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說謊 > 第58章 幻想
    趙惜月徹底懵了。

    她心在不焉地跟同事寒喧了幾句,找個借口出門,尋個無人的角落給許哲打電話。

    剛開始他不接,打了幾次終于接了。

    顧不得問他忙不忙,趙惜月一開口直奔主題:“劉芒死了,你知道嗎?”

    “我知道。”

    “那你怎么不告訴我?”

    “各大報紙網絡都報道了,你肯定很快就會知道。嚇一跳?”

    “當然,他死在哪里,是不是唐寧?”

    “是。”

    “許哲……”

    “你先別緊張,這事兒誰跟你說的。”

    “我同事。”

    “那你這會兒上網找篇報道看看,你就會明白,他的死跟你沒關系。”

    “怎么說?”

    “他死在酒店自己的房間里,你去過他房間嗎?”

    “沒有。”

    “所以他的死和你沒關系。”

    趙惜月略松一口氣,可還是擔心:“會不會我下手太重,他當時雖然醒了,跌跌撞撞回房,最后還是死了?”

    “你練的不過是普通的防身術,不是殺人奪命的鎖喉功。更何況他是被人用刀刺死的,跟你打他那幾下完全沒關系。”

    至此,趙惜月緊張的情緒才略微平復一些。

    掛了電話她上網去翻報道,關于劉芒的死訊鋪天蓋地,辦公室里也很多人在看,根本沒人留意到她。

    她仔細將報道從頭讀到尾,確定跟自己沒有關系,這才完全放心。

    擱下劉芒的事情后,她又開始考慮去找賀老頭。昨天問到了賀老頭目前的落腳點,她著實了一陣兒。可最近工作太忙,她沒辦法再請假,再說妮娜姐是霍子彥的走狗,她這邊一請假,那邊肯定收到消息。

    她不希望這一回再有人尾隨前去。

    于是只能先按兵不動,等過幾天放假再去。

    結果就在這時,齊娜那邊又出了問題。也不知道怎么了,跟謝志突然鬧了點別扭,一連好幾天兩人都沒見面。

    齊娜心情不好,找趙惜月出來喝酒,喝得酩酊大醉回家,趙惜月不放心她一個人睡,只得留宿她家陪她。

    第二天齊娜酒醒后,覺得很不好意思,晚上下班請趙惜月吃飯,當作賠罪。

    趙惜月就趁機勸她:“你別總這么強勢,謝志脾氣算不錯了,能被你氣得幾天不聯系,你肯定有錯兒。”

    “有什么錯兒,不就是跟同事出去喝酒回來晚了嘛,不依不饒的。我跟他什么關系啊,又沒結婚,連這也要管。”

    “他這是關心你。對了,昨天沒在你家見到他,他真生氣啦?”

    “是我生氣了,本來我住他那兒,一生氣就回自己家去了。懶得理他,愛咋咋的。”

    趙惜月看得出來,齊娜不過是嘴硬罷了,她根本沒在意謝志,要不也不會心情不好喝得醉成那樣。

    只是她自小沒有父母,心氣兒特別高,容不得別人尤其是另一半趾高氣昂。趙惜月勸了幾句見勸不住,也就不白費唇舌了。

    她要真在乎,兩人總會和好,要不在乎,分了也不可惜。

    吃過飯齊娜結賬,兩人出去到路邊取車。趙惜月拉開車門正準備上去,突然聽得對面齊娜砰一聲甩上門。

    “怎么了?”

    “我看見謝志了,王八蛋,跟個女的在一起。”

    “不會吧。”趙惜月抬頭往四周看,沒看見熟悉的身影,“你看錯了吧。”

    “不會錯,化成灰我都認得。我找他去。”

    趙惜月看她一副要跟人大干一場的架勢,趕緊拉住她:“別去,哪里有謝志,你肯定是看錯了。回家好好睡一覺。”

    她其實擔心那人真是謝志,現在齊娜在氣頭上,萬一沖過去鬧僵了,反而沒法兒收拾。

    生拖活拉地總算把人拽上車,一路上齊娜的臉都是沉著的。

    開到一半的時候她突然靠邊停車,表情嚴肅道:“不行,我得回去看看。我想起剛才那女的是誰了,就你那經紀人。”

    “妮娜姐?”

    “就是她。她不是喜歡謝志嘛,趁我們吵架趁虛而入。我今天非弄清楚不可,你要不想去我先送你回去。”

    “別別,那還是一起去吧。”

    眼見攔不住,趙惜月改變策略。她在好歹能勸勸,放齊娜一個人去,指不定鬧成什么樣。

    于是車子在路上強行調頭,又開回到了剛才那條路上。

    下車后齊娜直奔附近一家酒吧,盯著里面每一個人瞧。有不三不四的男人見她和趙惜月長得漂亮,就沖她們拋媚眼吹口哨,還有人想來搭訕,全叫趙惜月給“打”跑了。

    一路往里尋,最后在角落的一個位置找到了喝得半醉的謝志。他旁邊坐一女的,趙惜月仔細一看,還真是妮娜姐。

    看來齊娜的第六感不差。

    眼見這兩人到來,謝志和妮娜都沒露出尷尬的表情,仿佛他們的社交理所當然。

    齊娜性子爆,一抬手就給了謝志一巴掌。聲音清脆響亮,旁邊人都看懵了。

    眼見要打起來,其他人識相地往外退,露出空曠的地方來讓給他們打。

    謝志倒是沒什么反應,妮娜卻坐不住了,站起來怒道:“齊娜,你干什么!”

    “我教訓我男人,關你什么事兒。”

    “伸手就打人,果然不是什么好貨色。”

    “隨便勾引別人的男人,你又算哪路貨色?”

    妮娜平時橫慣了,沒料到今天碰到塊硬骨頭,倒是很難啃。她見罵不過齊娜,便又坐下來關心謝志。

    “你怎么樣,要不要我弄點冰塊給你敷一下。”

    “喲,真會討人喜歡,你怎么不直接把衣服脫了他給敷呢,他肯定喜歡。”

    “齊娜,你夠了!”

    謝志終于出聲,抬眼怒視齊娜。

    趙惜月在旁邊看得直搖頭,這個謝志也是個蠢的,這種時候偏幫妮娜,分明就是火上燒油。

    果然齊娜一點就著,對著他又是一通亂打。只是這一回謝志有了防備,沒有叫她得手。最后鬧得不像話,他不由怒吼一聲:“夠了,你消停點。”

    “謝志……”趙惜月有些看不下去,想出聲勸和。

    卻被對方直接打斷:“惜月你別勸我,今天這事兒反正你們也來了,那就索性說清楚吧。齊娜我問你,你在我之前有過幾個男人?”

    “什么意思,嫌棄我跟你的時候不是處是不是?你自己難道就是,有什么資格挑剔我。”

    “你要正正經經談戀愛,談多少個男人我也不在乎。問題是你拿這當錢色交易,你覺得我應該容忍我的女朋友曾經是個……”

    謝志話音一頓,說不下去了。

    “妓/女是嗎?你想說說不出來,那我就替你說。沒錯兒,我從前賣身賺錢,后來金盆洗手,以為能找到個靠得住的男人。沒想到太天真,早知道這樣還不如一直做下去,沒有感情至少有錢。總比鬧半天陪人睡了那么久,什么也落不著得好。”

    齊娜臉上露出難堪又難受的表情,卻還是故作瀟灑,伸手甩出手里的車鑰匙。鑰匙“啪”一聲砸在玻璃上,聽起來特別刺耳。

    “車就停外面馬路上,你自己拿去吧。里面有我今天剛給你買的一件襯衫,錢就不收你了,當喂狗了。你家里我的東西你收拾一下擱一個箱子里,過兩天我去取。姓謝的,咱倆誰也不欠誰了。”

    說完齊娜轉身就走,趙惜月趕緊拉住她:“你這是干什么,說分手就分手。”

    “我不提,難道等他提。你看他一副跟吃了大便似的表情,大概一想到跟我在床上的事情就惡心吧。我也惡心他,睡我那些男人好歹還給錢了。他睡了前女友幾年,給過人家一分錢嘛。他還不如那些人呢,臭不要臉。”

    趙惜月簡直沒話說。齊娜這會兒渾身長刺,越說越僵。

    她正要閉嘴,妮娜又不知死活過來和她吵,齊娜就刺她:“你省省吧,你跟著他,回頭錢沒撈著,自己賠進去多少還不知道。”

    “我跟謝志只是朋友,倒是你,連不是朋友的男人都睡,你還有底線嗎?”

    “關你鳥事,睡你男人了嗎?就你把這事兒捅給他的吧,你可真棒,夠陰險狡詐不要臉,惜月,你可得認清這人的嘴臉,別回頭被坑都不知道。”

    趙惜月一個頭兩個大,一臉為難看著妮娜姐。老實說這事兒她做得不地道,但也不能說全錯,只是齊娜脾氣火暴,就給鬧上了。

    “趙惜月你別這么看我。她自己身不正怪不得別人。這種事談戀愛前不說清楚,還想瞞一輩子不成。打量別人都是冤大頭。”

    “妮娜姐,”趙惜月的聲音冷了下來,“你這么做,也不是為了謝志吧。大家都一樣,何必說對方不是。”

    說完她看一眼謝志,無奈搖頭,勸著還在氣頭上的齊娜離開了酒吧。

    兩個人鉆進外頭微涼的夜色里,一陣冷風吹來,齊娜氣得大罵三字經。趙惜月趕緊攔了輛的士和她上去,直奔她家而去。

    進到齊娜家里,趙惜月攔著要去找酒喝的齊娜,小聲道:“你要心里不痛快就哭出來吧,我又不是外人。”

    “誰想哭了,為那種混蛋哭多不值得。”

    齊娜嘴硬說了一句,突然控制不住,拉過趙惜月靠在她的肩頭,哇哇大哭起來。

    -------------------------------------------------------------------------------

    為齊娜的事情,趙惜月簡直操碎心。

 &     這姑娘就跟茅坑里那石頭似的,脾氣又臭又硬,根本不聽勸。

    照理說按趙惜月的想法,這算是齊娜不義,戀愛前不跟人說清楚,現在被捅出來難怪謝志生氣。

    如果她真在乎這份感情,低個頭認個錯,試著挽回一下也不是不行。

    畢竟男人有些心軟,尤其像謝志這樣的,何必弄得一拍兩散。

    可齊娜哭歸哭罵歸罵,說什么也不肯再去找對方。寧愿自己每天神情沮喪萎靡不振,還非死撐著不松口。

    看得趙惜月都想罵她。

    沒辦法,她只能另想辦法。

    因為不方便接觸謝志,她只得找許哲出來,想問問謝志的情況,從側面分析一下他和齊娜還有沒有復合的可能。

    結果許哲見她頭一句話便道:“你覺得我會擅長這些東西?”

    趙惜月立馬泄氣,把頭支在冷飲店的桌子上,一臉便秘的樣子。

    “那你說我怎么辦,他們兩個真要分手了……”

    “那跟你有什么關系,你既不是齊娜的媽也不是謝志的爸,感情是他們兩個的事兒,能不能成也全靠他們自己。齊娜都不積極,你跟著瞎積極什么。”

    話說得有點重,卻是事實。趙惜月也覺得自己是狗拿耗子。

    可沒辦法,齊娜是她最好的朋友。

    “這事兒是齊娜做得不對,可謝志也有點那個。非跟妮娜姐搞到一起,他是不是想出軌啊?”

    “不知道,他沒跟我說過。”

    “那你看他這兩天情緒怎么樣,吃不下飯沒精神嗎?”

    “精神飽滿斗志昂揚。”

    事實上辦公室的人都說,最近謝醫生跟打了雞血似的,工作分外賣力,什么事兒都搶在前頭,加班一點兒不含糊,別人的活搶著干。

    大家都猜他是不是想升主治醫師啊,只有許哲看出來,他好像是有股勁兒想使使不掉,正自個兒跟自個兒較勁呢。

    趙惜月聽了他的描述,覺得似乎有點希望。

    “他應該還是喜歡齊娜的吧,只是咽不下那口氣。許哲,你們男人都這么小氣嗎?”

    “這事兒要擱你們女生身上,男朋友認識你們之前是干那種工作的,和不知名的女人發生關系,事后還收人錢,你們樂意嗎?”

    不知怎么的,趙惜月居然想歪了。眼前出現許哲精壯結實的裸/體,在自己面前來回晃的畫面,甚至還有將人撲倒在床,霸氣側漏的表情。

    她一下子就臉紅了,小聲道:“你、你不會的。”

    “什么不會,你當我真不會做那種事兒?”

    “不是,我是說你不會隨便跟別人……那個的。”

    “那倒是。”許哲突然湊近了,沖她淺淺一笑,“我只和你做。”

    趙惜月腦袋轟一聲就大了。剛剛畫面里那被推倒在床的女生的臉瞬間清晰起來,那根本就是自己啊。

    想像一下她和許哲在床上坦城相見的模樣,她既興奮又緊張,臉頰飛紅跟要滴血似的。

    許哲便道:“不是現在,你不用馬上開始幻想。”

    “誰、誰幻想了,你別胡說。”

    結巴的語氣激動的神情已經出賣了她的內心。

    “沒關系,就算想也沒事兒。你現在想要嗎?”

    趙惜月覺得簡直沒辦法再好好談下去了。當醫生的人是不是都這么直接,因為見多了人的身體,對這種事情已是駕輕就熟?

    對他們來說,這就跟親近大自然一樣吧。

    幸虧服務生過來送他們點的飲料,才算把這一茬給揭過去。

    等對方走后,許哲認真道:“其實這事兒你心里也清楚,錯不在謝志。齊娜做的那些事情,在現在這個社會有些人在乎,也有些人不在乎。但我覺得至少該事先說清楚。對方接受就開始,不接受就拉倒。”

    “道理是這么說,可你知道他們倆是怎么開始的嗎?喝醉了滾的床單,那種情況怎么說清楚。第二天醒了你叫齊娜再說?那謝志不肯怎么辦,兩人就白睡了?那說起來好像又是齊娜吃虧了。”

    “所以我常說,酒這東西別亂喝,不好。”

    “現在該怎么辦哪。”

    “回頭我幫你問問他,成就成不成也沒什么。齊娜年輕漂亮,再找一個也不難。謝志很好嗎,我也沒覺得啊。”

    趙惜月心想您老人家每天對著鏡子看自己那張24k純帥的臉,當然覺得謝志一般般啦。

    自戀狂的事情旁人不懂。

    她拿□□的西瓜汁喝了一大口,想起當初的事情來:“要是我以前也做那種事兒,你會介意嗎?”

    “我剛剛就說過我的態度,只要你事先跟我說就行。”

    “說了怎么樣,你就當沒發生過,還是就不要我了?”

    “不會不要你,也不會當沒發生,但是可以想一些其他的辦法找回心理平衡。”

    “比如說?”

    許哲再次露出他老學究般的正經臉孔,卻說著這世上最不正經最下流的話:“多做幾回,找點補償。”

    趙惜月一口西瓜汁差點噴他一臉。

    結果許哲還不收口,繼續往下發表“高見”:“或許還可以玩點新花樣,刺激的,這樣就能平衡了。”

    趙惜月真恨不得堵上他的嘴,大庭廣眾說這個!他以前不是道德感很強的嗎?怎么現在這么……開放。

    許哲沖她翻個白眼:“你自己問的。看來你還是想要,那一會兒回我家去,我們研究研究。”

    其實他最近也挺有那方面的想法的,要不然今天也不會這么直接地討論這個話題。

    他這前面的二十五年,活得跟苦行僧似的,什么男歡女愛都棄之如敝屐,從未被激起過一絲波瀾。

    但最近這一年,他明顯感覺到身體的變化。先是喜歡上了洗冷水澡,大冬天也是冰水直接兜頭澆,洗完之后通體舒暢,但只能維持較短的一段時間。

    再來他的體溫比以前高了一些,時不時總覺得熱。以前他是個心冷身體也冷的人,現在卻時常火熱得要命。

    尤其是夜里一個人躺床上時,那些不該有的畫面總鉆進腦子里。無論怎么克制都揮散不去。

    他好幾次睡到一半忍不住進洗手間,一個人對著馬桶忙活。

    這種事情從青春期起他就開始干,但頻率非常低,算一算遠低于醫學研究的平均次數。但最近這種事兒的頻率激增,并且還是在他努力克制壓抑的情況下。

    是從什么時候起變成這樣的呢?

    他仔細想想,大概就是和趙惜月在一起后,人就如同打通了任督二脈,整個人都活了過來。

    父母說他這是有朝氣的表現,妹妹說他終于像個人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生理需要來了,想和心愛的女人做那種事情了。

    意識到這一點后,他就開始考慮什么時候進行這一步比較好。

    盡管想趙惜月都快想瘋了,但他依舊理智地分析著各種情況。在孫月瑩病情不穩甚至自殘現象愈發嚴重的現在,似乎還不是最佳時機。

    萬一……真的有那個萬一,至少該讓趙惜月保持完璧之身。

    這樣她若碰到下一個真心待她的男人,也不至于發生齊娜那樣的尷尬。

    趙惜月完全沒想到,自己喝西瓜汁兒的一小段當口,坐在對面的那個男人腦子里已經轉了這么一大圈。

    若她知道了應該會這么回答:“別想那么多,趕緊來吧,老娘不在乎別的,只要你鮮嫩的身體。”

    結果飲料喝到見底,許哲突然拉起她的手往外走。

    趙惜月嚇一跳,以為他要兌現自己剛才的話,立馬緊張起來。

    “你……干嘛。真上你家啊?”

    “沒有,想太多,今天不適合。”

    “為什么?”

    “我查了黃歷。”

    我呸!趙惜月心里大聲啐了一口,他這種一看就像科學怪人的家伙,會信黃歷那種東西?

    “有何不可,我還因為大師一句話,吃素好幾年呢。”

    趙惜月徹底敗下陣來,只得跟著他走。兩人到了一家珠寶店門口,許哲不由分說拉她進去。

    趙惜月一看這店的裝潢和規格,再一看品牌,立馬矯情地拉著許哲:“別進去,里面東西太貴了。一個戒指十幾二十萬呢。”

    再說現在就要求婚嗎?

    許哲卻很煞風景:“我不買戒指。”

    趙惜月覺得自己這戲算是白演了。

    導購小姐熱情地迎上來,詢問兩人需要什么。許哲把趙惜月往人面前一推:“給這位小姐挑一條項鏈,精致些的。”

    “好的,兩位這邊請。”

    趙惜月跟著走到旁邊的柜臺,坐下來看玻璃展柜下亮瞎眼的各種首飾。

    店里燈光打得恰到好處,顆顆鉆石閃亮奪目。導購小姐自然是挑貴的上,一出手就拿了條二十萬的出來。

    趙惜月簡直懵了。

    漂亮是真漂亮,胸前那吊墜上的鉆大的,主鉆至少在一克拉以上,旁邊的輔鉆其實也不算很小,看成色也好,都能拿下來單獨打個戒指了。

    鑒于兩人的關系,趙惜月很是舍不得地搖了搖頭:“還是看看別的吧。”

    “喜歡嗎?”

    許哲走到她身后,拿起那條項鏈,直接在趙惜月的脖子前試起來。

    效果出人意料得好。

    于是他拍板決定:“就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