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說謊 > 第43章 關系
    趙惜月現在只要見著個雄的就緊張。

    莫杰西又很招搖,直接把車開到她家樓下。他那車全城也沒幾輛,造型夸張得要命。停在那里五分鐘,就有好幾個阿姨探頭探腦看熱鬧。

    趙惜月鄙視地看他一眼,拉他到旁邊:“你又來干什么,酒醒了?”

    “你還有臉說這個,把我扔酒店自己跑了,還叫許哲來對付我。你可真夠意思。”

    “都把床借你睡了還想怎么樣。再說許哲對你做什么了,你就乖乖走了,說給我聽聽?”

    莫杰西臉色一哂,撇嘴道:“都過去這么久了,還提這個干什么?”

    恐怕是覺得丟臉吧。趙惜月真覺得他像個孩子,也就不計較了。

    “那你來干什么,就為抱怨我一通?”

    “我是來問你,你跟許哲到底什么關系?”

    “關你什么事兒?”

    莫杰西火氣上頭,真想一拳頭揮上去揍她一頓。這個女人渾身長刺,偏偏他還喜歡上了,真是作孽。他上輩子一定欠她很多錢。

    他強壓下怒氣:“許哲好歹算我哥,我打聽打聽他的情史不可以嗎?”

    “那你該去問他啊。”

    “趙惜月,你別登鼻子上臉啊。老子好歹替你擺平了這個事兒,連句謝謝都得不上,還得被你刺?看我怎么教訓你。”

    趙惜月自動忽略他的威脅:“你擺平的,擺平什么了?”

    “那個什么八卦周刊。你放心,以后不會有人再做這種事情,那個小破雜志社,回頭我叫人端了。”

    “你還真是霸王作風。”

    “欺負我的女人,我就叫他們生不如死。”

    什么他的女人,這人還真是自來熟。

    趙惜月翻個白眼:“行行,那我謝謝你,可以了吧?”

    “光謝謝怎么夠,好歹要有表示啊。”

    “那請你喝咖啡,小賣部走起?”

    莫杰西賞了她一記大大的白眼,拉起她就往前走。趁她沒反應過來,走到前車車門一開,直接塞進副駕駛。

    然后他砰一下關上門,用眼神威脅她:你要敢出來,老子弄死你!

    趙惜月于是一路臭著臉,理都不理他。莫杰西還一臉莫名:“我怎么的你了,請你吃頓飯還要看你臉色。嫌我這車坐得不舒服?”

    “擠死了,一點不舒服。”

    這車比許哲那輛貴幾百倍,可就是坐著不舒服。因為身邊的人不對。

    莫杰西想想:“行,下次換輛。”

    吃飯的時候趙惜月問他:“你把那記者怎么樣了?”

    “剝皮拆骨大卸八塊。”他把手里的羊排骨頭一扔,“就跟這似的。”

    趙惜月忍不住笑出聲來:“我發現了,你這個人就愛裝狠,其實……”

    “爺其實也挺狠。”

    “哪里狠?小屁孩一個,整天爺來爺去的,一看就還沒斷奶。”

    “我說你一句話不擠兌我會死是不是?”

    “那當然,當初差點死你手上,刀架我脖子里皮都割破了,我現在不報仇豈不成傻的了。”

    莫杰西一愣,下意識就伸手去摸。湊近了才想起來自己手上戴著一次性手套,油膩膩的,趕緊摘了才去摸她脖子。

    趙惜月說完那話低頭吃菜去了,只覺得他那只手在眼前晃了又晃,突然就碰上了。

    她嚇一跳,趕緊往后躲:“你干嘛!”

    “這話我問才對。你干嘛,這么緊張,當我是色兒狼啊。我就想看看留沒留疤。”

    “沒有沒有,割破一點點皮,沒事兒,肯定比你那手指好得快。”

    莫杰西氣得咬牙:“總有一天把你關起來好好揍一頓。”

    “那不關我的事兒,是你自個兒……”

    “行了行了,這事兒以后別提了,太丟份兒。長這么大頭一回因為個女人栽大跟頭,我都不好意思同人說。”

    “那這手指后來怎么接上的?”

    “做手術唄。”

    “現在能動嗎?”

    “揍你肯定沒問題。”

    邊說邊壓手,骨骼發出喀喀的聲音。

    兩人邊斗嘴邊吃,趙惜月就沒能控制住,加上莫杰西點的都是重口味的菜,十分對她胃口,害她邊吃邊慚愧:“死定了,明天去公司一稱體重,肯定要被吊打。”

    “什么人這么狠。”

    “妮娜姐啊。”

    “那個女魔頭啊,正常正常。誰的面子都不給,連未來老板也一樣。就算看在許哲的面子上,也不會讓你太好過。要不你找謝志出面,你認得謝志吧,許哲同事,以前跟妮娜大概好過。”

    “嗯,我知道。”

    “他們的事兒你也知道,許哲連這也跟你說?”

    “不是,是謝志說的。”

    莫杰西聽聲辨音,立馬明白過來:“謝志跟你說這個干嘛,想追你是吧。”

    趙惜月塞了一嘴巴東西,含糊著點點頭。

    “你還真是招風引蝶啊,怎么什么男人跟你都有一腿。”

    “胡說什么,你懂個……”

    “你看你,當著許哲的面裝得跟個純良少女似的,在我面前這么豪放。我說錯了嗎?許哲、謝志還有我,這就三個了。還有別人沒?”

    “誰跟你有一腿,自作多情。”

    “那我們現在在干嘛?”

    “一起吃頓飯就叫有一腿,那我渾身上下不得掛滿腿。你要不痛快這頓我請好了。”

    “成,回頭我叫人送賬單過來。不多不多,也就一兩萬吧。”

    “你唬我吧,這么點東西上萬!”

    “既然你請,我就叫人上幾瓶酒。要來瓶好的,搞不好就要小十萬了。”

    趙惜月徹底投降,原來莫杰西也不是個蠢蛋啊。

    她不敢繼續這個話題,想起剛才他說起妮娜時隱約提過的一句話,便故意試探他:“許哲這樣的,妮娜姐都不放在眼里,我這樣的就更慘了。今天這頓飯徹底吃壞了。”

    “我替你說去。”

    “弘逸小開親自去都沒用,何況是你?算了,我自己解決吧。”

    莫杰西撇撇嘴,給她倒了杯水。

    趙惜月見他沒說話,心里便明白了。她果然賭對了,現在她可以百分百肯定,許哲是弘逸的繼承人。

    只是這個消息,并不叫人多高興。

    如果當年父親的死真跟弘逸有關的話,她和許哲是不是就結仇了?那他們就更不可能了。

    其實現在也不可能。

    她有點郁悶,想起那個神秘莫測的孫月瑩,突然想喝酒。

    于是大手一拍:“成,趕緊讓人上酒,我今天就請你喝一杯。”

    “你干什么,畫風轉變這么快?”

    “我想喝,你喝不喝,給句痛快話吧。”

    “行,那就喝,爺奉陪到底。”

    想起“爺”這個字被她嘲笑乳臭未干,又特意補了句:“我就不怕喝不趴你。”

    事實上要喝趴趙惜月是件特別容易的事兒,她那種人有個專有名詞,俗稱“一杯倒”。雖說不只喝一杯,但三杯四杯下肚也就跟堆爛泥沒什么兩樣了。

    莫杰西只用了一瓶啤酒就把她放倒。

    待趙惜月倒在桌上呼呼大睡時,他一個人拿個酒瓶子繼續吹,邊喝邊想接下來的對策。

    按理說人就該帶回家了,往常他玩的那些女的,別說他有意思,就是沒那個意思她們也迫不及待脫衣服上/床,一個兩個跟沒見過男人似的。

    通常跟他喝酒的,最后都想爬他的床。

    可趙惜月不一樣,她是個傻子,放著自己這樣的金龜婿不要,去跟許哲那種腦子不清楚的糾纏,簡直是被門夾壞了。

    按她那性子,如果自己把她辦了,搞不好她會提著剪刀過來跟他拼命。

    想到這個莫杰西隱隱有些蛋疼,頭一回碰到這樣的死心眼子,他也是沒辦法。

    思來想去還是乖乖把人送回家。

    趙惜月沒全醉,還能自個兒走道。他扶她上樓,又問清了門牌號后,就去敲她家的門。

    出來開門的是趙母,一見女兒醉成這樣,叫個大男人送回來,驚得說不出話來。

    莫杰西渾歸渾,這會兒倒挺懂事,只說自己是趙惜月的朋友,她只喝了一瓶啤酒,酒量不好才這樣。還自我檢討說不該讓她喝,全是他的錯之類的。

    趙母對他感激不盡,眼見他把女兒抱上床后,連聲道謝把人給送走了。

    莫杰西心里挺得意,覺得自己也是可以討人喜歡的。他哼著小曲兒下樓,上車的時候不由想,回頭就把這車換了。換輛大的suv,再不行換輛房車,看她還敢嫌小不。

    想到房車他又忍不住往那方面想。原本對趙惜月只是有點男女之情,這下子心里又起了不好的心思。想起剛才扶她上樓時兩人皮膚貼在一起的感覺,他伸手摸摸脖頸,身體有了反應。

    心里暗罵一句三字經,他一腳油門下去,直接去了常去的酒吧,找了兩個辣妹進包房,摟著一通逛吻。

    可吻歸吻,那感覺卻還是在,一點兒沒能下去。

    于是他又脫褲子準備辦事兒。原本這是做慣了的,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這兩個女人竟叫他倒胃口,尤其是 ,尤其是脫了衣服拿白花花的奶/子湊過來獻媚時,他胃里竟是一陣翻騰,差點把晚飯吐出來。

    氣得他一抬手把人推開,穿上衣服甩門出去。留下那兩人面面相覷,都不知道怎么又得罪了這位少爺了。

    -------------------------------------------------------------------------------

    許哲剛下班,就收到母親許煙雨的電話。

    她語調輕柔地同他說:“回家吃飯吧,今天媽媽下廚。”

    許哲同母親感情特別好,掛了電話就往家趕。

    到家的時候正趕上開飯,妹妹羽心粘在他身上不放,跟八爪魚似的,嘴里嘚啵個不停,讓許哲不由想起趙惜月來。

    餐廳里擺了一桌子的菜,許母手藝不錯,家常菜做得有聲有色,這些年把丈夫和孩子哄得團團轉,儼然是這個家地位最高的一位。

    許哲脫了外套坐下來吃飯,傭人盛來飯后就下去了,只留他們一家四口邊吃邊聊。

    在這方面霍子彥很開通,不擺家長架子,也不信奉食不言寢不語這種古訓。

    兒子本來話就少,飯點上再不說點什么,他這張嘴就該荒廢了。

    一開始不過說些閑話,問問他工作上的事情,也教訓了頑皮的女兒幾句。但很快話題就轉到了趙惜月身上。

    霍子彥剛打了個頭,霍羽心就插嘴:“哥,那個姓趙的小模特跟你什么關系?是不是故意拉你炒作啊。你可別理她,這種人為了上位不擇手段,我最討厭了。”

    “她是我朋友。”

    “朋友,什么朋友關系這么親密,還進出你家里,還帶著個孩子。那是她的孩子嗎?”

    “那是我們醫院前一陣收進的病人,正在康復階段。這事兒跟趙小姐無關,是那些記者閑得無聊。”

    “那照片里的事兒……”

    “照片里有什么事兒?就一起搭個飛機,還有從我家里出來而已。我看你也挺閑的,改天派你去當狗仔算了。”

    看出哥哥有些生氣了,霍羽心趕緊閉嘴不言。

    幾句對話當父母的已經看出兒子的態度,也就沒再多說什么。

    吃過飯后霍子彥把女兒叫進書房進行“談話”,而許哲則跟媽媽進了房間。

    成年后,他其實已經很少跟媽媽談心了。媽媽比爸爸思慮更多,他在她面前又不會撒謊,很怕自己的情緒會影響到她,讓她胡思亂想。

    今天顯然是母親有意要和他談談。

    母子兩人在沙發上落座,許煙雨頭一句先問:“你現在坐車還喜歡咬指甲嗎?”

    許哲無語:“媽,我五歲的時候就已經不咬了。”

    “五歲以前你挺愛咬的。那時候我擔心你的病,送你去康復中心。現在你能好,康復中心固然有一半的作用,另一半還得歸功于小瑩吧。”

    “連阿姨他們,是不是找到她了?”

    許煙雨有點意外:“你知道了,還是猜到的?”

    “一半一半吧。”

    他就把在香港發生的事情說了:“……當時只是猜測,后來見到連阿姨沒顧得上問。”

    “為什么沒問,是不是和那個趙小姐有關?”

    “嗯,她突發急性胃炎住院,我就……”

    “許哲,你有進步了。”許煙雨欣慰地笑起來,“你以前不是這樣的。不管在做什么,只要第一時間聽到和孫月瑩有關的事情,就會放下手里的一切。除非是在急診室。可現在你居然為了別人放棄了打聽小瑩的下落,媽媽其實挺高興的。”

    “當時趙小姐也是生病,我是出于醫生的人道主人救的她。”

    “真的嗎?那幾篇報道媽媽也看了,你們是不是只有醫患關系,你心里比我更清楚。媽媽今天不跟你談趙小姐,我們就談小瑩。你連阿姨孫叔叔確實找到她了,不過目前他們還沒回s市,正在周游世界到處游玩。聽他們的意思,小瑩這些年過得很不如意,他們想讓她開心一些,也是一種補償。”

    聽到她過得不好,許哲心里空落落的。

    他對趙惜月說的話成真了,而他現在竟有些害怕這事情成真。

    “他們在哪里找到的她?”

    “應該是在美國。但具體怎么找到的目前并不知道。這畢竟是人家的私事,我們不好打聽太多。你連阿姨今天給你爸打電話,說了這個事情。她那天沒主動和你說吧。”

    “沒有,我想她應該不想告訴我。或者說,她不想親口告訴我,而是通過你們來和我說。”

    “你會不會不高興?”

    “不會,這本來也不關我的事,是我自己一直放不下。”

    “你連阿姨也不是不喜歡你。不過你跟小瑩分開太多年,將來怎么樣都不好說。她是不希望先入為主,給彼此設下界限。到時候你見了小瑩若喜歡就追她,不喜歡就拉倒。她也一樣,喜歡就答應你,不喜歡也不會看在我們的面子上就跟你好。這樣其實挺好。”

    確實挺好,只是現在的他,一點追求人的欲/望都沒有。盼望了多年事情終于成真,原本是單純的友情,現在突然上升到男女之情,他有些抵觸。

    從前的他一心找人,沒想那么復雜。即便偶爾頭腦里劃過念頭,覺得和她過也不錯,但畢竟只是幻想。

    想像和現實是有差距的。更何況它們中間還隔了一個趙惜月。

    那之后很快就到了元旦,過節的時候,幾家交情不錯的人家照例要聚一聚。孫家夫婦也從國外度假回來,帶著小兒子和剛找回來的大女兒,一齊亮相。

    失蹤近二十年的女兒突然找回,所有人都按捺不住好奇,孫家在那一夜成了真正的焦點。

    許哲來得晚了一些。因為一個病人,他加了兩個小時的班。到的時候聚會已過辦,該打聽的八卦基本上也打聽完了,所有人三三兩兩聚在一起吃東西閑聊,而今夜的女主角卻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許哲事先不知道孫月瑩會來,到了之后先找父母聊,還沒說兩句就被妹妹拉到了一邊。

    霍羽心小聲道:“哥,你的夢中情人來了。”

    “什么人?”

    “孫月瑩啊。她今天也有來。”

    許哲環顧四周,沒發現新面孔。

    “她不在這兒,出去了。說實話哥,我挺同情你的。”

    “干嘛?”

    “你不會真要娶她吧?”

    “你怎么突然問這個?”

    “因為我不想有一個那樣的嫂子啊。娶她的話還不如去娶那個趙惜月更好呢。”

    許哲抓著她的手腕:“你到底想說什么,一次性痛快了說。不說我走了。”

    “哎別啊,我說我說。”關子賣不成了,霍羽心索性痛快說了,“長大了,樣子還行,挺漂亮的。乍一看小家碧玉型,長發披肩跟文藝女青年似的。單從外表來看,你們還挺配的。”

    “那別的呢,性格什么樣?”

    “這就是最大的問題。性格特別奇怪,一開始我覺得是文靜,后來發現是安靜,再后來、再后來我就不知道該怎么說了。非言語所能形容,你還是自己看吧。”

    她這么一說,許哲倒有些好奇起來。

    目前他掌控的資料不多,只知道她在美國待過很長時間,過得不大好。本以為最多就是經濟比較拮據,現在看來還有別的情況。

    霍羽心啰嗦了半天也沒說到重點,后來就被母親叫了過去跟別的阿姨打招呼去了。許哲沒人管也懶得理別人,隨意吃了點東西便走出宴會廳,到了外頭的小花園閑逛。

    今晚夜色明亮柔和,鋪灑下來像是籠罩了一整個世界。

    許哲沉浸在這個世界里,一下子就同里面的喧囂塵世隔絕起來。他雙手插兜里慢慢逛,眼睛始終具著腳尖前的一小片地兒,心里卻突然涌起個念頭來。

    不知怎么的,他突然很想給趙惜月打個電話。

    今天是元旦,雖然他一向為人高傲,跟同事走得很遠。但大家還是順道給他群發了新年微信。從早上起他的手機就嘀滴沒停過。后來實在煩索性開了靜音。

    謝志笑他不合群,舉國同慶的日子也不跟一把風。

    他當時指指外頭哀哀叫喚等著人看的病人:“我要再跟風,他們怎么辦?”

    但這會兒他無所事事,冷不防就想起這個事情來了。

    一顆心總無法平靜,迫切想要聽到趙惜月的聲音。

    她這會兒干什么呢,在家陪媽媽呢還是忙工作呢?或者和朋友出去吃喝玩樂?

    她是年輕的做派,他雖只比她一歲,卻好像年長她許多似的。

    所以她才總管他叫叔叔吧。

    叔叔就叔叔。這年頭叔叔也用微信拜年。

    許哲想著掏出手機,剛摁亮屏幕,前面一個黑影閃過,令他手一頓。

    他沒有立馬跟上去,原地駐足盯著那地兒看,未見任何端倪。

    于是他提高警惕,跟上去幾步。

    走出一小段后,那個黑色的如鬼魅般的身影再次晃過眼前。許哲仔細一看,發現那是個女子,走路不是很快但節奏很一致,一直以同樣的速度往前移動著。

    若不是不信鬼神,許哲覺得那更像是一個女鬼。

    這人是誰,他應該認識才對。這里今晚都被他們包下,小花園沒有別的入口,在這里的人必定就是里面哪一家帶來的人員。

    但這背影叫許哲覺得陌生。

    他就這么跟在別人背后,以和她差不多的步伐向前走著。那人不知是遲鈍還是不走心,竟一直沒發現身后有人。

    他突然想起小妹剛才神神叨叨的話,腳步一下頓住。

    這個人,會是孫月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