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閃婚后,禁欲蛇夫夜夜纏歡 > 第156章 “真真,你哄一哄我…”
  驅使黑暗者,只能是人鬼妖乃至天地萬物之主,制定一切秩序的天道!

  說完這些事,玄祖突然神色極具痛苦。

  就在剛才被他問及往事,她不可控制地產生了怨念,黑暗再度從她體內復蘇。

  玄祖嘴角逐漸上揚,詭譎道:“青冥,謝謝你哦,讓我吃上了一頓,雖然只是三分飽,不過應該又能多耗你幾成靈力,呵呵呵……”

  霍云洲看到這幕,攥緊了拳。

  他什么都明白了。

  宋真也說過,她的天劫是天道安排的,是天道要殺她!

  如今玄祖也一樣……

  一次忤逆,就被抹去畢生所有功德,永世受天劫折磨。

  霍云洲很快就會跟宋真一起,改命!

  若能成功篡改天命,滌除玄祖身上的詛咒又有何難?

  他看著已經再度被黑暗污染的玄祖,意味深長地放話:“玄祖,堅持本心。”

  “待我歸來之時,就是你被這天道種下的萬年枷鎖無罪釋放之日!”

  話落,霍云洲轉身離去。

  待他走后,黑化玄祖僵愣了許久。

  突然她眼神驟變,迸發出無盡的寒光和氣勢。

  仿佛被另一種神秘力量借了口,喉底發出的聲音變得忽男忽女、忽哭忽笑,甚至夾雜著震顫的回音,聽得人毛骨悚然。

  “青冥,吾,拭目以待!”

  霍云洲離開別墅后,私事進度以狂飆之速增長。

  他將霍氏集團的事情安排給副總裁、眾高管,至于妖盟的外聯部、業務部、財務部等各項事宜無縫分發給四位長老。

  四位長老臨危受命,全都懵了。

  “會長,海底一萬里出現失控妖獸,如不能盡快壓制,恐怕三日內東側沿海就會爆發一場巨大的海嘯!到時候受波及的會員們可能會質疑妖盟的安管能力!”

  “會長,封印在珠穆朗瑪峰的萬年毒蝎周圍陣法也有松動跡象,五千年前這只毒蝎殺死了上萬小妖,萬一再度騰空出世,后果不堪設想。”

  長老們蛇心惶惶,霍云洲拿出六片金鱗,遞給藍長老,沉聲下令:

  “這是六道分身,與我本尊共享妖力,你們帶著金鱗去除掉該除的,封住該封的,一切按照妖盟的規定行事。”

  他的話表明了決心,改命之行已是迫在眉睫。

  夜里十點,他終于安置完集團和妖盟的事,回到了霍家。

  在別墅外看到他的書房燈火通明,他瞇了瞇眸,腳下步伐快如疾風。

  直到他上樓,推開書房,瞬間被眼前的景象驚愣住。

  他那花了五千萬買來的真皮沙發上,此刻疊放著上千張符紙,旁邊還零零散散擺放一些路邊攤小玩意。

  包括不僅限于兩元一個的鈴鐺、五元一小瓶的朱砂、十元一包的狗血干粉,還有桃木、小刀等……

  至于宋真……

  她穿著睡衣,背對著門口方向,坐在沙發旁邊的地毯。

  長長的頭發隨意地盤起,一個鳥窩形狀的發包安在她頭頂。

  而她,全程低頭拿著小刀,細心而專注地在桃木上雕琢著什么。

  對于身后霍云洲的走近置若罔聞。

  “真真,這是在干什么?”

  霍云洲疑惑不解地走近她。

  宋真沒有回頭看他,仍舊在專心雕刻手里的小木劍,輕笑著應道:“我們馬上出發去無間山,總得準備充足的物資。”

  “我要畫一百張符,到時候給你看看我施展符術的樣子有多酷。”

  “我還要刻一萬把小木劍,讓你這個大妖見識見識我們玄門劍陣——萬劍歸宗!嘿嘿~”

  他聽到她這副雄赳赳氣昂昂的語氣,無奈低笑,“你弄這些東西,幾個小時了?”

  “五個小時。”

  “……”

  好家伙,這是吃完晚飯就沒停?

  霍云洲上前,直接將她從地上抱了起來。

  宋真猝不及防地在他懷里掙了掙,“你干什么?這才第十五把小木劍!”

  他才不管什么小木劍。

  在清晰地感覺到她手臂的冰涼后,霍云洲不顧她掙扎,強勢將她抱出書房,往臥室方向。

  邊走邊道:“有我在,用得著你這么用功?”

  宋真掙扎的動作突然停滯,瞳孔微縮。

  “什么意思?這可是二帶三的陣容,你不會想一帶四?自己超神?”

  “是又如何?”

  說話間,霍云洲把她放回了床上,給她蓋好被子。

  他溫厚的掌心摸了摸她的頭,語氣不容置喙:“好好休息,有你老公在,殺鬼的事還輪不到你。”

  “可是……我還指望著這次去無間山的同時,順便再升幾級……”

  “想升級,等你平安生下孩子再說。”

  霍云洲態度很強硬。

  宋真嘟著嘴,心道:那就到時候看吧!

  她以前在若清觀搶資源的本事那是數一數二的。

  霍云洲凝著她撅起的小嘴,喉結滾了滾。

  他微微俯首,正準備吻她。

  就在這時……

  “咚咚……咚……”

  節奏不太分明的敲門聲傳了過來。

  門還沒關,所以柳阮輕易地就看到了里面霍云洲也在,可惜那只敲門的手想縮回去已經來不及了。

  柳阮臉色微紅,“大哥,大嫂,抱歉打擾了,我是想著大嫂現在懷著孕,容易餓,所以做了點吃的……”

  “謝謝!我確實餓了!”宋真轉頭對霍云洲道:“你還不快去端進來?”

  宋真話都說到這地步,霍云洲只好收回想要親她的沖動,轉身去門口。

  接過那碗湯后,柳阮想到剛才看到大哥要親大嫂,擔憂地補了兩句:“大哥,頭三個月,是不能同房的,這個……你知道吧?”

  聽到這話,霍云洲眸光微瞇,“知道。”

  “那……那我就放心了。”

  柳阮說完將湯盅交到霍云洲手上,趕緊扭頭跑離。

  宋真沒聽到門口的對話,只知道霍云洲回到床邊時神色很復雜。

  “怎么了?”她不解地問。

  霍云洲松了松領結,意味不明道:“人心越發虛偽,兩萬年,我始終不習慣!”

  宋真:“啊?虛偽?誰?”

  他將之前她坐月子期間柳阮的敷衍如數道出。

  “三弟妹作為婦產科的護士,不可能不知道當時坐小月子的你不能吹風、不能穿涼拖,她敷衍我交給她的任務,把你晾在房間里,跑去廚房摸魚,我有的是廚師,用得著她摸魚?”

  “現在半夜給你熬湯,無非就是看我回來了,借機做樣子。太虛偽了!”

  “……”

  宋真險些噎死,“事情不是你想的這樣!”

  宋真連忙解釋三弟妹早就知道她是假月子,之所以去廚房親自熬湯,是怕廚房做的月子餐,沖撞到了她的胎寶寶。

  霍云洲聽完,臉色僵住。

  “你的意思是,我以小人之心,誤會她了?”

  “當然啊……”

  宋真說完這番話,霍云洲神色逐漸繃不住。

  想到那回在廚房,他對柳阮說的那番重話,把人說哭了,內心更是涌出了幾分自責。

  “真真,”他吞了吞口水,“我又犯了點錯誤,你哄一哄我。”

  “?”

  他做錯了事,為什么要她哄?

  宋真雖然沒搞懂這個邏輯,但看到眼前兩萬多歲的老公一副愁眉愧疚的模樣,還是笑著哄了哄他:“沒事啦,小事而已,別放在心上,下次注意就好。三弟妹不會記在心上的!”

  霍云洲心情稍微好了點,“嗯。”

  ……

  等宋真喝完湯,霍云洲將湯盅帶出去。

  見柳阮還在走廊盡頭遠遠地等著,他腳步頓了頓,猶豫了半會兒才邁開腳,朝她走過去。

  柳阮看到他,訕訕地上前,“大哥,把湯盅交給我吧……我拿下去就好!”

  “嗯。”

  霍云洲將湯盅遞給柳阮,有些話到嘴邊,又說不出口。

  直到柳阮帶著湯盅準備下樓,他忍不住低聲叫住。

  “三弟妹,你等等。”

  “啊?”

  柳阮被他的聲音嚇得全身一震,轉身看他,心情無限慌張。

  不是又要被大哥罵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