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說謊 > 第10章 鄙視
    蘭桂坊的某間酒吧包廂里,一幫男男女女正摟在一起放肆地胡鬧著。

    莫杰西坐在正中的位子上,兩邊各有一名美女,一個喂他喝酒一個喂他吃水果,間或還身材妖嬈的美女湊上來撒嬌:“莫少,你要聽什么歌,我唱給你聽啊。”

    莫杰西伸手拍一下她屁股,回道:“你唱什么我都聽。”

    結果打翻了旁邊兩位的醋壇子,三個人你爭我搶的,鬧得不可開交。莫杰西仰頭喝干杯里的酒,看著她們為自己爭風吃醋,覺得特別有意思。

    也就這種時候,他才覺得自己是被人認真看待的。

    正在這時手機響了,他一看是戴宏才的,便走到外頭去聽。那頭的人聲音帶了點竊喜:“莫少,事情成了。”

    莫杰西看看表,剛過十點,這么快就成了?

    他有點不信:“真的?”

    “真的,那小妞找人來要錢了。我也給我們許少爺打了電話,他在那頭謝謝我,說我安排得不錯。”

    莫杰西不由笑起來:“老戴啊,你這么高興做什么。出賣舊東家讓你心情不錯?”

    “哪兒的話,他也沒虧嘛。這可是貨真價實的雛兒,頭一回出來接客,以前連酒都沒陪過,還是名牌大學大學生,我這也是做了一件好事兒。”

    莫杰西很滿意這樣的結果,又有點不放心:“這么快就來要錢,這還沒過夜呢。”

    “過夜恐怕不行,許少爺的脾氣你也知道,讓他跟個女人睡一晚上,恐怕難。盡興就行了,又不是夫妻還非得睡一張床。”

    “也是。老戴你這回事情辦得不錯,回頭我跟我爸說一聲,莫氏在香港的分公司,以后說不定就要交給你來打理了。”

    戴宏才一聽眉開眼笑,連連道謝。然后他又問:“那剩下的錢,給嗎?”

    “給,爺不是這么小氣的人。事情辦得好,爺給錢從不手軟。”

    戴宏才得了莫杰西的首肯后,痛快地把剩下的八萬塊給了趙惜月。付的是現金,錢由中間人交到齊娜手中,順便抽了五千塊的成。

    那個時候趙惜月還在許哲房里,看著他和人打電話,臉上的表情始終沒有變化。等掛了電話后,他才沖她道:“錢已經付了,你現在回去應該還是熱的。”

    這話聽著讓人有點不是滋味,但趙惜月顧不得這么多,謝過對方便走。今天晚上的情況當真出乎意料,本來以為事情黃了,沒想到許醫生打了幾個電話,那邊居然痛快把錢付了。

    她既不用做那骯臟的事情,還得償所愿,真有點云里霧里。只是她還記得兩人的約定,回去后一定不能說漏嘴,連齊娜也得瞞得,得讓所有人以為她今晚真的和他發生了點什么。

    這么做肯定有原因,但對方不解釋她也不能問。臨出門的時候她想□□事兒來,停下腳步問:“冒昧問一句,您叫什么名字?”

    見過好幾回了,卻只知道他的姓。

    許哲皺眉看她一眼,淡淡道:“不用記得我叫什么。記得你自己叫什么最重要。有些東西輕易丟了,撿不回來。”

    說完他再次用力關上門,這一回沒再夾著趙惜月的手。

    她被他這突然的翻臉弄得有些莫名。剛剛合作的時候人雖然冷,好歹還客氣。這會兒卻十分不給面子,只差罵她不知羞恥。

    總覺得他像學校的教導員,道德標準奇高。

    許哲其實也有點意外,自己今天的情緒不大穩,做出來的事兒也出格。先是跟趙惜月聯手騙了莫杰西八萬塊,轉身又將她掃地出門。

    他一點都不習慣她的妝容,妖艷得可怕,比前幾回見面丑多了。

    關上門后他想上床睡覺,結果了無睡意。這房間太大,空蕩蕩的住著不舒服。加之今晚聽趙惜月說起的那些資料,好像前程往事又被撕開,血淋淋地露在面前。

    凡事只要一扯上她,他就無法淡定。

    于是他拿起件外套披上,索性下樓去走走。

    酒店外頭的街道空蕩蕩的,人煙稀少沒有其他建筑。他特別討厭這種空曠的感覺,于是往外走,拐到了旁邊的街道上。

    只不過一街之隔,卻明顯熱鬧許多。時間雖晚卻還有不少店在營業,他漫無目的地走,走過一條街后又到了另一條街,遠遠望過去燈光閃爍,像是個不夜城。

    這里和酒店附近不大一樣,檔次低了許多,人員也更為混雜。好在許哲是個男人,一時也沒人找他麻煩。

    結果沒走出多久,突然聽得前面有人一聲尖叫,仔細一看便見十幾個男人氣勢洶洶朝他這個方向走來,還沒到近 還沒到近前就拐進旁邊的某間店鋪,隨即傳來一陣打砸聲。

    店鋪里動靜很大,那些人進去沒多久又都跑了出來,身后又多了十來個人,全都抄著家伙什,看來要火/并。

    想不到離得這么近的兩個地方,竟像兩個世界一般。

    這些人一打鬧起來,整條街都被封掉,旁邊的店鋪紛紛關門歇業,人人都往屋子里跑,很快街道上就只剩那些人。

    許哲也就不往前走,準備打道回府。可剛想轉向,視線卻不經意落到了不遠處一個人影身上。

    在這瞬間變空曠的街道上,這個身影十分打眼。那些人還在那里互砍,她就站在某個電線桿后面,似乎猶豫著要不要往前。

    許哲就想,這女人膽子怎么這么大。換作別人大概早掉頭跑了。

    趙惜月也想跑,可她要回旅館。她心里惦記著那筆錢。雖說齊娜肯定不會吞,但錢一刻沒捏在手上,她就不放心。

    再說除了那里她還能去哪兒?她出來時就帶了個手機,錢包都留在房里。這會兒身上只穿件禮服,被夜風一吹凍得直抖。

    可看那些人,似乎是準備打到天亮了。她對香港不熟,不知道繞出去走別的路還能不能拐回旅館。就算能拐過去似乎也沒用,因為他們就在旅館門前互砍,警察沒來之前,她根本過不去。

    要不要冒個險?趙惜月掂量自己的身手,沒把握能穿過廝殺的人群安然通過。

    就在她猶豫不決的時候,不知從哪兒伸出只手來,一把拽著她的胳膊,拖著她往街道另一頭走。

    趙惜月愣了,掙扎一下卻沒能掙脫,心里不由一愣。再一抬頭就見許哲站在那里,目光有幾絲不悅。

    “離開這里,不安全。”

    他說了這話后拉著她繼續走,這一走就又走回了麗晶酒店。趙惜月不清楚他的用意,但也不害怕,到了酒店門口才問:“你帶我來這兒做什么?”

    “你住哪里,我開車送你回去。”

    “就剛才那兒,那□□的地方,有家快捷酒店。”

    許哲一時沒說話,兩人站在酒店門口的燈下看著彼此。他這才發現趙惜月穿了件露肩小禮服,凍得嘴唇直抖。

    剛才在屋里只顧著別的事兒,他連這都沒留意。

    恰好一陣風吹來,趙惜月忍了忍沒忍住,打了個大大的噴嚏。

    許哲下意識地往后退兩步,站定后覺得有些不妥,卻也不愿再往前。他想了想脫下外套遞給對方,沖她道:“跟我來吧。”

    趙惜月接過衣服披上,卻沒有跟上去:“你要帶我回房?”

    他是不是覺得錢都付了,不上一把可惜了?如果是這樣趙惜月肯定不會就范。都逃離虎穴了,沒道理再跌入狼窩。

    許哲看破她的心思,不屑道:“我要想對你做什么,剛才就不會放你走。再說……”

    他頓了頓,補充一句:“你本來就有那個意思,是我沒要。”

    這是在諷刺她投懷送抱,卻被他嫌棄的事實。趙惜月臉皮再厚這會兒也忍不住紅了臉,為自己之前所做的事情后悔。

    他一定十分瞧不起自己,將她鄙視到了泥里吧。

    這滋味有點不好受,但這會兒再糾結也沒用。她沒說什么,默默跟上他的腳步,到了前臺后盡量低頭不讓人看到臉孔,只聽見對方問前臺要了間標準間,隨后把房卡遞到她手上。

    兩人再次一前一后去搭電梯,進去后電梯先停在六樓。趙惜月出去后想起身上的外套,剛準備脫下來還給對方,結果一回頭發現許哲似乎摁了個關門鍵,看都不看她一眼,將視線落在了別處。

    不知為什么,電梯門關上前他的那個樣子落在眼里,讓趙惜月覺得有些眼熟。

    許哲懶得理她,徑直上了頂樓。

    他們兩個這一路走來各懷心事,誰都沒有發現某個角落里,一個身影正默默地注視著他們。

    戴宏才本來想出來吃個宵夜,絕對沒想到能撞見許哲和那個女孩兒在一起。她不是走了嗎,怎么又回來了?

    是不是許少爺覺得不過癮,想想反正是包夜,索性把人拉回來。瞧她身上穿的那件外套,明顯是男人的,戴宏才不由咂舌。

    真沒想到從來一本正經的許哲,也有這么放縱的一天。果然男人都這樣,一旦□□就收不回來,再正經的人從此也有了邪念。

    他將這兩人走在一起的畫面拍下來,傳給了正在和人鬼混的莫杰西。

    對方收到照片不由一笑,心想果然人不可貌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