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為報恩我上門入贅 > 第60章 不給她道歉,死!
    “咻”的一聲,齊退之甩出手里被捏碎的半截木頭。

    尖利的木頭直直插進馬飛嘴里,撞掉了門牙后堪堪停在咽喉處。

    馬飛門牙被崩掉好幾顆,立馬慘叫起來,殺豬一樣!

    “麻痹的!姜家等著破產吧!”

    “來人,把門都給我關了!老子今天要先廢了這個狗娘養的!”

    馬飛的幾個下屬立刻把門關了,湊過來:

    “馬經理,門已經關上了,這個小癟三今天無論如何人也逃不出去了!”

    “經理,今天您要拿出點顏色給他看看,讓他知道得罪咱們江城銀行的下場!”

    被壓在椅子底下的馬五立馬大叫起來:

    “表哥!等會兒你要給我機會!我要廢了他兩只手,兩條腿!”

    “我要讓他像狗一樣爬出去!”

    齊退之:“聒噪!”

    抬腳朝著椅子底下的馬五狠狠一腳,就見馬五如同一顆皮球一般,飛出去老遠。

    “嘭”的一聲,馬五撞在墻壁上,吐出兩口鮮血,暈死過去!

    所有人都驚呆了,沒想到在馬經理面前,齊退之竟然敢對馬飛下這么重的手!

    真是太不給馬經理面子了!

    齊退之冷冷地盯著馬飛:

    “我最后給你一個機會。”

    “去給姜梨跪下道歉,否則,要的就不是你的牙齒了!”

    “你今天能在這里耀武揚威,多虧了姜梨,不給她道歉,死!”

    姜梨是青龍軍的恩人,更是大夏的恩人!

    沒有她,就沒有棲泉關的勝利,更沒有今天大夏和平的日子。

    他如今身份特殊不能說她的功績,卻絕不允許誰侮辱,傷害她!

    馬飛捂著嘴,打碎的門牙混著血淌出來。

    他氣得要瘋!!

    身為江城銀行的經理,他何曾吃過這么大的虧!

    齊退之的話,馬飛是半句都沒聽進去,瞬間就急紅了眼!

    “老子能混到今天這地步,全靠行長的提拔!”

    “跟姜梨那個小婊子有半毛錢關系!”

    “她也配讓我跪?”

    “她只配跪在老子面前,求老子草她!”

    “你給老子等著,我這就打電話讓行長過來!”

    齊退之雙眸危險地瞇了起來:“可以,別后悔。”

    正好一起處理了,省得麻煩!

    馬飛罵罵咧咧撥通了電話:

    “喂,行長!有人在咱們銀行搗亂!”

    “是姜家的,我不愿意給姜家貸款,他不僅打了我和小馬,還放言侮辱你,狂得不行!”

    “好!是……我已經把人留住了,你快來!”

    掛了電話,馬飛狠狠啐了一口血沫,盯著齊退之:

    “行長很快就來了!”

    “你現在跪在地上求我,再自斷一只手臂,我或許可以讓行長留你一條賤命!”

    齊退之反倒是平靜下來了,用看白癡一般的眼神看了馬飛一眼,沒搭理。

    一聽說行長要來,周圍的職員立刻嚷嚷開了:

    “行長真的要來?馬經理可是行長的心腹,行長最是護短,這人死定了!”

    “姜家肯定也完蛋了!咱們行長是什么人?黑白兩道都要給他幾分面子!”

    “姜家那種小家族,他跺跺腳就能滅幾個!”

    “咱們江城誰不知道行長陳大發的名字?要我說啊,現在下跪求饒還有活命的機會,知足吧!”

    “對啊!上回馬經理玩了別人老婆,被那男人打了一巴掌,行長直接找人把那男人的手跺了喂狗!”

    “……”

    陳大發三個字鉆入齊退之的耳朵,他微微皺起了眉頭。

    昨天他還在飯局上見過陳大發,沒想到這么快又要見面了!

    正想著,就聽見門口一聲暴呵:

    “哪個不要命的,敢在江城銀行撒野!”

    “找死不選日子!還敢動老子的人!”

    聽見陳大發的聲音,幾個職員立刻去開門。

    馬飛更是得意地笑了起來:

    “我們行長來了!看你還怎么橫!”

    “我們行長的手段可多著呢!到時候讓我們行長看著我草姜梨哈哈哈哈哈!”

    說著故意湊到齊退之面前:

    “剛才不是很囂張嗎?有種你打我呀!”

    “當著我們行長的面,你有種再打我一下試試?”

    齊退之雙眼微瞇,冷哼一聲:“成全你!”

    他左手閃電般捏住馬飛的脖子,右手高高揚起,朝著馬飛的臉扇過去!

    “讓姜梨穿情趣內衣陪你睡?誰給你的膽子?”

    啪!

    “覬覦姜梨的美色,把她騙過來侮辱,誰給你的臉?”

    啪!

    “你一個蛀蟲敗類,竟敢說臟話罵姜梨,找打!”

    啪!

    “你以為自己很能耐?以為我不敢打你?”

    啪!

    “你以為陳大發真能給你撐腰?”

    啪!

    啪!

    ……

    打耳光的聲音在大廳里回響,所有人都傻眼了!

    馬飛開始還能嚎叫,后面被抽得嘴巴都張不開了,嗚咽著什么也說不出來。

    陳大發呆愣了幾秒之后,一張臉瞬間漲紅,額頭上的青筋一根根暴了出來。

    他已經站在這里,對方還肆無忌憚地打他的心腹,簡直就是把他的臉按在地上摩擦!

    “踏馬的給老子住手!”

    陳大發暴喝一聲,沖了過去:

    “不管你今天是對還是錯,都得給我死在這兒!”

    “姜家的是吧?”

    “你整個家族都會為你今天的行為付出慘痛的代價!”

    齊退之停了手,轉過頭看了陳大發一眼:

    “行長是吧?”

    “我倒是想聽聽,你能把我怎么樣?”

    “混賬東西,來人……”

    陳大發怒斥著,剩下的話頓時卡在嗓子里!

    剛剛他只看到齊退之的側臉,加上距離遠,所以只覺得眼熟,沒有多想!

    如今齊退之轉過身說話,一張臉清清楚楚!

    陳大發只覺得雙腿發軟,小腿肚直抽筋。

    老天爺啊!

    這可是黃市首的恩人啊!

    連黃市首那樣的人,都放下面子,對他畢恭畢敬。

    孫廟青那種聲名在外的神醫,想拜他為師都被拒了!

    馬飛緩了口氣,看見陳大發神色變幻,立馬懂了,這是行長被氣著了啊!

    他撲過去扯著陳大發的衣袖,說話更是毫不顧忌:

    “老大,你可要給我做主啊!”

    “你看看這個人有多囂張,當著你的面打我!他打我,就是打你的臉!”

    “姜梨哪個小婊子湊上來求貸款,我不就是讓她穿上情趣內衣去酒店等著嗎,他竟然還生氣了!”

    “老大,快點弄死他!再把姜梨那個小婊子拉回來草上幾十遍!活活玩死!”

    陳大發嚇得直哆嗦。

    腿一軟,撲通一聲跪在齊退之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