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說謊 > 第29章 車禍
    有了許哲那頓肉,趙惜月總算熬過了最初的三個月。

    三個月的密集訓練后,她的生活算是有了階段性的改善。一方面訓練課程減少許多,妮娜開始叫手下人安排一些零碎的小活給她練習和壯膽。另一方面她的身體也幾乎適應了這種生活,體能得到大范圍提高。

    齊娜看她這樣不由羨慕道:“你這真是天下掉餡餅,那個許哲當真對你沒意思?”

    “沒有,人家有青梅竹馬。”

    “你說他到底什么背景,還能往弘逸里插人?”

    關于這個趙惜月也問過他,但他沒細說,只說是家里的關系,三言兩語就帶了過去。

    趙惜月不能問太多,只得作罷。

    許哲還同她道:“不用有心理負擔,就當是對你的補償。”

    人家都把話說到這份上了,她若再抱有幻想未免不識好歹。

    好在生活節奏很快,她根本沒時間傷春悲秋,眼看大四下半學期都過半了,身邊大部分同學都簽了合同,連齊娜都規規矩矩在外貿公司找了份工作,準備當個朝九晚五的上班族。

    對此趙惜月很是意外,齊娜卻有自己的想法。網拍的工作還會兼著,她人脈比趙惜月廣,靠業余時間接點活不成問題。至于別的工作她暫時不打算再接。

    用她的話說:“從前趁著年輕放縱一回,現在年紀大了也該從良了。”

    趙惜月看得出來,齊娜也想正正經經找個男人結婚生子了,再不像以前那樣只揮霍自己的青春。

    她真心為她感到高興。那種工作做久了會消磨人的斗志,趁現在陷得不深□□,總好過以后萬劫不復。

    齊娜這些年攢了一筆錢,趙惜月本以為她會想辦法買套小房子。結果人家還是比她灑脫,房子且租著,倒是先花幾萬塊買了輛國產小車。

    她說:“擠公交地鐵太累,妝會花。”

    看她那得瑟的小樣兒,趙惜月毫不懷疑她一進公司就能引起內部年輕男員工的圍追堵截。

    沒想到齊娜這車才買了沒多久,開上路半個月就跟人撞了。撞的不是別人,而是謝志。

    趙惜月接到齊娜的電話時,整個人都傻了,半天才想起來問對方好不好。齊娜在電話里沒好氣道:“我沒事兒,擦破點皮。他斷了腿送醫院了,應該死不了。”

    趙惜月就趕去醫院看他倆。齊娜傷得真不重,擦點藥就好。趙惜月到的時候她正在病房叉著腰跟謝志吵架,為車禍到底誰該負主要責任爭論不休。

    許哲負責謝志的治療,看他這樣淡淡說了句:“你明天出院回家養著吧,也不用轉骨科了,中氣十足精力旺盛。”

    齊娜就在那兒笑。沒想到許哲看她一眼,來了句:“你的責任比他大。”

    “怎么說?”

    “你倆相對行駛,你左轉他右轉,按規定你得讓他。”

    “我這兒綠燈他闖紅燈。”

    “可你開到他的道上去了。”

    齊娜語塞,她剛拿本沒多久,確實開得不熟練。

    謝志見狀不免得意:“看看沒話說了吧,你這本是買來的吧。有你這么開車的嗎?”

    許哲拿筆敲敲他腦袋:“闖紅燈,你這罪也不小,腿斷了算你活該。”

    趙惜月推門進來時正好聽到這一段,當下就覺得許哲這人簡直殘暴。

    見她進來三人都止住話頭,趙惜月先詢問齊娜的傷勢,見她只是額頭擦傷一小片便放下心來。然后她又問許哲謝志的情況。許哲掃她一眼,見她流露滿滿的關心,突然就不想告訴她了。

    旁邊那兩人不知怎么了,一言不和竟又爭了起來,許哲索性把趙惜月叫到外頭,上下打量她一番。

    他們最近這段時間幾乎沒見面,趙惜月看起來比上一回清瘦一些,但精神狀態很好,不見絲毫疲態。

    他問她:“工作還適應嗎?”

    “挺好的,已經不像之前那么忙了,也接了一些小工作,正在進行中。”

    許哲拉她在走廊里的椅子上坐下,認真道:“看你能適應我就放心了。本來給你介紹這個工作,就怕好心做壞事。萬一你熬不下來倒成了我的錯。現在看來還好。”

    “我這人本來就能吃苦。”

    “那還大半夜把我電話抱怨,非得吃了肉才能恢復正常。”

    “哪里大半夜,正好吃飯點兒。”

    “所以你只是想打我錢包的主意,是吧。”

    趙惜月就掩著嘴咯咯笑。她到底年輕,笑起來自有一股婉轉的味道,青春氣息濃烈逼人。那種女性特有的荷爾蒙傳到許哲 到許哲身上,倒像是喚醒了他身體里潛在的情緒。

    她身上有淡淡的香味兒,像是洗發水又像是沐浴露,帶著點果香,并不叫人討厭。

    趙惜月來之前剛洗完澡,頭發才吹干,那股子清新味兒正濃郁著。她坐在那里想謝志的傷勢,完全沒留意到身邊那個以自律出名的男人,竟有了點心思浮動的味道。

    她轉過頭來想問點什么,一見許哲那嚴肅的模樣,不由失笑:“你看什么呢,我臉上有臟東西?”

    “沒有。”

    許哲少見得有些不好意思,收回目光后又成了那個嚴謹自持的大夫。

    “謝志的傷問題不大,不過要躺一段時間。大概三個月后可以拆石膏。”

    “這么久,那他的工作?”

    “只能先暫停。”

    趙惜月不由一聲嘆息,開始心疼許哲。急診科的工作量出了名的大,許哲經常一忙起來就沒覺睡。現在謝志傷了急診少一員大將,少不得他就要更累了。

    她這邊為人家著想,那邊許哲聽到嘆息卻誤會了。

    “你別擔心,謝志的傷不會有后遺癥。今天晚了,明天等骨科的專家上班了,我親自聯系他們進行個會診,保證他拆了石膏后行動一如從前。”

    趙惜月想說我不是這個意思,話到嘴邊又咽下了。關心的話她說不出口,說出來怕對方誤會,既然決定放手做回朋友,就不能再搞曖昧。

    正巧這時齊娜從病房里出來,她就和許哲道別,挽著齊娜的手先走了。

    兩個人邊走邊聊,齊娜連連跟趙惜月抱怨謝志這個人難搞,聽得后者不由好奇:“你怎么一見他就吵,好歹也是你撞了他呀。”

    “你沒聽許醫生說嗎,他那是活該,誰讓他闖紅燈的。”

    “那你也別把人說得太狠了。他因為你得在床上躺三個月,遭老大罪了。”

    “太好了,看他受苦我就高興。”

    “你前一陣不還說要追他嘛。”

    齊娜翻個白眼:“不追了,命盤不合硬追也沒意思,給你算了。反正你跟許哲也沒戲,你就當可憐可憐謝志,湊和過吧。”

    趙惜月笑著打她兩下,心里覺得肯定沒那么簡單。果不出所料,過幾天齊娜跟她打電話的時候就說漏嘴,說公司有一個高層對她有意思,頻頻向她放電。

    原來是找著更好的了,難怪看不上謝志了。

    醫生雖好但太忙,比不得高管年薪高有風度,還懂得玩浪漫。

    趙惜月嗤笑了她兩聲,就扯開去聊別的了。

    過了兩天謝志出院,因他不是本地人,在醫院附近買了套兩居室。出院那天許哲開車,趙惜月硬拉了齊娜過來給人收拾東西,還小聲勸她:“人家挺不錯的,交警都說你責任更大,可他連醫藥費都沒問你要。”

    齊娜不以為然:“本院職工,各項費用都能減免,他能花幾個錢。”

    話雖這么說,到底給人好好收拾一番,又坐許哲的車到了謝志家,扶著他上樓休息。

    趙惜月也跟著忙活,趁齊娜在房間里扶謝志上床的當口,把他家里好好收拾了一遍。許哲大少爺脾氣發作,就這么雙手抱腰靠在窗邊看她忙活,真看越覺得她手腳麻利動作熟練,就跟常干這活兒似的。

    趙惜月擦桌子收雜志忙活了一通,一抬頭見許哲若有所思盯著自己瞧,便問他:“你看什么呢?”

    “我看你干得不錯,以前常干?”

    “那是,我這是熟練工。”

    “你干過這活兒?”

    趙惜月剛要承認,一想不對趕緊否認:“我媽身體不好,家里家務我干得比較多。這就叫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你們這種富二代是不會明白的。”

    “你怎么知道我是富二代?”

    “學校里傳的,大家都這么說,說你是某企業的二世祖。還有上回看你開那車,雖說是你媽的,但也知你家里條件不錯。那車一百多萬,普通工薪階層怎么買得起。”

    許哲對二世祖這個稱呼不太滿意:“我每天忙成這樣,跟二世祖不沾邊兒。”

    “行行,那你就是富二代中的精英。難怪學校里滿世界你的傳言,那些學妹們一說起你就臉紅,有一回我聽一個姑娘說,說在食堂碰見你,緊張得手一松,飯盆都掉地上了。”

    許哲就笑:“難怪上回你一見我,就把飯盆扣人腦袋上。你這也是緊張的吧?”

    趙惜月知道他說秦軒那事兒,也跟著一起笑。邊笑邊擦他身邊的窗臺兒。

    齊娜從房里走出來見他們說笑的樣子,不由酸了一句:“哎喲真是的,還沒到七夕呢就在這兒虐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