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說謊 > 第36章 心疼
    這話像是話帶雙關,聽得趙惜月愈加不安。

    她眼看許哲把湯鍋放下,接過齊娜手里的襯衫,轉身拐進了洗手間。

    早知道該把襯衫扔掉才是,留下就成了禍害。

    她恨恨看齊娜一眼,那個罪魅禍首卻在那兒咯咯傻笑,顯然已經醉了。

    大概五分鐘后許哲換好衣服出來,手里還拿了那件染了紅酒的臟衣服。他問趙惜月:“有沒有袋子給我一個。”

    趙惜月手里那兩只厚厚的棉手套還沒脫,聽到這話轉身進廚房找。找了一會兒覺得怎么這么別扭,一抬手看到防燙手套,自己先笑起來。

    怎么這么蠢啊,一對上那個男人,智商就跟跳閘似的。

    她找了個前幾天齊娜買衣服的袋子給許哲,眼看他把臟衣服放下去,然后自然地坐下來吃東西,似乎一點兒沒發現那件襯衫的端倪。

    可他真發現不了嗎?

    自己的東西,哪怕是馬路上千遍一率的白襯衣,總也有點感覺吧。

    而且這衣服穿上身這么合身。

    趙惜月坐立難安,老是偷偷往許哲身上瞟。說實話他穿白的真的好看,純情如少年一般,那種干凈通透的味道,就好像燥熱的天氣里一壺清泉涌過喉頭的感覺。

    她記得在網上看到過一句話,說有人天生自帶光圈,說的就是他這樣的吧。

    看了幾下后許哲似乎感受到了她目光,不經意往她這兒一瞥。趙惜月趕緊裝沒事兒人,把視線落到了旁邊。

    那邊是謝志,他也正在看自己。兩人目光一觸到,就讀懂了對方的意思。謝志是知道這件衣服的由來的,卻一直瞞著許哲不說。萬一這小子看出來了,以他“陰險狡詐”“睚眥必報”的性格,自己回頭會有好果子吃?

    于是他用目光責備趙惜月:怎么不藏藏好呢?就應該扔了啊。

    趙惜月無奈低下頭去,接受了這無聲的譴責。

    于是這頓飯四個人吃得心情各異。

    齊娜是情場失意借酒澆愁愁更愁,一個人灌了一整瓶紅酒,最后醉得跟條死魚似的,只知道趴她床上打呼嚕。

    趙惜月和謝志是做賊心虛,生怕被人看出自己的秘密。東西吃到嘴里都不知什么味兒,有一回謝志犯渾,還把筷子伸進了齊娜的碗里,被她一記豪氣的巴掌拍在后背上,懵得他差點吐血。

    只有許哲,從頭到尾安靜地吃著飯,還時不時夸獎趙惜月幾句。

    這個菜不錯,味道很清淡。那個選料好,新鮮又爽口。整得跟美廚比賽似的,他一個人在那兒當評委,底下坐兩個戰戰兢兢等結果的參賽選手。

    太煎熬了!

    許評委對此相當滿意,冷眼看著這一切。

    這兩人肯定有事兒瞞著自己,居然敢暗渡陳倉聯起手來對付他,看他回頭怎么收拾他們。

    一頓飯吃到下午三點才散。安頓好齊娜后,趙惜月送兩位男士出門。

    謝志轉頭看一眼趙惜月,趁許哲不注意給了她一記自求多福的目光。結果趙惜月回望他一眼,那意思明顯是在說,你才應該燒燒香吧,待會兒回去的路上千萬挺住啊。

    謝志一臉灰心喪氣,默默跟著許哲下樓。

    車子是他的,他得負責送許哲回家。

    到了許家樓下,他終于松一口氣。但很快那顆心又提了起來。因為許哲淡淡同他說:“上來喝杯茶吧。”

    他以前從不主動請他去他家,這會兒突然獻殷勤,絕對有問題。

    謝志想起趙惜月的囑托,決定死扛到底。

    可理想很豐滿現實卻總是特別骨感。他才剛進許哲家三分鐘就感受到了一個殘酷的事實:他斗不過這個男人。

    明明年紀比他小,長得也很斯文,可瞧瞧他辦的那些個事兒。他還算是人嗎?

    謝志走出許哲家的時候,心里不住罵:簡直禽獸!

    居然威脅要拿刀割他的生殖器,謝志氣得七竅生煙。立馬一個電話打給趙惜月,將許哲的“暴行”痛斥一番,末了抱歉地道:“對不起惜月,我沒能頂住,辜負了黨和人民對我的期望。”

    趙惜月算算時間才不過一個小時,這家伙在許哲的“淫威”下居然只堅持了六十分鐘!

    于是她幽怨地道:“那你就自絕于黨和人民吧。”

    掛了電話后,她開始琢磨這事兒該怎么辦。其實她也沒做錯什么,工作按時完成保質保量,不做了也提前打招呼了,既沒多拿他錢也沒偷懶耍猾,其實她是一個很合格的阿姨。

    于是她又想,那她為什么要心虛呢?她就應該挺直腰板和他平視才是啊。

    趙惜月回到房里,看到睡得人事不醒的齊娜,心里忍不住抱怨了她幾句。

    全是她多事惹出來的,干嘛非得拿那件襯衫啊。

    接下來的幾個小時,趙惜月一直處在矛盾的心理當中。一方面怕許哲找上門來質問她,另一方面又抱著一種我又沒欠他何必要聽他訓的無賴心態,左右搖擺了很長時間。

    可許哲真是個渾蛋,居然一點動靜都沒有,連個電話也沒打。就這么把她晾在那兒,任由她內心深深煎熬了無數個夜晚。

    就這么過了一星期,許哲都沒消息。趙惜月就想他是不是把這事兒給忘了?

    其實不是許哲忘了,而是他太忙了。那天謝志離開后沒多久他就接到醫院電話,把他急召回去加班。這一忙就忙了一整個星期。

    過去的七天他體力嚴重透支,每天只睡兩三個小時,最后那兩天他連續工作四十八個小時,最后在辦公室里倒水的時候心臟又開始抽痛起來。

    他深知不妙,立馬跟主任請假。主任一想到他這些天連軸轉的辛苦,又見他臉色不好,嚇得趕緊叫他回家休息。

    許哲換了衣服去開車,走到車門邊時又有些不舒服。他伸手撐在門上做了幾個深呼吸,等這一陣抽痛過去后,才疲倦地拉開門鉆了進去。

    醫院離他家不算很遠,十幾分鐘的路程他卻開得很慢。路過某個紅綠燈的時候一恍神,沒看到紅燈就沖了出去。結果對面駛來的車來不及剎車,直接撞上了副駕駛那一面。

    許哲的車在馬路中間打了半個圈兒,從左邊來的巨大沖邊撞他整個人往左推,左側額角狠狠撞到了車玻璃上。

    撞得挺重,血一下子流了出來。

    馬路四面所有的車都停下來,另一輛車的司機也趕緊下來查看他的情況。許哲頭腦還清醒著,自己解了安全帶開了車門,一開口就道:“不好意思,是我的全責。”

    對方看他一邊臉上流下的血跡,哪里還管全不全責的事兒,馬上掏手機打電話叫救護車。好在離醫院不遠,許哲才剛下班,又坐進車里被送了回去。

    進了急診后謝志一看他這樣嚇得目瞪口呆,趕緊過來幫忙。許哲頭上的傷口挺長,大約七八公分的樣子。主任親自會診,研究了半天說要縫針。

    許哲一臉淡定的樣子,倒是謝志在旁邊有些擔心,一個勁兒問主任:“您看這么長的傷口,會留疤嗎?”

    主任倒很實在,直接點頭:“應該會。”

    說完他自己心里也很懊惱。怎么就讓他一連工作這么多天呢,大財團的繼承人差點叫他累死,回頭怎么跟人父母交待。

    挺帥氣一小伙兒,從此要留疤了。

    縫合由主任親自做,不少下班了的護士醫生都擠在那兒看著,生怕男神受一點丁兒疼。

    另一邊關于許醫生受傷的消息也是不脛而走,連住院部的護士們都在暗中嘀咕。劉鳳玲打水經過護士站的時候聽到一耳朵,想起許醫生人不錯,趕緊向她們打聽。

    謝天謝地只是傷了額頭,全身拍片結果還算理想,并沒有骨折骨裂等情況。

    即便這樣還是叫人惋惜。

    到了黃昏時分趙惜月正好打電話來問小喆的情況,劉鳳玲問她知不知道這個事兒。

    電話那頭安靜了三秒鐘,才聽她道:“哦,我知道了。”

    劉鳳玲就納悶,聽起來趙小姐不知道啊。可她不是許醫生的女朋友嗎?

    那一頭趙惜月掛了電話后有些郁悶。她本以為自己還算是許哲的朋友,但現在看來其實什么也不是。

    他明明知道自己曾經是他家的保姆,可對此只字不提。現在縫針住院也不說一聲,看來是她自作多情了。

    幸好沒把那個吻當回事兒。

    她暗罵自己矯情,晚飯的時候拿了個臉盆大的碗裝了滿滿一碗飯菜,一口氣全給吃了。

    吃完后才覺得吃撐了,心想沒事兒學什么韓劇女主角,當什么飯桶啊。

    因為太撐她就下樓去散步消食。小區里環境不太好,她就走到外面沿著馬路邊的綠化帶一直往前走。

    就這么走了半個小時,等她回過神來時,已經離家很遠了。

    原本這個時候她就應該往回走才是。可不知怎的,她發現這是去省一院的路。她想起許哲和他頭上那道傷,心里萌生了一個想法。

    正好走到公交車站臺的時候,一輛停靠省一院的公交車停到面前。她一摸口袋里有幾個鋼磞兒,眼一閉心一橫就上去了。

    她怎么就那么想見他一面呢?

    -------------------------------------------------------------------------------

    趕到醫院的時候,許哲正在病房里睡覺。

    他兩天兩夜沒睡,這會兒累到極致,幾乎一沾枕頭就睡著了。

    趙惜月進病房前敲過門,許哲完全沒聽到。她在門口等了一會兒見沒反應,這才輕輕開門走進去。

    病房是一般的單人間,并不很豪奢,里面東西不多,擺放整齊干凈。 干凈。許哲一身病號服躺在那里,素凈又漂亮。

    長得好果然怎么穿都好。

    趙惜月上前去看他的臉,額頭上貼了厚厚的紗布,除此之外并無其他傷口。劉鳳玲在電話里說得也不清楚,只說許醫生受傷住院,還縫了針之類的。

    看完臉部她又去看露在外面的胳膊,同樣沒有問題。于是她就想看腿。

    可腿在被子里。她有點做賊的感覺,悄悄走到床尾,掀開被子正準備看,就聽許哲輕輕問她:“你干什么?”

    嚇得她一哆嗦,趕緊把被子蓋回去。

    “沒什么,給你蓋蓋嚴實。”

    許哲剛醒,人還有些虛。他沖趙惜月招手:“你坐,想吃什么自己拿,有水果。”

    “不用了,我就是來看看你。”

    “我沒事兒,除了頭上有處傷之外,其他都沒事兒。”

    “不是說出車禍了嗎?”

    “運氣比較好,撞到了副駕駛那一邊。聽你的口氣,好像我不缺條胳膊少條腿的,你就不滿意啊。”

    話有點指責的意味,可許哲說得很柔和,臉上還帶著淺淺的笑意,看著就沒有殺傷力。

    趙惜月就笑:“是啊,總要少點什么才行。”

    “你不會難過嗎?”

    趙惜月不敢看他的臉,半天才憋出一句:“才不會。”

    “其實真斷了點什么也沒關系。你從前做家務是一把好手,我要殘了就再雇你去我家,給我料理家務。”

    果然還是談到這個問題了。趙惜月覺得避不過,索性實話實說:“其實一開始我也不知道那是你家。”

    “后來怎么知道的?”

    “幾次和你接觸覺得有點像,后來又問了謝志。對了,聽說你威脅他來著?”

    “他是怎么說的?”

    趙惜月有點難以啟齒:“說、說你拿刀威脅他,要……割了他那里。”

    “那里是哪里?”

    “就是男人有女人沒有的東西。”

    “哦,你是說胡子嗎?”

    趙惜月沖他瞪眼,真是徹底敗給他了。

    許哲逗玩她又道:“其實我只是想切個橙子找他吃。結果他心里有鬼自己嚇自己,我還什么都沒問,他就招了。”

    居然有反轉。趙惜月本來覺得那句自絕于人民有點狠,現在還覺得說輕了。明明都是男人,謝志替齊娜趕走那些混混的時候也是很男人的,結果一見到許哲居然萎了。

    事情就走到了現在這一步。

    說開后似乎也沒那么難過,趙惜月大大方方做自我“檢討”:“……還是我太小雞肚腸了,自尊心太強又覺得自卑。我們也算相識,結果我卻給你當保姆,我心里過不了這道坎兒。你別介意。”

    “我沒有。其實我也沒把你看得低人一等。無論做什么,只要不違法不違法道德,其實都一樣。還記得以前我同你說過的嗎,做醫生也沒你們想的那么光鮮。你那時候不過整天跟灰塵打交道,我卻是跟血分泌物排泄物打交道。這么一比你就不會自卑了。”

    “還是會啊。你們家那么漂亮,我每次打掃的時候就在想,這家的主人一年掙多少啊。”

    “那是父母給的,不是我掙的。我自己每年未必比你掙得多。”

    “那也是你會投胎。”

    許哲笑笑沒說話,想起從前的一些事兒。那時他還年少,其實記得不大清楚了。只記得外公外婆家那陰暗的木質小樓,無論怎么小心地板總是嘎吱響。房子很舊,各種設施也都老化了,洗澡的時候有時候會不出水或者只出冰水。樓梯上有一塊踏板松了,他有一次從上面踏空摔下來,跌破了好幾處地方。

    許多細節不一而足,仔細想想還真是一籮筐。

    他其實也不是一出生就過好日子的。

    當然他的苦日子過得時間不長,母親帶著他嫁給父親后,他的物質生活就好過起來了。可他生命里那點子陽光又突然沒了。孫月瑩不見了,他的精神生活一直空虛到現在。

    直到趙惜月的出現,似乎慢慢又被填補起來。

    他沒同她說自己的身世,將話題轉到了別處。

    他看她空著兩只手便問:“你怎么過來的,怎么包都不帶。很少見你穿運動裝。”

    “我其實是晚飯吃多了散步消食而已,走著走著就到這里來了。”

    “走過來的?”

    “是啊,我是不是很厲害?”

    “是,吹牛很厲害。”

    從趙惜月家到醫院,走路至少一個多小時,她來的時候一滴汗沒流,這樣的天氣里她肯定不是走著來的。

    被戳穿的趙惜月吐吐舌頭:“騙你的,剛開始半小時是走的,后來就搭車了。幸好我帶了錢,要不真來不了。”

    她能來,許哲挺高興的。

    “一會兒我讓人送你回去吧。”

    “不用不用,我還有零錢。”她邊說邊把手伸進口袋里,撥弄那幾個硬幣,發出嘩啦啦的響聲給許哲聽。

    許哲覺得她這個樣子特別可愛,一點不物質,跟那個化著濃妝站在自己房門口,非逼他做那種事的人完全不同。

    想到她曾給他做過鐘點工,許哲問:“你那時候家里是不是有困難?”

    “是有點,我媽生了場大病,不過已經好了。就在你們醫院治好的,她現在在家休養。”

    “所以在香港那回,你其實是想籌醫藥費?”

    “算是吧,不過現在都好了,你又幫我介紹了工作,我其實掙得還可以,搞不好真比你當醫生多。”

    她邊說邊笑,那笑容開朗從容。許哲想起她曾經經歷過的一切,心頭不由一動。

    是同情還是憐憫?似乎都不是,大約是心疼吧。

    趙惜月是真忘了那時候的事兒,都快一年了誰還記那么清楚。她問許哲:“你要不要吃水果?”

    “好。”

    于是趙惜月拿了兩個蘋果去洗手間里洗,出來的時候輕輕甩著手上的水漬。

    “我真是佩服你,那天你是怎么發現襯衣是你的。明明就是白襯衣,誰都有啊。”

    “你房間里有男人的襯衫,似乎不大合適。”

    “我爸的嘛。”

    “以你父親的年紀,應該不會穿這樣的款式。其實是因為我媽的緣故,我說過她是設計師,我的很多衣服都是她設計訂制的,基本都只有一件。你可能看不出來,但我能看出細節上的不同。而且你沒發現這衣服連洗標都沒有嗎?”

    所以說還是她太疏忽了,就像謝志說的那樣,她就該把衣服收起來。或者不掛起來就好了,又或者齊娜不住她家也行。

    所以繞了一圈,得怪到馮建康頭上才是。

    趙惜月郁悶地削著蘋果,手一滑又差點削到手指頭。

    許哲見狀便接了過來,默默把剩下的半只削完。削好后遞到她嘴邊,看著她咬了一口。

    趙惜月沒想到最后是許哲給她削了蘋果,原本味道普通的蘋果,一下子變得又甜又脆起來。

    “想不到你削蘋果手藝這么好,當初給你做阿姨太委屈你了,你得找個更能干的。”

    “我覺得你挺好的,做事認真負責,基本不出差錯。請你做的事情也都能一一完成,還煲得一手好湯。說起那湯,我還曾懷疑過你就是那個趙阿姨。”

    現在懷疑成了事實,趙惜月再次就這個事情向他道歉。

    “騙了你是我不應該,女生嘛,總有點小小的虛榮心。”

    許哲本來想說“沒有,你挺好的”,結果突然話鋒一轉,點頭道:“確實不大好,因為你突然離開,我臨時找了個阿姨頂上。可太倉促了,并不能叫我滿意。于是我又換了一個。”

    事實是因為那個阿姨兒媳婦懷上了,她回老家準備帶孫子去了。

    趙惜月哪里知道他會騙他,傻呼呼全信了。

    “我的錯,全是我的錯。”

    “你要不要補償我一下?”

    “你要什么?”

    “鑰匙圈給我吧。”

    趙惜月一臉沒聽懂的樣子。

    許哲就解釋:“那天那家小店里買的鑰匙圈,七百五那個。”

    “你也知道那個要七百五,怎么能隨隨便便給你。你喜歡嗎?”

    “還不錯。”

    “那我賣給你好了。”

    “這樣就沒有補償的意義了。你得有點誠意才行。”

    “可是,那個真的有點貴。”

    “既然是補償,總要割點肉出點血才行。”

    “那哪是割肉啊,都是挖我心肝了。要不便宜點賣你?”

    許哲固執地搖頭:“不,就送給我吧。”

    不花錢才有價值,他不缺那幾百塊,缺的是趙惜月的心意。

    趙惜月也是有點怪,明明就是買給他的,現在他要了又舍不得了。兩個人就在那里展開了長時間的拉據戰。

    許哲本來有點困,和她鬧了一陣兒反倒清醒起來了。眼見趙惜月始終不松口,他終于祭出了自己的大招。

    “你買那東西,原本就是要送給我的,不是嗎?”

    趙惜月咳嗽兩聲,差點沒叫自己的口水嗆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