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說謊 > 第21章 情商
    趙惜月匆匆忙忙跑下樓,一頭扎進了外頭的夜色中。

    趙惜月站在那里看了半天,也沒找著許哲在哪里。

    冷不防似乎有股氣息貼著她過來,她心里一驚想避開,卻聽得對方在耳邊道:“你餓嗎?”

    明明挺浪漫的開場,怎么一下子俗氣起來了。可趙惜月真有點餓了,燒烤這東西一吃就飽卻很容易餓。

    她不爭氣地點點頭:“有一點兒。”

    “我們去吃飯吧。”

    “啊?”趙惜月看看二樓亮的光,“我媽還等我吃晚飯。”

    “那我跟你一起上去,你分一碗給我。”

    瞧這話說的,好像她一次得吃兩碗似的。

    趙惜月當然不能讓許哲上去。媽媽本來就在懷疑她交男朋友,若貿然請他進門,肯定要誤會。謝志也就算了,沒感情讓她瞎猜也沒什么。可許哲不一樣,不能在一起卻總要被人誤會提及,就好像反復在割開心頭的傷口似的。

    于是她趕緊改口:“算了,我跟她說一聲,我們出去吃吧。”

    說完她給媽媽打了電話,說跟朋友有點事情。掛了電話后她上了許哲的車,兩個人一路無言。

    她就默默地看對方開車。許哲的手指修長漂亮,襯著黑色的方向盤更顯白皙。無意間她看到了方向盤中間的那個保時捷標志,心里不由想,他果然如傳言說中的那樣,是個富二代。

    先前看他開別克,以為傳言有誤,想不到人家深藏不露。

    這車算不上頂級豪車,但對學生來說顯然高不可攀。就算許哲工作了幾年,以他在醫院的收入也絕不可能買得起。

    再看他住的那房子,那樣一套一居室比這輛車還貴。這樣的人簡直就是上帝的寵兒,就像齊娜說的那樣,是三高族群。

    這樣的人當朋友就很有壓力,若是當戀人……

    趙惜月立馬甩甩頭,扔掉這種不切實際的幻想。

    許哲發現她在看自己,便問:“怎么,想好吃什么沒有?”

    “啊,我以為你來找我,肯定已經想好了。”

    “并沒有。”

    “那你怎么突然找我吃飯?”

    這話問了后趙惜月有點緊張,偷偷打量對方。許哲一張臉四平八穩,看不出一絲情緒的波瀾。

    然后他說:“太累不想做飯,家里換了個新阿姨,手藝不錯但不對我胃口。”

    這個答案叫趙惜月暗自竊喜,于是再次試探:“那原來那個不錯?”

    “嗯挺好,是你的本家,做湯技術比你更好。”

    那一刻趙惜月幾乎呼吸停滯,正巧車子開上了某個減速帶,她身子微微一晃,下意識哎喲了一聲。

    許哲就道:“不好意思,我開慢一點。我媽的車,我不大開得慣。”

    一聽這話趙惜月面前立馬浮現出一個中年貴婦的模樣。盤著精致的頭發,妝容考究細膩,全身上下皆是名牌,整日里開著車出去喝咖啡喝茶,順便跟一群同樣的女人聊天打發時間。

    有些人命真的好。

    再想想自己的媽媽,趙惜月有點傷神。

    許哲發現她情緒不對,突然打個方向盤,把車停在馬路牙子邊。然后他問:“你怎么了,是不是累了?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他來找她只是一時情緒上頭,現在想想有點后悔,不該讓她太累才對。

    趙惜月趕緊搖搖頭:“沒事兒,你開吧,難得吃你一頓飯,我得挑個好的。”

    許哲就笑笑,重新將車駛入車流中。他找了一家很有名的粵菜館,停好車帶趙惜月進去。結果今天來得不巧,大廳里座無虛席,認得他的經理上前來熱情招呼,給他們開了個小包廂。

    進了包廂后有點熱,趙惜月就把外套給脫了。結果坐下來沒多久就覺得還是熱,一壺茶水她一個人喝了大半,卻依舊渴得慌。

    她想一定是跟許哲獨處一室的原因。

    許哲吃素,于是把菜單遞給趙惜月,由她來點。

    趙惜月覺得雖然對方財大氣粗,可她也不能貪得無厭,于是只點了三菜一湯并兩碗米飯,連飲料都沒要。

    這算是他們兩個人真正意義上頭一回單獨一起吃飯。第一次在學校食堂,周圍鬧哄哄的全是人。今天白天也是一堆電燈泡。唯有此時包廂里燈光不甚明亮,許哲就坐在她左手邊,安靜吃飯的樣子讓人忍不住想多欣賞兩眼。

    這包廂不錯,還配了電視。趙惜月覺得光吃飯不說話氣氛有點僵,便做主開了電視看。電視里看播新聞,許哲也不介意,跟著一起看了半天。

    吃飽飯后經理特意送了茶水過來,兩個人誰也沒說走的事情,就這么坐在沙發里繼續看電視。新聞結束后演起了電視劇,拖拖拉拉吵吵鬧鬧,兩個男的為一個女的爭得面紅耳赤。

    許哲看了有感而發,想起現在自己面臨的困境,便問趙惜月:“你跟謝志在戀愛嗎?”

    趙惜月正準備換臺,聽到這話一愣:“你怎么這么問?”


    “我覺得他喜歡你。”

    這人怎么這么直接,趙惜月心想。她好不容易跟謝志打馬虎眼把事情掩了過去,他這是準備捅破窗戶紙的節奏嗎?

    她有點不高興:“你談過戀愛嗎?”

    “沒有。”

    “你都沒有經驗,憑什么說他喜歡我。不懂不要瞎猜,回頭鬧了誤會可不好。”

    許哲淡淡一笑:“有些事情不一定非要有經驗。我有眼睛也有智商,會看就行。”

    “這事兒光有智商沒用,得有情商。這東西你有嗎?”

    “你覺得我沒有?”

    “你自己應該也這么覺得吧。我幾次看你跟同事聚餐,連點交流都沒有,你平時工作的時候是不是也不跟人說話兒?”

    “說,交接工作當然要說話。”

    “那閑聊呢,肯定沒有。”

    “我們很忙,沒時間閑聊,偶爾有點空也只顧著休息。”

    這是實話兒,前一陣也不知怎么了,突然就忙了起來,許哲一連加班數天,某天回值班室的時候心臟竟有些不舒服,后來一查竟有些心臟早搏。按理說今天玩過之后他就該回家睡覺的,可不知怎么的突然就開車去找趙惜月,非要拉著她一起吃頓飯心里才安穩。

    他什么時候也有了這種嫉妒的心理,嫉妒謝志和趙惜月走得過密。這一點兒也不像從前的他。

    趙惜月也有點嫉妒,因為突然想起下午他拿人紙巾那一幕。

    她就改口說:“其實你也不完全是根木頭。我看你下午跟你同事互動就挺好。果然美女待遇就是好。”

    許哲有點迷茫:“你在說什么?”

    “別裝聽不懂啊。你跟那個程護士什么關系,聽說她一直在追你,你們好上了?”

    她故意裝作輕松的口吻,把自己弄得跟個好打聽八卦的無聊女生似的。

    許哲就皺起眉頭:“我跟她什么事兒也沒有。我下午也沒和她說過話。”

    “可你拿了她的紙巾,不是嗎?”

    “有嗎?”

    趙惜月看他那樣子不像撒謊,一時也有些糊涂:“難道你真不記得了?”

    “確實不記得。一張紙巾而已,你準備衍生出多少故事來。同事間遞張紙巾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我聽說,她喜歡你呀。”

    “你也說了是她喜歡我,不是我喜歡她。那謝志喜歡你,你也喜歡她嗎?”

    怎么又繞回來了。

    趙惜月簡直頭大,看許哲那樣子跟個固執的小青年似的。學生時代她碰到過這樣的人,當時就覺得難纏。想不到如今身邊又有一個,而且屬于高智商范疇,無論你怎么打馬虎眼兒,他最后都能給你繞回來。

    她趕緊假裝換臺,故意忽略這個問題。

    許哲看在眼里卻起了誤會,只當她是喜歡人家不好意思。

    他靠在沙發里,仔細看趙惜月的側臉。她長得很白凈,撇開香港那一晚的事情,她其實挺單純挺天真。這樣的女生配謝志也不錯。謝志這人年輕有為又有幽默感,跟誰都能打成一片。和他戀愛一定不悶。

    他想起有一天妹妹和他這么說:“哥,因為你是我哥,我才這么喜歡你。你要是我男朋友的話,我一定會和你分手的。你這個人太悶了。”

    相似的話不止妹妹說過,只是她說得最直接。從前許哲不在意這個,今天卻想問問趙惜月:“你覺得我這個人怎么樣?”

    趙惜月正在想他不會揪著剛才的問題不放吧,結果一眨眼的功夫他竟又拋出個更加重量級的問題來。

    這要怎么說呢,他指的又是哪方面?

    她回過頭去,一臉疑惑看對方。許哲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你覺得我這個人悶嗎?”

    要說悶是有一點,但并不會很嚴重。趙惜月覺得他是話少,但和他在一起似乎也不覺得悶。只要這么并肩坐著,哪怕不說話心里也滿滿的。

    于是她笑道:“你這個人話太少,悶嘛是有一點兒,不過還可以,有時候你也會嘮叨個沒完。我有時候覺得你是二十歲的身體里住了個四十歲的人。數落起我來就跟我爸似的。你對別人也這樣?”

    許哲閉目養神,睡意漸漸襲來。聽到趙惜月問,他含糊著答了一聲:“偶爾,對我妹會這樣。”

    “你還有妹妹,多大年紀了?”

    “十九歲。”

    “真好,還能有個妹妹,我小的時候特想有個哥哥。我媽媽那時候總說,我纏著她要哥哥。可哥哥哪里去找,也不能大街上隨便拉一個。于是我就哭啊鬧啊,吵得我媽頭疼。”

    說到這個趙惜月微微一笑,隨即又覺得遺憾。兒時的事情其實她都不記得了,這些趣事都是媽媽同她說的。她有時候真恨自己,記性怎么這么差?

    結果她還在那里糾結這個,肩膀上突然一重,像是什么東西靠了過來。轉頭一看許哲的臉近在咫尺。

    他居然靠在她身上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