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說謊 > 第57章 冤家
    許哲生日當天,趙惜月盛裝出席。

    衣服是租的,在這行混久了,怎么用最少的錢把自己打扮得最得體,她多少積累了一些經驗。

    許哲來接她的時候看到那一身不由眼前一亮。

    “我感覺你會搶光今晚的風頭。”

    “好看嗎?租衣服首飾挺貴的,花了我半個月工資呢。”

    “我工資也不高。”

    許哲這么不配合,趙惜月真想咬他。剛微微張嘴就聽對方道:“但我可以啃老,賬單給我吧。”

    心花怒放間趙惜月送了他一個吻,并表揚一句:“幽默感爆漲哦。對了,你今天幾歲生日?”

    “二十六。”

    “你都這么老了,我記得剛認識的時候你才二十四啊。”

    “因為我們已經認識兩年了。”

    這么一說趙惜月也很吃驚,本來覺得跟許哲似乎才認識,還處于感情的青澀期,掐指一算卻是時光如梭,近兩年的日子一眨眼就過。

    于是去唐寧的這一路她都在感慨:“天哪,很快就要成老菜梆子了。”

    到了酒店宴會廳,大部分賓客已經來了。許哲是今天的主角,他的進場格外引人注目。他本想挽著趙惜月一道進入,好借此機會向眾人公布他們兩人的關系。

    但趙惜月是個慫貨,一見這架勢借口上洗手間悄悄溜了,等許哲進場吸引足夠多的目光后,才提著裙擺小心翼翼從側門溜進去。

    今天這場生日會請了不少人,有些彼此也不大熟悉,趙惜月混在其中,穿著打扮不比旁人差,一時也沒人注意到她,只當她是霍家某個世交家的小姑娘。

    趙惜月盡量低調,一個人默默端著盤子吃東西,視線隨著許哲不停轉悠。

    許哲一直在多方應酬,這樣的生日會叫他覺得拘謹,但家里既安排了他便不能不從。

    好在那些叔叔伯伯阿姨嬸嬸都很客氣,對他除了贊美還是贊美。正當眾人寒喧客套的時候,一位六十多歲的老婦人由人陪著入場,瞬間成了全場的焦點。

    趙惜月也在看那人。一身合體的改良式旗袍,身上只戴了幾款珍珠飾品,雖有一些白發,卻依舊光彩照人。

    她走路時很有派頭,可以想像年輕時也是極有魅力的一個人。

    趙惜月分析她的年齡,覺得像是許哲的奶奶輩人物。

    果然她一進場,許哲立即向旁人告辭,主動迎上去攙扶她。老婦人臉上端著淡淡的笑意,十分得體卻又叫人感覺不到暖意。

    她應該是今天在場輩分最高的一位,別人對她也相當客氣。

    趙惜月不知道,這人是許哲的祖母,曾經也是弘逸的董事長,可以說沒有她就沒有如今的弘逸。這個陪著丈夫白手起家的女人,也曾經歷過大起大落。現如今成了弘逸的一個符號和傳奇,手里依舊握有不少股份,但卻已退出董事局,不參與企業的日常運營決定。

    按理說她今天是不該來的。辦這個生日會是霍子彥和妻子雙方的決定,但并沒有通知母親周雅言。

    因為妻子許煙雨的關系,周雅言和許哲的關系一向不好。在她看來,許哲根本不算霍家的孩子。一個沒有兒子血緣關系的孩子,甚至都不是兒媳婦生的,生母背景不堪還被人謀殺,生父和霍家交際頗深,卻是個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

    許哲這樣的出身背景,從來沒入過周雅言的眼。

    但她今天不請自來,誰也不能將她轟出去,非但不能面上還得敬著她。尤其是許哲,心里對這個奶奶再無感,身為主人依舊要表現出十足的孝道和誠意。

    他把周雅言帶到最顯眼的位置坐下,同她輕聲說話,并親手為她端來食物。周雅言難得不像從前那樣找茬兒,顯得十分慈善,在外人看來簡直是個再合格不過的祖母。

    只有許哲心里清楚,她今天來,肯定沒那么簡單。

    果然不出他所料,話還沒說上三句,周雅言忽然招呼起孫月瑩來。

    她滿臉笑容,沖孫月瑩招手,仿佛多喜歡她似的,將她拉到自己身邊坐下,緊緊攥著她的手不放。

    霍家老太太做事兒,顯然是一個風向標,在場大部分人都停下聊天的話頭,開始關注這邊的情況。

    尤其是家中有女兒的,一心想跟霍家攀親家的,更是緊張不已。

    周雅言眼見吸引了足夠多的注意力,便沖許哲道:“許哲你過來,坐到奶奶這邊來。今天是你二十六歲生日,奶奶呢要送你一件禮物。”

    說著她示意剛才扶她進來的助理,拿過來一個首飾盒子,然后往孫月瑩手里一塞:“打開看看,喜不喜歡?”

    孫月瑩有點尷尬,默默看許哲。

    周雅言卻主動替她打開,并把里面鑲鉆與紅寶石的手鐲拿了出來。

    “這個呢,是許哲他爺爺當年送給我的。那時候弘逸剛上軌道,手里閑錢不是太多,他知道我喜歡這個,還是想辦法籌錢買了。這東西擱現在可能沒什么,那時候可不多見。也算是我們霍家比較有紀念意義的東西了。今天奶奶把它給你,你可要好好收著。”

    她邊說邊給孫月瑩戴上,從頭到尾都沒看許哲一眼。只是目光不經意間微微一掠,掃過不遠處趙惜月的臉。

    今兒這出戲,不僅演給幾個當事人看,還要演給大家看。

    在場這么多人中,除了許哲外,就數霍子彥的臉色最難看。

    什么傳家寶,根本不是狗屁。這手鐲他見過,那是他媽自己花錢買的。那個時候父親整天忙著應酬,外頭還有不清不楚的女人,哪有心思給她買這個。

    為了買這個手鐲,兩人大吵一架。這或許也是母親下決心除掉父親的□□。

    但不管往事如何,這東西根本不吉利。

    再說大庭廣眾拿出這么個玩意兒給未來“孫媳婦”,顯然跳過了兒媳婦,這是當著一干親戚朋友的臉,從他起到許煙雨再到許哲和霍羽心,甚至趙惜月的臉都給打了。

    早知道就該把老太太攔在家里才是。還以為她這幾年消停了,誰知有一機會還是……

    手鐲一帶上孫月瑩的手,眾人臉上表情瞬間各有不同。許哲倒還鎮定,只冷眼旁觀這一切。他的這個“奶奶”,還真是恨他入骨,一刻也不愿他過清靜日子。

    想趁這個機會把水攪渾,他算是看出來了。

    對面孫月瑩還有些不安,試著要把鐲子拿下來,周雅言卻攔著她:“你別不好意思,收著就是了。你跟我們家許哲什么關系,我還能不知道。你們自小就要好,感情深著呢。你不見了這些年,他比誰都緊張,跟瘋了似的找你。現在你回來了,奶奶也樂見其成,盼著你們兩個感情更進一步,也好為我們霍家早日開枝散葉。”

    聲音不大,但足夠別人都聽見,人群里發出輕微的吸氣聲。

    就在這時音樂突然響起,熱情活潑歡快,是適合跳舞的旋律。有年輕人按捺不住,就忍不住要動起來。年長一些的被這一插曲打斷,也開始轉移注意力。

    全場氣壓最低的地方,集中在周雅言身邊。

    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許哲不好叫孫月瑩難堪,所以那個鐲子只能叫她繼續戴著。他的視線和父親的在空中交匯一下,彼此臉上都露出不悅的神情。

    霍子彥剛準備上前去化解這尷尬,那邊趙惜月站的地方又出了狀況。

    原來有人認出趙惜月來,知道她是弘逸旗下的模特兒,最近還演了戲,于是開始起哄。

    有個年紀小嘴巴壞的就跳出來挑事兒:“趙小姐是不是,你怎么也來這兒?是不是有人請你來表演啊。你今天演什么,走秀怕是不行,也不能當場演戲,雖然你們這種人戲如人生。那你還能干什么?”

    旁邊就有人附和:“叫她唱歌唄,這種人別的不行,唱歌跳舞最拿手。要不我給你換個熱鬧點的舞曲,你給我們跳一首?”

    三四個女生圍在一場哄堂大笑,顯然看趙惜月笑話。

    許哲叫孫月瑩搶走了,她們得找個出氣桶發泄一番才是。

    許哲再坐不住,扔下周雅言和孫月瑩便起身,直接朝趙惜月走去。

    就在快走到時,趙惜月突然眼睛一眨,沖幾人大方笑笑:“行啊,那我就唱個歌吧。今兒許先生過生日,總要唱個生日歌。”

    說完她走到樂隊邊上,拿了話筒清清嗓子。現場音樂就停了,大家齊齊轉頭看她。

    趙惜月想了想,沒唱生日快樂,挑了首老歌便唱起來。

    恭祝你福壽與天齊,慶祝你生辰快樂……

    她的粵語發音還算標準,頭兩句唱的時候樂隊有些發懵,但專業的畢竟是專業的,很快就反應過來,開始給她伴奏。

    一首老掉牙的祝壽歌叫她唱得喜氣洋洋,末了還特意沖周雅言道:“今天在這兒先祝許哲先生生日快樂,同時也祝他的祖母福如東海,壽與天齊。”

    好端端的壽比南山叫她改成壽與天齊,怎么聽著有股神龍教的味道。

    在趙惜月眼里,周雅言跟那個自以為是的神龍教教主沒什么分別。

    -------------------------------------------------------------------------------

    霍子彥看一眼兒子,那目光分明在說,你挑的這姑娘,還有點意思。

    周雅言臉色顯然不好看,但當著這么多人面不好發作。

    人小姑娘祝福她呢,她怎好叫人下不來臺。再說一開口,哪個下不來臺真不好說。

    生生咽下這口氣,周雅言有那么點子難受。


    趙惜月倒挺痛快,歌唱完后拎著裙子準備從臺上下來,那邊許哲已經過來,當著所有人的面沖她伸出手來。

    這是給她面子呢,哪能不接啊。她笑著把手伸過去,任由對方摟著自己的腰,輕飄飄著地。那一刻,多少個鉆石手鐲都不夠看。

    大家終于明白,誰才是許哲心頭的朱砂痣。那些剛才起哄想叫趙惜月出丑的,這會兒臉色真難看。

    周雅言再度被打臉,胸悶的感覺愈發強烈了。仿佛剛才那一切都成了一場猴戲。

    不是親生的就不是親生的,一點不顧忌她的老臉。要換了羽心一定不這樣。

    她也不想想,若今兒主角是羽心,她會這么不給面子來鬧場?

    許哲懶得理她,摟著趙惜月也不放手,請樂隊換首音樂,便和對方滑進舞池共舞起來。

    旁邊也有年輕人兩兩組隊跳舞,姿態優雅舞姿迷人。

    趙惜月本來挺放得開,叫他這么一摟又有點不好意思。借著音樂打掩護她小聲問:“我剛剛是不是有點過分?”

    “給我唱生日歌,還祝我生日快樂,哪里過分。”

    “我后來祝福你奶奶那兩句。”

    “都是好話,沒什么過分的。”

    要說過分,一個老人家當眾那么做,只會更過分。

    趙惜月吐吐舌頭:“早知道就不唱了,唱得也不怎么樣。”

    “我聽挺好的,可以向歌壇進軍了。”

    “算了吧,演戲都把人累死,我還是更喜歡拍照。下回再不接古裝片,服裝頭飾真折磨人。”

    “那個姓劉的后來找過你麻煩嗎?”

    “沒有,大概被你嚇著了,哪還敢惹我,所以說傍個富二代男朋友真不錯。”

    她故意一臉市儈的模樣,看得許哲微微一笑。他就喜歡她這個樣子。

    一曲舞閉,趙惜月的厚臉皮有些崩不住。畢竟周雅言還在那兒看著她呢,她不知道這祖孫倆的過節,想著終歸是人家祖母,不好做得太過分,于是借口上洗手間,悄悄往外溜。

    到了外頭才覺空氣清爽怡人,跟里面的烏煙瘴氣不可同日而語。順著長廊往前,拐過一個彎的時候,迎面走來一個熟悉的人影。

    冤家路窄,竟是劉芒。

    那人正打電話,并未看到她。趙惜月趕緊往墻后一閃,堪堪避過他。

    劉芒走到這邊往另一個方向拐,似乎是要上樓。趙惜月偶爾聽到一耳朵,對方聲音有些大,語氣頗為不耐煩。

    “既然找到賀老頭了,就給我找死算了,老子不想再見到他。”

    “要是搞不定,回頭別來見我。”

    趙惜月一顆心立馬被提起。她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悄悄跟了上去。

    宴會廳里,許哲還在等趙惜月回來。等了大約十幾分鐘沒見人影,他隱約覺得有問題。

    上個洗手間哪有這么慢的,就算補妝也差不多了。

    正準備出去找人,突然被個阿姨拉住,熱情的和他說著家常,又祝他生日快樂,還把自己家的孩子介紹同他認識。

    許哲不好抹對方面子,只得禮貌地應付著。等得說完一通抬手一看表,趙惜月都離開快半個小時了。

    許哲覺得不對,再不顧別人眼光,大步朝外頭走去。

    身后許煙雨覺得奇怪,問丈夫:“怎么了?”

    “顯然是安撫女生去了。我媽這個人,一開口就搞破壞。從前讓你受委屈,現在是小哲。”

    許煙雨就笑:“沒事兒,習慣了。”

    這么多年婆媳爭斗,她是絕對的大贏家,還有什么可跟老人家計較的。倒是這會兒看周雅言臉色不郁,不由提醒丈夫:“你媽看著臉色不大好,問問她是不是心臟不舒服,一會兒可別出事兒。”

    兩人只顧著說話兒,沒人去管許哲。

    許哲出了大廳往外走,掏出手機給趙惜月打電話。響了半天沒人接,他又發短信:“你在哪兒,我過去找你。”

    過了一會兒對方打回來電話,聲音聽起來有些微顫。

    “怎么了?”

    “許哲,我在四樓一間休息室,你能不能過來一下?”

    “出事了?”

    “嗯,有點事兒。”

    “等我,馬上。”

    說完許哲大步朝樓上沖去。大概十分鐘后,終于在一些門半掩的休息室里,找到了表情有些無措的趙惜月,以及……

    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劉芒。

    許哲上前問:“怎么回事兒?”

    “你趕緊查查,他是不是死了?”

    劉芒面朝下躺在休息室的地毯上,從外部看沒什么致命傷。許哲蹲下仔細檢查一番,搖頭道:“沒有,應該是暈過去了。你打的?”

    趙惜月有點不好意思:“哦。”

    “你們怎么碰上的?”

    “我出來上洗手間,不小心迷了路,走到四樓來了。結果碰到劉芒,他對我糾結不休,把我拉進休息室想占我便宜。我一時氣不過就動了手,沒想到他這么弱,三兩下就趴下不動了。許哲,我不會把他打死了吧。”

    “不會,死不了。不過我有點好奇,你上個廁所能從二樓跑到四樓?”

    見謊話被拆穿,趙惜月只能再編一個:“我其實就想透透氣,里面人太多,我又都不認識,有些不懷好意的老找我麻煩,我也不想叫你為難。就到處走走,沒想到……”

    這么一說許哲臉上果然露出抱歉的表情,過來拉她的手:“沒事兒,叫他在這兒躺一會兒,咱們走。”

    “不用叫醫生嗎?”

    “我就是醫生,經我診斷沒什么問題。再說,他既占你便宜,就要付出代價,如今這懲罰算輕的。”

    他說這話時臉上表情一變,顯得特別嚴肅。

    趙惜月發現許哲偶爾就會這樣,就跟雙重人格似的,那種一閃而過的陰霾,叫人有些害怕。

    但他很快又會恢復正常,變得一如往常般溫文爾雅。

    兩人離開休息室的時候,趙惜月有點不放心,回頭又看一眼,發現劉芒的手指似乎在動,心想他快醒了吧,于是便放下心來。

    結果兩人剛下到二樓,霍羽心慌慌張張跑出來,一見許哲便道:“哥,奶奶心臟病發了要送醫院,爸媽找你回去呢。”

    事發突然,許哲也沒想到。他看一眼身邊的趙惜月,對方卻沖他搖頭:“你趕緊去,我自己會走。”

    “我叫車送你。”

    “別管我了,一個大活人還會丟了不成。你趕緊回去,你是壽星,不能不露臉。”

    這樣的人家重視臉面,何況今天來的全是跟霍家交情匪淺的人家。霍家“老祖宗”突發急病,許哲這個小壽星怎能不出面。

    跟誰談戀愛只是興趣問題,不孝卻是頂大大的帽子。

    “那你小心,到家給我電話。”

    說完許哲和妹妹一道離開,剩下趙惜月一個人留在原地。

    她等了大概三分鐘,見許哲沒再折返,這才一個轉身沿原路返回四樓,又往那間休息室走。

    總要親眼看到劉芒沒死才行,萬一鬧出人命可不得了。

    結果她推門進去,卻發現休息室里空空如也,人顯然已經走了。她在屋里找了一圈不見人影,只找到一只打火機,應該是劉芒的東西。

    她對這玩意兒不感興趣,搖搖頭走出休息室,慢慢往樓下走去。

    不知怎么回事兒,她突然覺得腳步有些沉重。她沒搭電梯,找了旁邊的安全通道走,走得特別特別慢。

    她剛剛跟許哲撒謊了,事實上劉芒雖然混蛋,但今天他倒真沒吃自己豆腐。她卻把他打成那樣。

    當著許哲的面她不好意思說出實情,第一想法就是隱瞞。

    若以后他知道了,會不會不高興?

    他是一個挺有原則的人,從兩人相處這么長時間來看,大部分時間都很有正義感。他之前那么劉芒,只是因為相信了她的謊言。

    如果他知道真相,還會站在自己這一邊嗎?

    趙惜月坐在臺階上,抱著自己的腦袋發呆。原本挺好的身體變得昏沉起來,也不知道在樓梯間坐了多久,久到她雙腿都有些發麻,這才重新站起來。

    她去到酒店外頭攔輛的士,回到家倒頭就睡。第二天起來洗澡換衣服,強打起精神去上班。

    結果還沒出家門就連打三個噴嚏,她想一定是感冒了,趕緊找藥出來吃。吃藥的時候又想起許哲奶奶的心臟病,于是打電話過去詢問。

    電話響了半天沒人接,她想他應該在忙,就沒再打擾。

    吃過藥后她頭重腳輕卻搭公車,站了一路到公司,進門的時候一摸額頭有點燙,趕緊快走幾步上樓。

    她放了東西去茶水機泡茶,想多喝幾杯水把病給壓下去。正在那兒找茶包呢,兩個同事進來小聲說著什么。趙惜月本不想聽,可她們一見她反倒來勁兒,熱情地打起招呼,還立馬把她拉入談話中。

    于是趙惜月從她們口中得知了一個驚人的消息。

    劉芒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