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勝者為王陳東 > 第2280章 當年之事,一字之差
第2280章當年之事,一字之差
乘龍飛天?
饒是陳東此刻迫于天狼危機,急切緊迫的吞噬著“鬼火”,意識和動作也不禁戛然一頓。
洪荒神話中,這位人道初祖,正是在暮年之際,告別黎民百姓,以乘龍飛升這種極具儀式感的方式,莊嚴退場。
而在人道記載中,也只有寥寥六字。
“黃帝崩,葬橋山”!
“嘶~”
軒轅黃帝佝僂的盤坐在墳頭之上,口鼻中倒吸了一口氣。
這一聲倒吸氣聲,卻充斥著顫抖。
似乎,在承受著什么難以想象的劇痛。
陳東眼眶中的血芒閃爍了一下,震驚過后,卻不敢再過多怠慢,繼續朝著一座座人祖枯墳上的“鬼火”吞噬而去。
“為……人道興。”
“為……人道興。”
“為……人道興。”
……
一位位人祖的聲音,綿綿不絕。
卻是在用盡最后一絲遺留幫助陳東重凝肉身的同時,也發出了他們彌留在這上蒼的最后聲音,也是對陳東這位人道未來的祝愿。
枯墳上,軒轅黃帝終于平復了下來。
他聲音虛弱,緩緩講述道:“哈……吾這個離開的方式,是不是很莊嚴,也很神秘,也無愧上蒼對吾這位人祖的禮遇?”
這話,是在詢問陳東。
可陳東此時忙于吞噬“鬼火”,并未回應。
“吾記得,那天黃龍降臨天下,轉達上蒼之意,欲請吾直入上蒼,吾……答應了!”
軒轅黃帝并未等待陳東回應,便快速地講述了起來:“那一日,天下悲慟,黎民百姓盡皆啼哭,挽留吾留于天下,可吾知道,為了人道,終究要與天爭,也要入上蒼才行,他們留下了的吾的衣衫,葬于橋山。”
“而吾,便是乘坐黃龍,直入上蒼,但……”
說到這,黃帝戛然一頓,口鼻中又再次發出“嗬嗬”的呼吸聲。
這位初祖,真的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
很難想象,他這漫長歲月,困于這座枯墳,被鎖鏈囚困,到底承受了多么恐怖的枯寂。
而那股虛弱走向枯寂的感覺,卻是讓此刻急于吞噬凝聚肉身的陳東,也感同身受。
血脈牽絆,人道延續。
意識中,他甚至能明顯感覺到黃帝的衰弱,且隨之悲慟。
這就好像是家中的年老長輩,于彌留之際依舊不忘對晚輩的諄諄教誨,生怕少說兩句,讓晚輩在未來的經歷中,而多吃一份虧。
“從吾坐上黃龍,決心入上蒼那一刻起,其實已經帶領人道和天下眾生,落入到了圈套之中!”
軒轅黃帝的聲音,驀然洪亮了幾分,甚至明顯夾雜著幾分懊惱之意。
“蚩尤說的對,僅僅是一念之差,卻是讓人道和天下眾生陷入到了圈套之中,這一點,吾錯了!”
最后的三個字,如洪鐘大呂。
軒轅黃帝佝僂盤坐的身軀更是猛地震顫了一下。
到底……錯哪里了?
陳東意識泛起了疑惑。
不過他吞噬“鬼火”的速度卻毫不停頓。
一團團人祖遺留之力隨著吞噬,讓他的頭骨下方快速地泛起了冷幽的漆黑光芒。
濃郁如墨的黑光,充盈著他的頭骨,而他頭骨中的人皇氣也是明亮璀璨,眼眶中代表魔性的血色更是猩紅妖異。
一點點黑光,快速向下蔓延,而靠近陳東頭骨地方卻是漸漸地顯露出了頸椎骨。
漆黑如墨,又如良玉晶瑩。
甚至骨骼表面,還若隱若現的浮現出了一條條溫潤的金線和血線。
兩種線條,溫潤無比,與漆黑的骨骼融為一體,卻又顯得繁雜神秘。
陳東絲毫沒有注意到新凝聚出來的骨骼的異常。
他此刻最為關心的是盡快凝聚出肉身,以抵擋即將回來的天狼。
除此之外,他最關心的也就只有現在軒轅黃帝彌留之際的交代了,這也直接關系到他對整個上蒼的認知,還有接下來他在這上蒼中該如何行動。
“人道三祖,神農炎帝,九黎蚩尤,還有吾之軒轅,于洪荒蒙昧誕生,意在帶領人道走向希望,走向榮光。”
“洪荒年間,蒼茫大地,洪水猛獸,天災裂變,我們帶著人們,與天斗與地斗,與洪水猛獸斗,即使是最終涿鹿之戰,也是為了黎民百姓融合開辟更為恢弘的未來。”
“蚩尤敗了,但他還是人祖,炎帝薨了,他也還是人祖,我們從誕生之初,行的就是逆之事,可吾……卻在最后定鼎之際,行了順遂之意。”
“就是這最后一念之差,卻讓人道和天下眾生的氣運受到波及,我們該到上蒼,這也是吾與炎帝、蚩尤共同的想法,可只有堂堂正正的憑借人道之力進入上蒼,才能真正的持天下氣運,與天公比高!”
“吾乘龍飛升,這一絲順遂,卻違背‘逆’之一字,成為了被請入上蒼,落了天公三分!”
“而這,也讓天下的氣運,從此成為了上蒼擺布,于大道之內,讓天下氣運有了衰減起伏的過程!”
一字一句,虛弱卻又急促。
陳東在吞噬“鬼火”凝聚肉身的同時,意識卻是震蕩不休。
原來……差距在這里!
也難怪踏天路的時候,蚩尤會對當年之事那般怨氣滔天了!
以兵主大魔蚩尤的性格,能忍到潛藏在時光長河中,為人道和天下眾生再謀一局。
這樣的胸襟,已然是這位初祖放棄一切,所做出的決定了!
同樣是進入上蒼。
不論是三位初祖的哪一位,都知道天下終須要進入上蒼。
但以人道之力,直接邁入上蒼,和被上蒼請入上蒼,看似細微的差別,其實內核含義卻是天差地別。
逆天而上,直入上蒼,是為比肩,是為人道和天下眾生于上蒼內,占領一片區域,成為上蒼內的一員。
往后人道后裔再入上蒼,也是進入自家。
而被請入上蒼,雖然也是進入上蒼,可“請”之一字,卻是主賓之分,人道后代就算再入上蒼,那也是以賓客身份進入。
這樣一來,卻又多了另一重選擇……非請,勿入!
一字之差,卻是讓人道和天下眾生的后續,于悄然中轉動了命運齒輪。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也是于這主賓之分間,悄然應運而生。
一時間,陳東之前的疑惑,隨著黃帝的這番解釋,撥云見月,豁然開朗起來。
而此刻,隨著吞噬人祖們的殘余之力,陳東也已經凝聚出了完整的上半身骨骼。
“嗬……”
一道粗重的吐息聲,隨著陳東的頜骨開合而發出。
“那……絕地天通呢?”
這是陳東進入上蒼后,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發出聲音,也終于能直接和軒轅黃帝進行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