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說謊 > 第53章 爆炸
    趙惜月向妮娜姐請了兩天假,跑去h市找賀老頭。

    請假的時候妮娜姐有點不高興,正想數落她幾句,她卻語氣異常堅決,一副不給假就辭職的架勢。

    妮娜便問她:“是不是有要緊事兒?”

    “嗯,一點私事但確實非常要緊,所以必須得去。”

    “兩天,你去哪兒?”

    “h市。”

    她沒再多說,妮娜姐也沒再追問,只讓她休完兩天趕緊回來,這邊還有一大撥的工作等著她做。

    趙惜月請完假就回家收拾東西,以最快的速度搭車前往h市。臨行前她給許哲打電話,對方問要不要陪她同行,卻被她婉拒。

    “你工作忙,我自己去就好。萬一真是我爸爸,我們父女相見,你不要在旁邊當電燈泡。”

    她說得很輕松,其實心里有些沉重。許哲叮囑了她幾句掛斷電話,隨即又給阿明打過去。

    他始終不放心趙惜月一個人去找賀老頭,他的人可以不幫忙,但暗中保護還是要的。

    阿明接到吩咐立馬聯系h市的人,將趙惜月的資料發過去,要他們務必保護好這位小姐的安全。

    所以趙惜月剛一下車進入h市地界,就一直處在許哲的關注之下。

    一開始她并未察覺,拿著好不容易得來的地址滿世界找。這地方十分偏僻,并不在h市市中心,而是在城郊一處不知名的角落里。

    她打車前往,出租車司機實話實說,那地方真沒聽說過。鄉下地方,很多路連名字都沒有,人家也沒有門牌號,他只能把趙惜月送到路口,里面小道羊腸車不好開,他也不肯再進去。

    趙惜月沒有勉強他,掏出幾百塊給他包他的車,要他就在路口等自己。然后她背著雙肩包朝里走。

    許哲給的地址從這里往后還有一串,但大部分城里人都不知道。她就找當地的村民問。

    小路兩邊大多是土坯房,看起來環境一般。塵土飛揚迷了人的眼睛,她走出幾步忍不住找出塊手帕來,捂在嘴巴上擋灰。

    正是午飯時間,大多數人都在屋里吃飯,只有少數幾個倚在門口做活兒,見她過來便抬頭掃一眼,倒也不怎么吃驚。

    趙惜月就上前去打聽那個地址,一個大嬸沖她笑:“小姑娘要租房子是不是?租房子我們家就有,不用去那里,那里貴。”

    趙惜月有點好奇,就跟她攀談起來。大嬸對她沒防備,閑著無聊就全同她說了。

    原來他們這個村子很大,趙惜月說的這一片是在后面。那個司機路不熟,如果去那里其實有別的路,可以直接開到入口處。

    那里跟前半片不同,基本住的都是外來人口,交通比這里好些,有些在城里上班的人會在那里租房子。

    本村的人除了房東外一般不跟那邊的外地人打交道,說起那邊也是不住撇嘴,總覺得住那里的都不是什么好人。

    大嬸于是拼命游說趙惜月:“小姑娘你長得白白凈凈的,不要去那種地方。租房子就租我家的好了,二樓有獨立衛生間的,干凈又敞亮還不貴。那邊都是壞男人,你一個人去要吃虧的。”

    趙惜月沖她笑:“我不租房子,我找人。”

    “找什么人?”

    “我叔叔,住那里。您能給我指個方向嗎?”

    大嬸眼看生意落空有點失望,但還是很熱情地給她指道兒。說了半天沒說清楚,索性問她要了紙筆,畫了給草圖給她。

    趙惜月連聲道謝,正準備收回東西,突然聽她大嬸湊近了壓低聲音道:“小姑娘,那兩個男的你認識嗎?”

    趙惜月一回頭,看見兩個身影往角落里一閃,很快沒了蹤跡。

    “不認識。”

    “那你要小心一點。我看他們好像是跟著你來的。你站在這兒這么久,他們也隨便亂晃,晃來晃去就沒晃走過。”

    趙惜月不由緊張起來,這是有人跟蹤自己的意思?

    她匆匆謝過大嬸,收起東西快步離開。她是練過的人,走起路來比一般的女生要快,為了甩掉這兩條尾巴,她專挑小路走,從這頭拐進去又從那頭出來。

    小路岔路多,七拐八拐的人就叫她甩得看不見了。她站在一家農宅前觀察了半天,確定他們跟丟后才重新找人問路,又拿出大嬸給她畫的地圖給人看。

    那邊兩個跟丟的大男人有些著急,掏出手機給阿明打電話,把情況一一說明。

    阿明在那頭想想道:“不用管,反正她肯定是去那個地址,你們想辦法找到那里,在樓下守著就好。如果沒大事就不要出手,如果有人欺負趙小姐,你們負責保護她的安全。”

    交待完后阿明給許哲打電話,卻沒能打通,只得暫時擱下這件事忙別的去了。

    趙惜月在村民的指點下,走了半個小時才來到后半片外村人雜居的地方。這里看起來比前面熱鬧許多,跟個小鎮似的。

    人來人往的面孔大多是男性,穿得都不大體面,有些臉和頭發也沒洗干凈,一看就是過得比較苦的那種。

    賀老頭為什么跑這兒來,是為了躲劉芒那個混蛋嗎?

    趙惜月走到路邊一間雜貨鋪里,先是買了瓶水,又拿了塊巧克力,付賬的時候開始跟店主打聽吳家小區3幢在哪里。

    店主是個中年胖大嬸,剛要回答店外進來兩個年輕男人,一身非主流的打扮,頭發染得五顏六色,劉海長得連眼睛都快遮沒了。

    兩人是來買煙的,一見趙惜月不由眼前一亮,立馬熱情招呼她:“小姑娘要去吳家小區?我就住那里呀,我帶你去,很近的。”

    店主沖趙惜月眨眼睛,示意她快走,可那兩人已經圍上來,一左一右夾擊趙惜月,一副明搶的樣子。

    店主不敢得罪他們,只能暗自搖頭。

    趙惜月卻不怕,輕巧地使勁推開兩人,趁對方沒反應過來便擠出店去。

    她又拐進旁邊一家小水果店,跟個阿婆打聽道兒。剛問清楚往哪里走,兩個小混混又來了。

    趙惜月真心覺得煩,轉身就走。兩人也不追,就這么慢悠悠地跟在趙惜月身后。三人進到吳家小區,在3號樓前停下來時,兩人終于按捺不住,再次上來調/戲。

    “小姑娘不要這么高冷嘛,大家認識認識,就當交個朋友。你來這里干什么,租房子嗎?不如去我家住吧,我們家剛好有空房間,分你一間啊。你也不用交房租,平日幫哥哥打掃一下衛生,煮兩頓就好,怎么樣?”

    趙惜月回頭沖兩人笑:“是不是還要陪你們睡覺啊。”

    兩人一愣,似乎沒料到趙惜月這么開放。看她的打扮不像本地人,長得白凈漂亮,穿得也不錯。這里的女人沒有素質這么高的,趙惜月那玲瓏的小身板,看得他們口水直流。

    其中一個色心大眼,過來動手動腳:“你要愿意哥哥當然沒意見啦,不如這會兒就回家去,哥哥使出看家本領,一定叫你舒服得不想走。”

    臉皮果然夠厚。趙惜月鄙夷地一笑,擺出揍人的架勢。那兩人相視一笑,覺得她只是故弄玄虛。

    就在他們準備出手時,身后突然冒出個人來,將兩人手腕各擰一只,原地轉了兩圈,隨即一人屁股上送一腳,一下踢出老遠去。

    這身手還真漂亮。趙惜月在心里暗贊一聲,仔細打量那人,卻是嚇了一跳。

    來的不是別人,是許哲的父親霍子彥。

    他怎么突然出現在這里?

    霍子彥沖她笑笑,那笑容里隱藏著無盡的深意。趙惜月突然覺得像落入圈套一般,本能地排斥霍子彥。

    原本要說的“謝謝”生生咽了下去,她連招呼都沒打,轉身就往樓梯口走。

    后面霍子彥跟過來,一副去同一個目的地的樣子。

    趙惜月有些氣惱,停下腳步問他:“霍先生,您是跟蹤我來的嗎?”

    “可以這么說。”

    “為什么?”

    “我也在找你的父親趙伯康。”

    “你找他干嘛?”

    “小孩子不需要知道這么多。”

    “那是我爸爸!”

    霍子彥正要說什么,突然身體感覺到了一股危險,猛地抓住趙惜月的手臂,不由分說將她拉出3號樓。

    剛踏出樓外,就聽“轟”一聲巨響,整棟樓被炸出一個大洞,樓體不住顫抖,封面灰塵撲漱漱往下落,間或還夾雜有碎玻璃茬子。

    趙惜月到底年輕,被這突然的變故嚇傻了。盯著樓上那個破開的口子發呆,眼前滿是紅色的火舌在跳躍搖擺。

    樓里尖叫不斷,快速涌出來許多人,老的少的都有。那兩個挨了揍不服氣想再來的小混混也給嚇著了,半天冒出一句:“我靠!”

    這話一下驚醒了趙惜月,她二話不說就逆著人流前行,硬要往樓里擠。

    霍子彥眼明手快抓住她,喝道:“現在不能進去。”

    “我要進去看看,我爸爸可能在里面。”

    “如果活著他會出來,如果死了你進去也沒用。”

    “你放屁,我爸爸才不會死!”

    巨大的恐懼向趙惜月襲來,兒時父親落水身亡的陰影再次冒出來。她掙扎兩下沒能從霍子彥手里掙脫出來,一時沒忍住,靠在對方的肩頭放聲哭了起來。

    -------------------------------------------------------------------------------

    吳家小區附近的便捷酒店里,趙惜月慘白著一張臉。

    霍子彥站她面前一臉沉肅的表情。外頭嘈 。外頭嘈雜聲不斷,玻璃隔音太差,全都傳了進來。

    趙惜月已經不哭了,只是情緒非常萎靡。

    她到底年輕,心里藏不住事兒,片刻后抬頭看霍子彥:“你說,會不會救不出來?”

    “目前還不知道他到底在不在里面,更何況,你都不能肯定他是不是你父親。”

    “我覺得他是。”

    “人不能憑感覺做事,要有科學依據。”

    這話聽起來跟許哲的說法有點像。趙惜月一想到對方心里愈加難受。本來來找賀老頭就是想偷偷拿他的毛發樣本,回去叫許哲幫忙做dna鑒定的,沒想到……

    她起身走到窗邊。從這個位置看出去,吳家小區一覽無遺。警車消防車排成一串,不時有白色身影穿梭其中,擔架上躺著一個個燒得面目全非的人,趙惜月不由緊張起來。

    “我要下去看看。”

    “別去,這會兒只是添亂。我派了人過去,有消息第一時間會叫你知道。”

    “可我不放心。”

    “你現在去了,我不放心。”霍子彥看她一眼,又補充,“你畢竟是許哲喜歡的人。”

    趙惜月轉過頭去,不想見他。

    她對霍子彥的感情有些復雜。一方面因為他是許哲的父親,她想要討好他。一方面覺得他跟自己父親的死有關,又很想厭惡他。

    但最令她吃驚的是,她對這個男人竟有一絲親切感。不是故意為之,不知不覺間它就會冒出來。

    趙惜月討厭這種感覺,她走離窗戶,到了房間另一邊倒水喝,突然想起樁事情來。

    “剛剛有人跟蹤我。”

    “什么人,長什么樣,有幾個?”

    “是兩個男人。”她回憶一番,將那兩人的體貌特征說給霍子彥聽。對方沉思片刻道:“應該是弘逸的人,你不用擔心。”

    “弘逸的人,是你派來的?”

    “不是,我一早知道你的目的地,沒必要再跟蹤你。我人都在這兒,不需要再派手下來。”

    “那你來這兒干什么?”

    “和你一個目的,找你的父親趙伯康。”

    “堂堂弘逸董事長找我爸爸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還要親自出馬,真是榮幸。”

    霍子彥不理會她話里的嘲諷,打電話給手下人詢問情況,順便要他們留意那兩個跟蹤趙惜月的男人。

    這兩個男人這會兒正在吳家小區外頭的一個小吃店里坐著。爆炸發生的那一刻他們剛好趕到,被巨大的聲響和迎面撲來的氣流震得耳朵疼。

    等回過神來準備去找趙惜月時,卻見她被董事長帶走,當下目瞪口呆,默默退出小區。

    這會兒兩人猶豫不決。瘦一些的那個不住嘀咕:“怎么董事長也來了,老五,你說這事兒該怎么辦?”

    老五掃他一眼:“能怎么辦,跟明哥說唄。”

    “那得想想好怎么說。那是少爺的女人,現在跟老爺牽扯不清,說出去可不好聽。”

    “你這人想法怎么這么齷齪,董事長跟她什么關系啊,你就在這兒胡謅。”

    “我是胡謅嗎?剛剛那女的撲董事長懷里哭你也看到了吧。什么關系啊,就摟摟抱抱的,太不像話了。少爺知道非氣炸不可。董事長這些年也沒花邊新聞啊,怎么朝自己兒子的女人直手。”

    老五瞪他一眼,抬手要煽他:“嘴上留個把門的行不行,什么話都敢私下議論,不想活啦。這兩人差一輩呢,別自個兒在這瞎琢磨。”

    “差一輩又怎么了,這年頭老男人就興玩小女人……”眼看老五真要抬手打,瘦子趕緊閉嘴,又不屑地撇撇嘴角。

    這時手機響了,老五拿出來接,一聽是明哥的聲音,立馬吱唔起來。阿明在電話那頭追問趙惜月的情況,老五猶豫了半天還是全說了。

    最后不由加一句:“也許沒什么事兒,董事長也是湊巧吧。”

    這話兒連他自己也不信,董事長什么身份的人,巴巴地跑這兒來。肯定跟那個趙惜月有關系。而且瘦子說得對,他倆那舉動,要說沒問題,他也不相信。

    擱了電話他不由罵了句娘,這都叫什么破事兒。回頭少爺和董事長為一個女人鬧起來,公司可就熱鬧了。

    瘦子湊過來小聲道:“聽說少爺不是董事長親生的。”

    “所以呢,你小子就是整天想太多!”

    醫院的消息很快傳了過來,霍子彥接了電話后和趙惜月說:“查過了,目前沒發現有一個姓賀的人。”

    “會不會還沒救出來?”

    “有這個可能。咱們先吃飯,吃過飯應該會有更多消息過來。”

    趙惜月沒胃口,但還是被霍子彥逼著出去吃了碗餛飩。吃東西的時候她忍不住觀察對方,發現他還挺親民,頂著以億計的身家,平日里出入高級酒店餐廳,可吃起街邊小食來,也沒那么挑剔。

    那種親切感再次襲來,她趕緊把頭埋進餛飩湯里,默默吃東西。

    到了下午更詳細的信息匯總過來。爆炸點已經找到,就是賀老頭租住的那間屋子。但消防員撲滅大火后進去查看,并未發現里面有燒焦的尸體。

    也就是說當時賀老頭不在屋子里。是僥幸逃脫還是察覺到危險提前離開,目前不得而知。

    這算是一個好消息,賀老頭應該還活著。但趙惜月也意識到,他絕對不是普通人。

    一個群演,怎么可能讓人追蹤到出租房來企圖詐死他?

    也不會是劉芒所為。他一個大明星,收拾一個群演手段很多,但沒必要殺人。

    趙惜月愈發覺得他像自己爸爸。

    當初的投河是不是另有隱情,這么多年他在外漂泊不露蹤跡,是怕連累到自己和媽媽嗎?

    她在旅館的房間里一直待到很晚,到了黃昏時分霍子彥問她:“要不要先回去?”

    “我還想……”

    “他不會回來了。既然知道有人要殺他,他就不可能再在這個地方露面。你等在這里沒有用,不如先回去。以后別再管這事兒。”

    “我爸爸的事兒,我為什么不管?”

    “今天的架勢你也看到了,如果你想和你媽媽平安活下去,就不要跟他扯上任何關系。”

    “所以你也覺得他是我爸爸?”

    “可能性很大。當年他跳河想來不是尋死,而是想要假死逃跑。你們一直沒找到尸體對不對?”

    趙惜月眉頭緊皺:“是沒有,但也不能證明……我能問一下你找我爸有什么事兒嗎?”

    “關于當年弘逸在云城的一些事情,我要問清楚。”

    “什么事兒?”

    “生意上的事兒,你不用知道。”

    “聽你的意思,我爸爸是不是欠了你什么?”

    “他竊取了公司的一些機密。”

    “不可能。”趙惜月一口否定,“我爸這么老實,怎么可能會偷公司東西。”

    “那就等找到他親口問問吧。”

    “弘逸是做服裝的,能有什么機密讓人竊取。設計稿嗎?值得您老人家千里迢迢追蹤他多年不放?”

    當然不是那種東西,是比這重要得多的東西。當年弘逸曾嘗試向其他領域發展,云城的分公司就主管這頂業務。可以說趙伯康是個很關鍵的人。

    只是大部分人并不知道,只當他是個普通主管。

    因為他的“死”,新項目的開拓無限期擱置,到了如今霍子彥其實已不大在意拓展的事情,但趙伯康的背叛是他心頭的一根刺,總要拔出來才好。

    有些話不適合同小姑娘講,霍子彥沒回答趙惜月的問題,只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趙惜月還在猶豫,霍子彥又道:“別叫許哲擔心。這么大的爆炸新聞不會不報道,他遲早會知道,早點回去叫他安心。”

    這話成功說服了趙惜月,她會著霍子彥的車回s市,路上兩人誰都沒理對方。

    她坐在后排,手里拿著手機,一直等許哲給自己電話。

    他應該有看到新聞,可為什么一直不打來找自己。是工作太忙嗎?

    醫院急診室里,許哲忙了一天,剛有點時間喘口氣。

    阿明打來電話,將趙惜月在h市經歷的事情一一說明,末了還添一句:“您別擔心,趙小姐沒事兒,她沒受傷。”

    說完匆匆掛斷,似乎怕他再多問什么。

    許哲卻沒這個打算,只是安靜站在走廊里,身上滿是血跡的白大褂也忘了換,盯著手機屏幕出神。

    謝志從后面走過來拍他的肩膀:“怎么了,又想小趙同學了?”

    “沒有。”許哲把手機往口袋里一塞,看都不看謝志一眼,揚長離去。

    不高興了?

    作為他多年的朋友,謝志很了解許哲。這是他生氣時的反應,印象里似乎很久沒發生了。

    他這人從前就這樣,感情不會大起大落。今天是怎么了?

    許哲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是在聽阿明說起趙惜月和父親在一起后,有點不高興。前幾天她在弘逸和父親一起吃午飯的事情她沒和他說,他也就體貼地沒問。

    如今事情有升級的跡象,他覺得似乎應該問問。

    總覺得這些事情都在說明一個問題,趙惜月和他們家,似乎有點剪不斷理還亂的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