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說謊 > 第20章 表白
    被雨水一澆,兩個人都顯得有些狼狽。

    正在趙惜月不知如何進退的時候,被人從后面一拉,頭頂上就多了把傘。

    謝志打著傘催促她:“趕緊往那邊躲躲。許哲走啊,別傻站著。”

    三個人挨挨擠擠沖進了旁邊的遮雨亭里,謝志收了傘罵道:“這什么鬼天氣,昨天查了天氣預報,沒說要下雨啊。”

    旁邊有人接嘴:“郊區,跟咱們市區不一樣,一片云管一處地兒。”

    突來的大雨攪了大伙兒的興致,摘水果看來是去不成了。一時間眾人抬頭看天,眼上有難以掩飾的失望。

    趙惜月也一樣。她很久沒出來玩了,今天玩得實在盡興,認識了一些朋友。還有女生認出她和齊娜來,因為買了她們拍照的那幾家淘寶店的衣服,開玩笑說要簽名。

    她本想著摘水果的時候能想辦法跟許哲親近一番,結果卻讓場大雨弄得泡了湯。

    旁邊謝志體貼地拿紙巾給她,甚至還幫她擦額頭前的雨水。趙惜月顧著想心事一時就沒推開他,任由他在自己臉上擦拭。

    這一幕落在別人眼里,卻有了更多的想法。

    趙惜月是謝志帶來的,很多人一開始就在猜測她和齊娜哪一個是謝志的追求目標。目前看來顯然是趙惜月。

    有些愛八卦的就在那兒竊竊私語,拿謝醫生打趣兒。許哲坐在他們中間,很難聽不到。

    從那天謝志說趙惜月會來起,他就一直在想,這兩人是不是在戀愛?

    結果到今天抬眼一看,似乎真有那么點意思。謝志是他的好友,他戀愛他沒什么不高興的,可戀愛的對象出乎他的意料,而他的反應更讓自己意外。

    他居然有點看不順眼。

    他這個人從小到大就沒什么順眼不順眼的事情。喜歡的東西執著追求,不喜歡的根本連關注都不會有。念書的時候同學間總有遠近親疏,只有他一視同仁。除了像謝志這樣私交不錯的朋友,其他人對他來說可有可無。

    很多時候他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可趙惜月攪得他有點心神不寧。他想這感覺叫什么,傳說中的嫉妒嗎?什么時候這世上竟也有讓他嫉妒的東西了。

    結果心里想著這個,他也跟趙惜月一樣走起神來。旁邊程護士見他臉上有雨水,便遞了紙由給他。換作平常許哲一定會謝絕,但今天他竟接了,還沖對方道了聲謝。

    一時間所有的焦點又從謝志那兒轉移到了許哲身上。

    謝醫生談戀愛最多算是花邊新聞,許醫生談戀愛卻是國際新聞,并且在急診科眾人心里引起了巨大的震蕩。

    程護士追他不是一天兩天了,從他剛進急診科起對方就頻頻獻殷勤,可永遠沒有一絲回應。

    今天是怎么了?許醫生當真變了。從不參加聚會的他居然來了,來了后又跟程護士有了互動。雖說只是一張紙巾,那產生的震動卻像是引爆了□□。

    本以為永遠不會開竅的許醫生,終于也要迎來愛情的春天了?

    這所有人中最激動的當屬程護士。她都努力這么些年了,說實話都到了快放棄的邊緣,結果峰回路轉又有了轉機,不能不叫她激動。

    她完全不知道許哲接紙巾的時候根本沒留意對方是誰,不過是下意識的動作。

    他的視線一直落在趙惜月身上,只是非常隱晦,以至于沒人發現。

    趙惜月也沒發現,但她看到對方和程護士互動的全過程。那一刻她當真很不舒服,就跟自個兒的東西被人搶了一樣。

    可回頭想想又覺得矯情,人家好不好跟她什么關系。當真像齊娜說的睡了一夜就念念不忘了?

    事實是,她根本沒跟他睡過。

    香港那晚的事情過去許久,久得她都快忘了。很多時候她刻意不去想那晚的情景,總覺得是種侮辱和諷刺。

    因為那一晚,她覺得許哲根本不可能喜歡她。任何一個正直男人都不可能喜歡一個出賣肉/體的女人,更何況許哲是個道義感極強的人。

    那一刻趙惜月心灰意冷,旁邊齊娜和她說什么沒聽清。雨下了近一個小時,一開始大家都坐著枯等,后來就開始分發零食講各種八卦。趙惜月叫冷風一吹有點冷,靠著齊娜話少了許多。

    好容易天放晴了,大家也沒了再玩的勁頭,紛紛打道回府。

    謝志依舊送趙惜月和齊娜。車子先開到f大宿舍門前,齊娜心領神會下車,不再做電燈泡。只是下車時意味深長看一眼趙惜月,那眼神叫她心里毛毛的。

    然后謝志又拐出學校,拐進了對面的小區。

    車子停下后趙惜月還沒下來,對方倒先下車來給她開車門。她笑著道了聲謝,說道 ,說道:“今天玩得很開心,謝謝你和你的同事們。”

    “不用客氣,我看他們都很喜歡你。”

    “我這人沒心沒肺的,就跟大家一起瞎玩。我沒說錯話吧?”

    “沒有,你表現很好。”

    趙惜月帶著一臉笑意沖他擺手,示意他:“回去吧,一會兒該堵車了。”

    謝志卻不走,倚在車邊直勾勾盯著她看。在趙惜月即將轉身的一剎那,他突然開口道:“其實,不光我的同事喜歡你。我也喜歡你。”

    趙惜月臉色一變,心里明白這意味著什么。兩個喜歡的含義是不同的,他這是在跟她表白。

    其實趙惜月不討厭他,覺得他是個不錯的朋友。她甚至想如果早幾個月碰上他,他跟她表白的話搞不好她還會很高興。

    那時候的她無依無靠,母親重病危在旦夕,很多時候她也想找個肩膀靠一靠。謝志這樣的條件在曾經的她看來堪稱完美。

    可現在一切都變了。

    她遇見了許哲,是知道對方對她沒意思,可她還是喜歡他。哪怕兩人在一起不說話,哪怕聽他教育自己,也會覺得是一種幸福。

    因為有了許哲,她不得不拒絕謝志。

    于是她故意裝作沒聽明白的樣子,表情自然道:“我知道啊,你和他們一樣都喜歡我的傻啊。我媽說了,我這樣的性格討朋友喜歡。”

    得到這樣的答案謝志有點意外。但他沒有步步進逼。剛剛說那一句本來就是試水,既然對方沒接招他也不想捅破。

    反正來日方長,追女生本就是一件辛苦的事情。若輕易到手了反而無趣。那種追而未得的過程,其實也叫人享受。

    于是他也沖對方笑笑,擺擺手道:“嗯,和你做朋友很好。上去吧,我走了,回家補覺去。”

    “嗯,你小心開車。”趙惜月說完這話轉身上樓,一直到走進自己的房間關上房門,這才松了一口氣。

    好懸哪,差點就說破了。要真說破兩人的友誼恐怕要完蛋。

    趙惜月在那兒醒神,大概十幾分鐘后齊娜的電話來了,一開口就是一通審問:“趕緊老實交代,你到底跟哪一個看對眼了?”

    “什么意思,我是去燒烤的,又不是去相親的。”

    “別跟我打馬虎眼,一個姓謝的一個姓許的,你到底喜歡哪個?”

    “姓許的?”趙惜月當真愣住了。

    齊娜以為她不知道在說哪個,不由提高嗓門:“許哲啊,男神啊,你不會忘了他今天也有去吧。要我說呢這兩人各有各的好,許哲不用說了,顏值高智商高家世高,屬于三高族群。就是冷了點,話太少的人比較悶。那個姓謝的性格倒還行,就是各方面條件比許哲略差一些。看你怎么選啦,如果是我的話呢……”

    “等一下。”趙惜月終于忍不住打斷她,“你為什么說他們兩人個都對我……有意思?”

    “你是瞎子嗎,謝志喜歡你誰都看得出來吧。至于許哲嘛,雖然他深藏不露,但依舊逃不開我這一雙天眼。他老借故打量你,后來那女的給他遞紙巾,他看都不看就接了過去。這完全不符合傳說中的許男神該有的樣子,很顯然他因為你走神了。”

    “也許人家跟那女生關系好。”

    “完全沒看出來,我看他連那女的是圓是扁都分不清。”

    要說齊娜在這方面確實很有天賦,嗅覺比旁人靈敏無數倍,連許哲那樣的高手都能被她看穿。

    趙惜月知道她這本事,原本死了心在掛了電話后又胡思亂想起來。

    真像她說的那樣,許哲一直在看她嗎?所以說他其實對自己有意思?

    這個想法叫她很無語。她用力拍拍臉頰,示意自己從花癡中醒過來。八輩子沒見過男人嗎,看見個模樣出眾的就恨少是占為己有。

    外頭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她就想果然是天黑了,都到了該做夢的時間了。

    進洗手間洗了個冷水臉,趙惜月想讓自己清醒一些。

    可越是這樣那人的身影越是揮之不去,鏡子里的自己仿佛都帶了幾分他的神情。

    就在趙惜月云里霧里的時候,手機響了。她沖了出去,沒看清是誰打來的就接起來。

    結果許哲的聲音就在對面響起來:“你在家嗎?”

    趙惜月停頓半天沒說話。她想這是錯覺吧,因為喜歡一個人以至于聽別人的聲音都以為是那個人的。

    許哲等半天見她不說話,又道:“趙惜月,你在家嗎?”

    “哦,我在我在。什么事兒?”

    “你能下來一下嗎?我在你家樓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