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說謊 > 第22章 約會
    自打那一天后,趙惜月和許哲就沒見過面。

    謝志因為她婉轉的拒絕放緩了追求的速度,趙惜月身邊一下子又沒有男人圍著了。

    突然沒了兩朵桃花,趙惜月竟有些不習慣。當然她主要還是想念許哲,想念他靠在自己身上睡覺的樣子。

    那天他們兩個在包廂待了很久,她見許哲睡得香就沒吵醒他,還把電視聲音調到很小。后來電視里演了什么她根本記不得,滿腦子全是許哲微溫的呼□□致的五官,看著看著竟有了吻他的沖動。

    他就像是小時候自己心心念念想要的那個哥哥,一個可以保護她照顧她,給她溫暖令她心情愉悅的哥哥。

    只是這個哥哥意義非同一般。小的時候不懂男女之情,當時她或許只是想要個依靠。但現在她卻清楚,自己那顆如花骨朵兒一般的心正在慢慢盛放,因為這個男人的出現,將花期給提前了。

    也不知道許哲睡了多久,久到趙惜月因長久的坐姿而身體發僵。就在這個時候,對方的手機響了。被吵醒的許哲從她身上挪開,接了電話后回頭看她一眼,竟什么也沒解釋,只說了一句:“走吧,我送你回家。”

    趙惜月也就沒跟他“算賬”,乖乖回到家里。一直到晚上睡覺的時候才懊惱不已,暗罵自己沒出息。這么好的機會居然沒抓住,明明應該就坡下驢,纏著他要他負責的。

    她很清楚若真愛上許哲,這戀愛的第一步必須要由自己主動出擊。因為他那樣的人絕不會向人表白,更不會追求女生。若她也矜持著不動,很可能就錯過了。

    于是懊惱了幾天后,她終于忍不住給對方打了個電話。

    那時候大概是十二月中旬,臨近圣誕上映的電影便特別多。趙惜月挑中了一部愛情喜劇片,想約許哲一起去看。

    打電話之前她斟酌了一番用詞,找了個借口。她跟對方這么說:“齊娜買的票讓我陪她,結果那天她有拍攝任務沖突了,你要不要去看?”

    許哲是個從不看電影的人。

    電影里的悲歡離合在他看來特別假。他自己就是一個極其有故事的人,把他的身世經歷寫出來,可以拍一部很精彩的電影。

    別人只當他自小一番風順,是少見的天之驕子。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背負著什么。有時候他覺得自己是個不祥的人,雖然養父母對他特別好,可真是這樣他越是不安。

    他一出生就沒有父親,母親后來被人殺死,他曾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走不出來。后來好不容易有人將他拉了出來,可那個人因為他的緣故,如今生死不明。

    他就是一個大災星,凡是和他親近的人總要倒霉。

    這也是他從家里搬出來的主要原因,他怕對父母和妹妹不利。他不想和他們過分親近,尤其是妹妹。她是父母真正有血緣關系的孩子,他很怕哪一天因為他妹妹會受到傷害。

    有時候他也會想,他的人生就如一部狗血劇。再狗血的電影也比不上。

    但趙惜月一約他看電影,他竟有了別的想法。

    忘了電影里那些虛假到不忍直視的畫面,也忘了獨來獨往不愿與人接近的真正原因。他開始猶豫起來。

    他問對方:“什么電影,大片兒?”印象里謝志提過,最近有幾部美國大片正在上映。

    趙惜月有點不好意思,含糊道:“喜劇片,聽說挺好玩的。你工作不是很累,我是想讓你放松一下,沒別的意思。你那天是不是要上班啊,那樣的話就算了吧。”

    唉,到最后還是沒勇氣,對方還沒拒絕呢,她先給他找理由和臺階下了。

    可許哲是個不懂圓滑的人,直接回道:“不,那天我上早班,六點應該能下班。你幾點的場次?”

    “晚上九點。”

    “時間上是來得及,只不過……”

    “什么?”

    “我不愛看電影。”

    趙惜月氣得想摔電話。你不愛看你說沒空不就行了,干嘛給她希望又令她失望。而且這個理由比起加班更讓她難受。加班是客觀因素,而他這是主觀原因。

    他就是不想和她看電影。

    她很不高興地吐槽一句:“早知道你不愛看就不打你電話了。算了,我找謝志好了,他說過他愛看電影。”

    這話對許哲來說就是一個刺激。

    他本來也沒說不看。他是不愛看那玩意兒,但不介意陪趙惜月一個半小時。只是話還沒說完,對方就炸了。

    于是他接嘴道:“謝志那天沒空,他上夜班。”

    “你騙人。”

    “我沒騙你,你可以自己打電話問。”

    趙惜月一陣尷尬地沉默,跟許哲講話真的很費腦子,他的腦回路和別人太不一樣了。

    沉默間,就聽對方又道:“謝志沒空我有空,我去看。”

    “你不是說不喜歡嘛。”

    “是不喜歡,但你喜歡就去看。”

    趙惜月的心跳突然急劇加速。她再蠢也聽明白這話的意思了。許哲要陪她看電影,明明不喜歡可因為她的關系,他居然要去看。

    這意味著什么?后來齊娜聽說這個事兒點了點她的腦袋:“傻瓜,這說明他喜歡你啊。”

    因為這個事兒,趙惜月傻笑了一整天。

    齊娜有點羨慕,酸溜溜道:“看不出來你還挺搶手,這年頭當醫生的都喜 生的都喜歡你這樣的?”

    趙惜月心情好不跟她計較,還得瑟了一句:“對啊,我這樣的多好啊。”

    齊娜翻個白眼,往她身邊湊:“唉,這么說來你跟那個謝醫生沒戲了?”

    “我們本來就沒什么,只是朋友。”

    “這樣啊,那你把他讓給我得了。”

    趙惜月還沉浸在狂喜中,半天才反應過來:“你是說,你喜歡謝志?你不是不待見他嘛。”

    “沒說喜歡,就是覺得條件不錯,可以試一試。我打聽過了,他家條件很好,父親是做生意的母親是機關干部,如今這種組合多吃香。雖說比不上許哲,配我還是夠了。他長得也不賴,性格也還可以。雖說有時候看我的眼神有點討厭,但男人嘛,漂亮女人一撒嬌沒有不動心的。我吃點虧主動追追他,應該沒問題。”

    趙惜月了解齊娜的個性,她不大害羞,喜歡什么就勇往直前。有時候這樣也挺好。她也是受了她的影響,才在許哲這個問題下這么放得開。

    要擱從前,她非臊死不可。

    只是她也有點擔心:“你要追求謝志沒什么,但你打算跟他說你以前的事兒嗎?”

    “說什么說,誰沒點過去。他就沒有女朋友沒跟人上過床?他念大學的時候就交了個女朋友,當了醫生身邊全是女護士,真能把持得住?大家彼此彼此。”

    趙惜月見她這樣也就沒再往下勸。別人的姻緣她不想瞎插手,成不成得看他們個人。

    而且她有那么點私心,覺得謝志跟齊娜好了也不錯。至少可以解決她目前的小小困境。她答應不了謝志,看他和別人好心里也高興。

    于是她笑著鼓勵齊娜,提前祝她馬到成功。

    兩個好友各自為愛情奮斗。

    趙惜月約了許哲周六晚上看電影。那天她沒課,大早上起來就開始倒騰自己。先把衣服都拿出來挑挑撿撿一番,務必把便宜貨穿出質感和美感來。

    然后又是洗澡又是護膚,最后換好衣服又化了個淡妝,順便把頭發盤一盤,弄得更淑女一些。

    按她對許哲的了解,道德感太強的人一般就喜歡這種風格的,太夸張的他們接受不了。她還特意挑了條及膝的裙子,配上黑絲襪和靴子,將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以表示自己改邪歸正,再不像從前那么犯渾。

    長這么大,趙惜月頭一回這么想討好一個人。

    吃過晚飯后她就開始緊張,還不到七點就想出門。趙母以為她跟齊娜看電影,就拉住她:“九點開場的電影這么早去干嘛,外面風大。聽說今天夜里要下雪,你穿這點夠不夠?”

    趙惜月里面一件毛衣外頭一件大衣,確實單薄了點兒。但這年頭愛美的姑娘穿得都不多,再說電影院里人多會熱,穿多了冒汗會糊妝。

    于是她沒再加衣服,又說要跟齊娜先去附近逛逛,好歹跟媽媽磨到了七點半出去搭公交車。

    許哲本來說要來接她,她卻說不用,讓他下了班休息一會兒再去電影院。她覺得自己簡直是這個世界上最體貼的人。

    公交晃晃悠悠到電影院的時候,才不過八點十分。趙惜月就這么開始了自己的等待之旅。電影院大廳挺暖和,她就四處逛逛,看看電影海報什么的,以緩解緊張的情緒。

    她長這么大都沒怎么緊張過,上一回是在香港,為了十萬塊主動賣/身,與其說是緊張不如說是覺得羞恥。

    但今天這一回,她真像個情竇初開的少女一般,內心里住進了一頭小鹿,正四處亂躥。

    她等了二十分鐘,終于忍不住給許哲去了條短信,說自己到了。

    許哲那邊一直加班到剛才,才處理完一個有心臟問題的病人,正打算走人。看到短信后他不由微微一笑,然后回了一條:“等我,我很快就到。”

    短信發出后他剛要收起電話,手機震動起來。他接起來一聽,是一直幫他找人的那個阿明。

    阿明的聲音有點激動也有點不安,一開口便道:“少爺,人找著了,但情況不太好,你趕緊過來,我怕晚了恐怕……”

    許哲覺得心里像是有顆雷突然炸開了。他二話不出沖出急診大樓,去到停車場取車,順便問阿明要了地址。

    阿明說了個城市名字,又報了家醫院的地址給他,催促道:“您最好快一些,我覺得她不大好。”

    許哲沒說什么,一腳油門已然踩了出去,以從未有過的速度一路疾馳,往臨近的云城趕去。他的腦海一片空白,除了年少時那個胖胖的身影,竟再裝不下別的。

    趙惜月還傻呼呼地站在電影院里等。等到九點都沒見許哲來,打電話他又不接,她不由有些擔心,生怕這個看聰明實際不大會照顧自己的男人會找不著入口。

    于是她走到外頭,探頭四處張望。冷風一陣陣吹來,灌進了她的脖子里,她開始后悔穿得太少出門。

    等待是件漫長又孤單的事情,她一個人孤零零站在那里,看身邊成雙成對的人走過,最終卻依舊形單影只。

    也不知等了多久,就在她覺得身體快要僵硬時,一片薄薄的雪花落下來,打在她的頭上。

    于是她想,媽媽說得真對,今晚果然要下雪。

    她轉頭看看身后電影院的大門,將手放到嘴邊呵氣。剛轉回來面前突然一黑,兩個高大的男人站在那里。

    緊接著他們迅速出手,一左一右架著她,直接塞進了停在路邊的一輛黑色轎車里。

    車門砰一聲關上,趙惜月腦海里警鈴大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