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為報恩我上門入贅 > 第8章 興奮的姜家眾人
    齊退之沒動。

    眼神冷淡地看著面前雕金畫龍的邀請函。

    這就是昨日龍風情說的退婚補償?

    想必此時的吳家也已經收到了邀請函。

    他早就說過,他跟吳家沒有半毛錢的關系,這女人怎么就這么無聊?

    “真是沒禮貌,沒教養!”

    姜老太太見他不接,一把將邀請函搶了過去。

    看著上面純金的大字,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

    姜家要發達了!

    這可是霓凰戰神封王的內場邀請函!

    從此以后,江城沒有哪家敢小瞧了姜家!

    姜家眾人立刻圍過去看。

    姜瑩瑩使勁扣了幾下上面的大字:

    “真的是純金的!霓凰戰神真舍得,明天都不知道有多隆重!我一定要去!”

    姜海也搶到一本,興奮得兩眼冒光:

    “哈哈!我們家要發達了!看明天小爺不羨慕死那幾個小子,還什么一流家族,我呸!”

    整個姜家洋溢在歡樂中,反倒是沒人搭理齊退之了。

    薛香看著姜家眾人丑態,眉頭微皺,譏諷地看著齊退之:

    “入贅這么一家子,你真是好福氣!”

    說完,薛香冷哼一聲,踩著高跟鞋走了。

    姜老太太開始分邀請函,最后兩份一并遞給了姜海,寵溺道:

    “阿海,多出來一份,你想給誰就給誰。”

    劉春花氣得雙眼發紅:

    “老太太,我們家還沒有呢!你太偏心了!”

    姜老太太冷哼一聲,眼光在姜梨和齊退之身上徘徊:

    “偏心?一個未婚先孕帶著個野種,一個是暴發戶來入贅的廢物!”

    “你們家也配?”

    “那可是霓凰戰神的封王盛典,好好待在家里,別給我出去丟人現眼!”

    姜海拿了兩本邀請函,高興之余終于回過神來,插進話問道:

    “奶奶,霓凰戰神為什么要給我們家送邀請函啊?”

    姜瑩瑩撅著紅唇,得意地說道:

    “肯定是我家的王宇王大少爺有本事啊!”

    “他今天早上還跟我說要送我一個驚喜呢,這不就來了?”

    齊退之實在聽不下去了,嗤笑一聲:

    “王宇?剛剛你們可都聽見了,這些邀請函是送給我的!”

    姜瑩瑩不爽地翻了個白眼:

    “肯定是那個送邀請函的把你當成王大少爺了唄!”

    “往常的這個時候王少爺可是在我身邊的!誰能想到我們姜家會突然多了你這號廢物!”

    “人家又沒指名道姓說是送給你吳峰的,給錯了人不是很正常?”

    姜海冷笑一聲,附和道:

    “就是!上面又沒寫你吳峰的名字!”

    “真是笑死人了,怎么會有這么厚臉皮的人!”

    “奶奶說了,叫你別去丟人現眼!還想搶功?”

    齊退齊笑著搖搖頭,有些憐憫地看著他:

    “我可事先說明,明天進不去丟人了可不賴我!”

    姜老太太正在興頭上,頓時怒了:

    “你這個廢物在這里說什么風涼話?給我滾!”

    又指著姜國強惡狠狠地命令:

    “把你的廢物女婿帶出去!滾得遠遠的!”

    姜國強不敢違逆,帶著姜梨一家子出了大廳。

    劉春花氣得要命,忍得夠嗆。

    一出大廳就全爆發了:

    “都是些沒用的廢物!到手的合同能讓姜海那小子搶了!”

    “還有邀請函,老太太心都偏到屁股眼了!”

    “你們是瞎了還是聾了?沒一個人站出來說句話!”

    姜國強垂著頭不吭聲。

    姜梨挽住她的胳膊,勸道:

    “媽,你也別生氣了。”

    “那些沒有就沒有吧,好在我可以回公司工作了,咱們家慢慢會好起來的!”

    “我能回去工作還要感謝吳峰呢!咱們回家給他做點好吃的!”

    劉春花一把甩開她的手臂,惱怒地瞪著齊退之:

    “吃什么吃!這個廢物就是運氣好而已!”

    “拿回合同又怎么樣?有邀請函又怎么樣?還不是一樣都守不住?”

    “都是這個廢物,我們一家子才被喪家犬一樣的趕出來!”

    “那可是一流家族都拿不到的邀請函啊!”

    姜國強輕輕地扯了下劉春花的衣袖:

    “你聲音小點!傳到老太太耳朵里咱們可不好過!”

    “這事……就這么算了吧。”

    “你也別說吳峰了,剛才就算他爭取,老太太也不會同意我們去的!

    “這事不能怪他!”

    他為人沉默寡言,膽小怕事,又不得老太太歡心,處處被幾個兄弟欺負。

    如今見齊退之的處境與他如出一轍,倒是忍不住為齊退之說話了。

    齊退之意外地看了這個“岳父”一眼,心里多了幾分好感:

    “要是你們真想去參加封王盛典的話,我可以帶你們進去。”

    劉春花半個字都不信,上下打量了他一眼。

    “就你?那可是霓凰戰神的封王盛典!”

    “豈是你一個廢物想去就能去的?可別說出來笑死人了!”

    姜梨亮晶晶的眸子看著齊退之,沖他舉了舉粉嫩的拳頭,悄聲道:

    “我相信你!”

    至少他說過的話,沒有一件是沒有辦到的!

    雖覺得不現實,可她還是莫名地相信他!

    劉春花氣得一把拽著她往家走。

    “他就是個騙子!只有你這種大傻子才會相信他!”

    “給我回家!少跟他往來!”

    ……

    小龍人幼兒園。

    齊十七和姜去病,呆呆地望著對面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