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勝者為王陳東王楠楠 > 第2281章 先賢大爭,繼往開來。
第2281章先賢大爭,繼往開來。
陳東虛弱的聲音響起。
踏天路的最后時刻,建木自上蒼掃向下界。
蚩尤口中就提到過“絕地天通”。
此時疑惑隨著軒轅黃帝的講述,也一步步解開,而絕地天通,能從蚩尤口中吐出,顯然并不是那么簡單。
“顓頊……”
軒轅黃帝枯槁的身軀震顫了一下,欣慰的感慨道:“或許……也算是他為吾的抉擇出錯后,做出的一點彌補了吧。”
彌補?
陳東眼眶中的血色猛地閃爍了一下。
不過他吞噬的動作,卻并未停止。
一團團人祖遺留的力量,隨著吞噬,快速地凝聚出他的骨軀。
一位位人祖彌留在上蒼的最后聲音,接連響起,連綿不絕。
軒轅黃帝的聲音繼續響起。
“吾乘龍飛升后,天地并未阻絕,而三祖之戰,卻是上蒼盡皆派下神人相助,定鼎之后,天地相連,人神共通,于人道和天下眾生而言,并非真正意義上的平等,即吾入上蒼,也是上蒼請入,此便為人道和天下眾生落了三分。”
“因此天下氣運恢弘昌盛之際,卻也因神人更強,而令氣運崩減,神能自上蒼下往人界,肆意妄為,人上上蒼卻只能淪為芻狗,力量相去甚遠。”
“顓頊絕地天通,某種意義上是在為吾的一念之差,而做彌補。”
“絕,地天通!如此,天地永隔,免除神人下界肆意妄為,也免除了利欲熏心的人私上上蒼,被奴役為芻狗。”
“天地斷絕,氣運依舊存在,秩序也重新定奪穩固。”
BUG補丁?!
陳東猛地想到了一個能完美解釋“絕地天通”的詞。
如果將一切都比作一場游戲,那黃帝乘龍飛升的這件事,就等同于為天上地下遺留下來了一個最大的漏洞。
這個漏洞,讓天下眾生進入上蒼,而非“回家”,只是賓客拜訪,去留待遇皆為上蒼主導。
木已成舟。
想要推翻一切重來,儼然不可能。
顓頊絕地天通,就等同于給這件事打上了一個BUG補丁。
雖然不能徹底解決一切,但斷了上蒼與天下的連通,也能重定天下秩序,穩定天下。
往后踏天路的話,也只有真正有實力進入上蒼的人道后裔,亦或者是天下眾生,才能堂而皇之的進入上蒼。
這等大魄力的決斷,絕非常人能夠做出。
本該是人道初祖們直入上蒼,以天下眾生入駐上蒼,在上蒼占領一片區域,從而往后的天下眾生進入上蒼,都不能算作踏天路,而是直接進入上蒼到所屬之地,意義上名為“歸家”!
但黃帝乘龍,卻是以賓客禮數進入上蒼,也就失去了上蒼后本該屬于人道和天下眾生的那一塊領地。
從此往后,一次次踏天路,就算是進入上蒼,沒有了那塊領地,也盡皆屬于賓客之身份!
“所以顓頊帝是為了穩住天下秩序,那一次次的踏天路真的只是單純的為天下撕開一道氣運豁口嗎?”
陳東的動作戛然一頓,疑惑問道。
如果沒有這番和軒轅黃帝的對話,他確實認為的是天下一次次踏天路,讓人進入上蒼,只是單純的為天下眾生撕開擴大氣運豁口,謀求未來的繁榮昌盛、。
但現在軒轅黃帝這一番番懊悔之言,儼然不是那么回事!
天下眾生和人道,是能擁有和上蒼眾生平起平坐的實力和機會的。
只是當年被上蒼算計了最后一步。
以至于這漫長歲月,都只能是賓客身份進入。
而所謂的撕開氣運豁口,就顯得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只是其一!”
果然,軒轅黃帝無比干脆地回應道。
“或許算是后續的一次次踏天路中,最微不足道,卻也是唯一能繼續延續天下的作用!”
嗡!
嗡!
嗡!
……
一陣陣清風,從陳東的腳下升騰而起。
他的骨軀已經凝聚到了小腿骨的位置。
瑩瑩光澤,籠罩全身。
所凝聚出來的骨軀,每根骨骼都如墨玉般,其上又覆蓋著金紅兩線,繁雜不堪,遍布各處。
對于重新凝聚出的骨軀,陳東不由得有些驚詫。
這是一具,真正將人皇氣、魔性和天下氣運融合在一起的身軀!
與他之前的身軀相比,同樣是融合,但現在這具,卻融合的更加徹底!
“是因為需要領地嗎?”
陳東直接一語直指要害。
“是!”
軒轅黃帝也是直接應下,然后徐徐說道:“因為沒能直接占領領地,所以上蒼傾瀉到天下的力量,并非恒定,而是隨著歲月流逝,會持續衰減,一次次踏天路的后來者,目的雖然是撕開豁口,讓上蒼的力量傾瀉到天下,讓人道和天下眾生得以繁衍昌盛。”
“但更重要的,卻是要占據一片屬于天下的領地,只有有了這樣的領地,力量充斥上蒼每處角落,而領地內源源不斷的力量才能恒定的傾瀉到天下,福澤萬物。”
“這樣人道和天下眾生才能擁有再度和上蒼內的一切重新比肩的機會!”
饒是軒轅黃帝,話到最后,語氣也明顯激動了起來。
儼然,一字之差,一念之差。
這樣的懊悔也不知道埋藏在他心里多少年月,又積蓄膨脹到了何種程度!
陳東沉默不語。
他聞之都心緒難以平復,更遑論軒轅黃帝還是當年的當事人。
“所以……這些墳頭中的人祖們,都是歷代登臨上蒼,為天下人道和眾生爭搶地盤,最終戰敗殞命的嗎?”
陳東吞噬掉一團“鬼火”,視線掃過周遭的枯墳殘碑,一股難以形容的敬佩油然而生。
“先賢大爭,繼往開來,如此,才有真正的天下煤都。”
軒轅黃帝沉聲道:“上蒼只是上蒼,也同于一界,只是一切都遠遠高于天下,天下若想繁衍興盛,也唯獨吸納上蒼內的力量,得以滋潤萌發,一旦力量斷絕,天下將會變得與籠圈一般無二。”
“而你……娃娃,你也是天下人道和眾生的最后一次機會,也是蚩尤為吾彌補的一次算計、。”
“當年涿鹿一戰,蚩尤雖敗吾手,但吾依舊敬重他!”
幽光籠罩下。
陳東的整副骨軀已經凝聚出來。
繼續吞噬的人祖力量,也是幫他繼續凝聚經絡、皮肉……等等。
他眼中泛著猩紅的紅光,掃過一座座墳場和殘碑。
很難想象,歷代人祖們為了天下,到底經歷了多么悲壯的廝殺和競爭,最終落得如此凄涼一幕。
寂靜中。
陳東的頜骨開合了一下:“那么……如今,還有天下的先賢人祖存在嗎?亦或者,天下眾生……只有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