醋意把某龍的腹腔攪得波濤洶涌。

  宋真聞言微怔。

  野男人?妖氣?難道……

  是剛才被小藍拉入夢境時,沾到了小藍的妖氣?

  她臉色一沉。

  什么野男人?那是我們的兒砸!

  可惜她還不能告訴他,對抗天命,保胎保命,這些事她沒有把握之前不能讓他沾染半點,以免折損他兩萬年的修為。

  宋真蒼白地辯解道,“沒有野男人,這都是你自己腦補出來的。”

  這番話翻譯到金龍的腦海里,無異于——她在維護那個野男人!

  金龍耐心盡失,龍身猛地聚力。

  宋真嬌小的身子骨完全禁受不住他那么龐大的身軀。

  她咬緊了唇,“霍云洲…你簡直無可理喻,你什么醋都吃,你……啊!”

  宋真余下的話都被一抹痛意淹沒了。

  她的身體過分美艷……

  覆在她身上的大金龍已不再收斂,肆無忌憚地展現強橫兇悍的那一面。

  亢奮的龍吟在天地間此消彼長。

  整個夢境都在劇烈震動和搖晃,空氣里無聲無息地添上了一層嫵媚的淡粉色。

  待到恢復平靜,夢境被收回。

  霍家一樓主臥大床,霍云洲從她身后摟住,在她耳側冷沉放話:“真真是不是以為我沒辦法?”

  “沖你今天如此維護那個男人,我非抓出他…”

  “弄死他!”

  ……

  當宋真從夢里醒來,天已經亮了。

  枕頭旁已經沒有霍云洲的身影。

  她不由得擔憂,該不會他真去調查夢里的那縷妖氣吧……

  畢竟是個玄門中人,宋真一猜一個準。

  霍云洲此時就在妖盟咖啡館。

  所有加入妖盟會員的,無論大妖小妖都需押上一顆由自身妖氣匯聚而成的妖丹。

  有這顆妖丹,妖類犯了事一旦逃跑,妖盟能瞬間將其抓捕,妖類出事需要庇護,妖盟也能迅速找到其蹤跡。

  青冥臉上戴著黃金面具,高大身形不緊不慢地徜徉于妖盟的妖丹陳列館。

  “會長到底在找誰?”白長老遠遠看著,既好奇又著急。

  藍長老深沉內斂道:“雖然不確定,但就會長這悶聲不吭又雷厲風行的做派,我猜測,有誰給會長戴了綠帽子。”

  聽到這話紅長老意味深遠發笑,“藍長老這是經驗很足啊!”

  “噤聲。”

  資歷最老的黑長老一句話把其他三個看戲的長老瞬間壓制了下去。

  兩個小時后,霍云洲出來了。

  他沒有探尋到夢里那一絲妖氣,連相近的都沒有,臉色陰沉得連面具都遮不住他殺氣。

  他單獨把黑長老留下談話,讓其他三個長老該干嘛干嘛去。

  等到周圍安靜,黑長老率先恭敬發問:“會長,有什么吩咐?”

  霍云洲坐沙發,抿了口自己的分身館長遞過來的熱咖啡后,薄唇淡掀,“也沒什么大事,替我收集最近所有從外地入京的大妖資料。”

  他說到這里頓了頓,心想,能入宋真法眼的,必然不是什么普通貨色。

  于是又補充了一句:“篩選出里面各方面都較為優秀的,尤其是長相。”

  黑長老聞言,越發覺得怪異。

  想到藍長老先前的“綠帽子”猜測,他謹慎地多問了兩句:“會長,您該不會是懷疑那位懷了您崽的不假大師有了小白臉吧?我私下見過她,我覺得她不是這樣的人。”

  “你私下見過她?”

  霍云洲咀嚼著這幾個字,越來越不舒服。

  他擰眉,冷然抬眸,打量黑長老,瞥著黑長老滿臉的皺紋,還有冗長的胡須……

  宋真應該不至于眼瞎?放著優秀如斯的他不要,跟黑長老勾搭上了?

  但指不定黑長老用妖術易容去勾引他的真真……迷惑了真真……

  思慮到這個可能,霍云洲再度看向黑長老的眼神里已蘊滿騰騰殺氣。

  黑長老抹了抹汗,慌亂解釋:“也……不算私下見,就是看她懷會長的寶寶很辛苦,給她送去了一些嬰兒用品……”

  “我跟其他長老還準備織個搖籃,到時候再送過去……”

  原來是給他的寶寶送東西去了。

  霍云洲眼里的殺氣頓消,但想到他的寶寶,眸仁一暗。

  他拿起咖啡杯,大喝了兩口,沉聲道:“幾位長老的心意,我領了。搖籃,不需要再做。”

  “啊?怎么會不需要?”

  “因為她已經做了人流,孩子沒了!”

  霍云洲說完這句話,重重地將咖啡杯擱在桌上。

  面具下那張臉雖看不到表情,但他周身散發的氣息,摻雜著明顯的悲傷。

  “去查京都的外籍妖,兩個小時內我要名單!”

  當他發出這道命令的時候,黑長老仍舊一動不動,仿佛沒聽到那般。

  那對老黑眸里更寫滿了震驚。

  “黑長老?你老了聽不見我說話!”霍云洲語氣加重。

  黑長老猛地一回神,支支吾吾道:“對不住,會長……剛才我確實走神了……主要是您說的話,我聽不明白!”

  “什么叫……人流手術?孩子沒了?”

  話音一落,周圍氣壓明顯極具下沉。

  霍云洲眉頭皺得更深,好不容易把心中悲意壓下去,再度被黑長老提起,他整個胸腔猶如壓了一塊巨石。

  他壓低聲音,透著威懾氣息道:“你想表達什么?想說我青冥乃堂堂妖盟會長,居然連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

  “黑長老,你可以嘲笑我,我給你十秒鐘盡情嘲笑,但凡多一秒,后果自負!”

  寶寶沒了,這道刺扎得他夠深,他

  黑長老聽出他的憤怒,立即躬身解釋:“會長,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想說的是您有兩萬年的修為,您的寶寶會繼承至少一半妖力,擁有足夠的自保能力,按理來說,人類的手術不可能殺得死啊!”

  霍云洲有短暫的驚愣,但又被自我攻略,“我陪她做的手術,我親耳聽見醫生說的,手術已經成功了。”

  黑長老聞言搖頭,堅定道:“會長,您這些年專心修煉和術法,雌性懷孕生產這塊是您的知識盲區,加上您是頭一回做爸爸,會弄錯很正常。”

  “但是我老黑以信譽擔保,那醫生絕對有問題!妖族的寶寶自誕生起,就會在雌性身體里構建妖力結界,形似蛋殼,父親的妖力越強,結界越堅固!”

  “如果父親只是千年修為,手術或許可能成功。但您可是兩萬年修為!別說手術刀,就連金剛鉆都鉆不進去!”

  “………”

  霍云洲這下徹底噎住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