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說謊 > 第8章 一夜
    許哲沒說話,就這么靜靜地看著她。

    都說安靜是種強大的力量,趙惜月今天算是感受到了。平日里湊在一起的全是來去如風拼命三郎的家伙,很少有像他這樣平靜如水的人。

    可他這個樣子,比那些扯著嗓子張牙舞爪的,更加震懾人心。

    她就站在那里沒動,突然聽見對方問她:“可以把錢包還給我嗎?”

    趙惜月把錢包往身后一藏:“能說說什么款式嗎?”

    “黑色,長方形。”

    “還有呢?”

    “沒有了。”

    確實沒有了,這錢包樣式非常簡單。

    “那說說里面有些什么吧。”

    “人民幣,還有美金,加兩張□□,一黑一銀。”

    明知道錢包就是他的,趙惜月只是忍不住想和他打打擂臺,仿佛這樣可以化解一絲尷尬。

    問到這里已經沒什么再問下去的必要了,趙惜月上前一步,把錢包遞了回去。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她畫蛇添足地補了一句:“我本來就想找找聯系方式,把錢包還給你的。”

    許哲收了錢包,平靜回她一句:“我沒說你是小偷。”

    “我當然不是。”

    “我也沒說你想要據為己有。”

    這一下趙惜月沒立馬反駁,因為這話戳中了她的痛處。她剛剛確實有那么點意思來著,只不過犯罪未遂。

    既是未遂就不算有罪,當她把錢包交還回去后,心里的那點負罪感立馬煙消云散。

    有時候當個良心太旺的人并不好,她這么想著。

    安靜的樓梯間里,只有她和許哲兩人的呼吸聲。對方拿了錢包沒有馬上走,想了想又開口:“謝謝你替我找回它。我想要謝謝你,你喜歡什么樣的方式。直接給你錢,你會不會覺得是冒犯?”

    一般人都會這么想,但顯然趙惜月不是一般人。

    她是個被醫療費逼瘋了的窮人。

    于是她立馬接嘴:“不會,我這人喜歡直接。”

    于是許哲也很直接,打開錢包把里面的現金都抽了出來,遞到趙惜月面前。

    本來挺豪氣想著多一塊也是好事兒的趙惜月,看對方比自己更豪氣,一下子有點懵了。她的原意也不過拿人一兩百塊錢,補貼一下這幾天的花費而已。沒想到碰上了土豪,一下子把她來香港的費用全都包了,而且還有得剩。

    對方太大方,她反倒猶豫了。

    許哲在這方面沒什么耐心,也不喜歡跟人扯皮。他是個表面淡漠內心堅毅的人,決定了的事情輕易不會改變。

    他看得出來,趙惜月剛才想把錢包占為己有。

    本就是丟了的東西,找回來算幸運,錢什么的就給她吧。這世上總有一些人,比他更需要金錢。

    于是他把那疊人民幣和美金塞進趙惜月手里,這個過程兩人的手難免碰到一起。兩個人都有點尷尬,默默收回手。而那錢也在這個過程中順利完成了“交接儀式”。

    錢包被偷事件就此告一段落,兩人各自回酒店休息。只是他們都沒想到,會那么快又有機會見面。

    趙惜月在回旅館的路上找了家茶餐廳吃了點東西,然后回去拿了房卡等齊娜回來。大概傍晚時分一身脂粉氣的齊娜帶著濃濃的酒味兒回來了,走路東倒西歪,說話大著舌頭,看起來跟快要升天似的。

    趙惜月已經習慣了她這樣,趕緊扶她坐下,拿了濃茶給她解酒,齊娜雖有點頭疼,但還記著正事兒,從包里拿出份資料來遞她手里,喃喃道:“親愛的,生意來了。大、大買賣,有人開口十萬,買你一晚上。”

    趙惜月心里咯噔一下,既難過又開心。難過的是要陪人睡覺,開心的則是或許只需要陪一個就行了。

    她就問:“點名要我?”

    “當然不是。人家要個雛兒,要沒經驗的,純得跟水仙花似的。我敢保證,把咱們這里掘地三尺找出來的女人擺在一起,也沒一個有你一半的純。這樁買賣就是你的。”

    “對方是什么人?”

    “不清楚,說是大財團的小開,年輕有為英俊帥氣,獨一無二的人才。親愛的,你可真是走運啊,頭一回就碰上條件這么好的,不用去侍候老頭子。”

    趙惜月不由苦笑。聽起來條件確實不錯,但難保是什么貨色。要是正經人也不會花錢玩這個。

    她又問:“在哪里,什么時間?”

    “明天晚上麗晶酒店,頂樓總統套房。知道那房間睡一晚 睡一晚多少錢嗎?你是賺到了,姐姐我干這行這么多年,都沒碰上過這樣的。說實話要不是對方點名要處,我早自己上了。不說那點錢,去那房間睡一晚也好啊。”

    說完她敲敲那份資料:“趕緊背背,對方要求的東西,到時候別說錯了。你的照片我給人看過了,他們挺滿意。就是有一個要求。”

    “什么?”

    齊娜沖她壞笑一下:“到時候……浪一點。”

    趙惜月沒來由有點反胃,沒接她的話茬翻開資料看:姓名,孫月瑩。年齡24歲。父親孫晉揚母親連翹楚……怎么這么詳細,祖宗十八代都有啊。”

    齊娜也有點好奇,湊過來翻了翻:“五歲前就讀s市圣安娜私立幼兒園,小學在第一小學。六歲和父母分開,之后的記憶沒有,請自行發揮。什么玩意兒啊。”

    看到最后,齊娜也傻了:“這是約/炮啊還是寫小說啊,怎么分開的,被綁架還是拐賣,也不說清楚。之后的記憶怎么沒有了,要怎么發揮啊。簡直神經病啊。”

    “親愛的,這人是電影導演吧。他真的要女人嗎,還是在招女演員?你是不是拿錯劇本了?”

    齊娜翻個白眼:“肯定沒拿錯。當時中間人就說這個有點意思,想不到這么個有意思法兒。惜月啊,你就擔待一些吧。這年頭錢不好掙,沒辦法,這其實也不算什么。我有一回碰到個神經病,非讓我假扮成莞嬪娘娘,他要當皇帝。一口一個莞莞的,沒把我惡心透。你這個名字目前看起來還算正常。”

    也就名字正常吧。

    許先生。

    趙惜月忍不住皺眉,巧合的事情可一不可再,沒這種事兒吧,一個多月里碰見三個姓許的。什么時候“許”也成了中國的大姓?

    “這人干什么的?”

    “不清楚,富二代吧,要不也不能這么胡來。一晚上十萬,不是自己掙的到底不心疼。”

    趙惜月一晚上沒睡好,滿腦袋都是這個事兒,越想越覺得不靠譜。可人都在船上了,只得奮勇向前劃,搞不好能有條出路也說不準。

    到了這個節骨眼上,再說后悔也遲了。

    第二天她哪兒也沒去,把那資料通篇背了遍。上面要求務必真實,要把假話說得跟真的一樣。齊娜在邊上看著不由吐槽:“這年頭,賣/春還得先做功課,看來咱們這一行,錢也是越來越難掙。”

    趙惜月花了大半天背了好幾遍,眼看時間快到了這才打扮一番,盡量讓自己看起來既嬌艷又美麗,然后換上齊娜給她準備的小禮服,搭車前往一街之隔的麗晶大酒店。

    憑著對方給的一張“入場券”,她順利到達頂樓,敲響了總統套房的門。

    那個時候,許哲剛洗完澡,身上只圍了一條浴巾。

    聽見人敲門他轉身進房,找了身衣服換上,只是頭發來不及吹,有幾綹濕漉漉地掛在那里,和平時穩重斯文的他有些不同。

    他去開了門,走廊的光線不甚明亮,趙惜月又化了濃妝,他一時竟沒認出來,只知道是個女的。

    于是他問:“請問你找誰?”

    趙惜月卻是一眼認出了他,心臟幾乎瞬間停跳。她沒說話兒,退后一步看了看門牌號,問:“這是頂樓a座?”

    “是。”

    “許先生?”

    “是。”

    聽他承認,趙惜月松了口氣,不免又有些失望。本以為他是正人君子,想不到竟也道貌岸然,私底下和花花公子沒什么兩樣。

    到了這會兒許哲才聽出她的聲音來,他的心里也滿是震驚,盯著面前這個打扮得如假人一般的美艷女子看了很久,才開口道:“趙小姐……”

    然后他竟說不下去了。

    許哲不是傻瓜,他雖從不亂搞男女關系,卻對這個圈子里盛行的東西很清楚。畢竟看得多聽得多。可他當真沒想到,趙惜月也是干這個的。

    放著好好的學不上,跑來出賣*換錢,她的書都讀到狗肚子里去了吧。

    那一刻許哲覺得有點惡心也有點惱火,一抬手就要關門:“對不起趙小姐,我不需要這種服務。”

    趙惜月見他認出自己,心跳得跟擂鼓似的,大腦來不及思考,下意識伸手去推門。結果許哲太用力,門縫夾了她的手。

    她立馬把手抽回,只聽門砰地一聲關上,那聲音就跟打雷似的。

    一點猶豫都沒有,仿佛她就是堆垃圾,急于想要扔出門去。

    趙惜月站在那里,平生第一次感覺到了深深的侮辱。她摸著被夾到的右手,心想真他媽疼啊。

    可不知為什么,最疼的竟不是這個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