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為報恩我上門入贅 > 第76章 一個女人認領了項鏈!
    “啊!疼!”

    “救命!”

    “齊退之……”

    吳峰慘叫起來,話沒說完,已經疼得暈了過去。

    林春芝尖叫一聲,護在吳峰身前。

    眾人被嚇得不住后退,眼睜睜看著吳峰疼暈過去,忍不住一陣唏噓:

    “齊退之真狠啊!太嚇人了!”

    “你們忘記了,齊退之連安祿山元帥的副將都敢殺,只是廢了吳峰已經很客氣了!”

    “吳峰這回是真的廢了!招惹誰不好,偏偏招惹去齊退之!”

    “……”

    龍風情臉色難看:“齊退之,你做什么?”

    吳峰是她帶著來的人,還在給她爺爺看病。

    齊退之這幾腳,簡直是在踏她的面子!

    齊退之這才慢吞吞地挪開腳,嫌棄的在地毯上擦了擦:

    “吳峰縱欲過度,毀了禍根也好,不然只有死路一條!”

    龍風情:“你……”

    齊退之拉起姜梨,頭也不回地往外走,經過吳大明身邊的時候頓住了。

    壓迫的氣息猛地散發開來,冷淡的聲音如同寒冰:

    “吳大明,你生我,你的血脈骨肉我無法償還,但——”

    “我齊退之對吳家,無愧于心!”

    “無愧于心,亦再無瓜葛!”

    眾人只覺得那聲音仿佛從地獄發出來的一般,震撼在心頭,一字一句怎么都忘不掉。

    姜梨沉默地看著面前高大又孤寂的身影。

    一絲心疼沒來由地占據了她的心間。

    以后,齊退之的親人,只有她一個人了!

    黃落玉見齊退之要走,急得叫住了他:

    “齊神醫,你還沒有吃我的生日蛋糕呢!”

    齊退之瞥了一眼兩人高的大蛋糕,實在沒有什么心情和胃口:

    “下次吧,我現在……不太想吃!”

    黃落玉乖巧地點頭:

    “好,你放心吧,你的事我會讓我爸爸快點辦的!”

    齊退之還沒說話,吳大明已經咬牙切齒呵斥:

    “畜生,快滾!”

    齊退之沒說話,帶著姜梨頭也不回地走了。

    身后已經亂作了一團。

    林春芝抱著吳峰哭得稀里嘩啦。

    吳大明則焦頭爛額應付著眾人的質問。

    “齊退之真是你兒子嗎?你們夫婦倆怎么這樣對他?”

    “吳峰才是假冒肘子神醫的那個人吧?這事你知不知道?”

    “你們吳家不會為了夏日祭名額,合伙騙了霓凰戰神吧?”

    “現在你兒子冒充肘子神醫被揭穿了,吳家的夏日祭名額肯定要沒了吧!”

    ……

    齊退之剛回來云頂天宮,就聽見門鈴響個不停。

    透過攝像頭,看見龍風情帶著薛香站在門口:

    “齊退之!你在嗎?”

    “齊退之!我知道你回來了!”

    “你出來!我有話跟你說!”

    “……”

    齊退之關了攝像頭,懶得再看一眼。

    剛剛在宴會上這女人一副看不起他的樣子,轉頭又巴巴地跑上門來。

    誰要慣著她?

    過了一會兒,就在齊退之以為龍風情已經離開的時候,忽然傳來啪啪啪的敲門聲:

    “肘子神醫!龍風情請求一見!”

    “肘子神醫!您認識吳峰嗎?”

    “肘子神醫!您知道齊退之嗎?”

    “……”

    齊退之打開電視,刻意忽略了外面的聲音。

    云輝聽見動靜趕了過來:

    “齊大哥,霓凰戰神一直在外面,要不要請她進來?”

    怎么說,龍風情作為大夏唯一的女戰神,在江城,甚至整個大夏,都地位超凡。

    并且她一直很尊敬逍遙王陳芝豹,齊退之雖然不用給她面子,可這樣也不太好。

    齊退之懶懶得躺在沙發上擺擺手:

    “不用理她!”

    “喊累了她自己會回去!”

    云輝點點頭,環顧了四周一圈,忽然問道:

    “十七呢?”

    “她不是跟你一起去的?”

    齊退之猛地從沙發上跳起來,拍了一把自己的腦袋:

    “完蛋,我把她忘在黃家了!”

    云輝:“……”

    齊退之:“我這就去找她!”

    門口,十七氣喘吁吁地跑了回來,正準備敲門,就被龍風情叫住了。

    “小朋友,你住在這里?”

    “肘子神醫是你什么人?”

    龍風情認出來了,上次她來找肘子神醫,見過這張小臉!

    在她的封王盛典上,也是這個小孩陪在云先生身邊的!

    一說起肘子神醫,十七立刻驕傲地仰起小臉:

    “肘子神醫是我師父啊!他可厲害了!”

    龍風情眼睛一亮:

    “那你師父叫什么名字?”

    “他怎么厲害法?”

    十七:“我師父他治好了姜……”

    話沒說完,忽然身后的門一開。

    齊退之:“十七,回家!”

    說著拎小雞似的把十七拎了回去,反手關上了門。

    龍風情懵了幾秒,才回過神來,問薛香:

    “我沒看錯吧?真的是齊退之!”

    “以他今天和吳峰比試來看,他確實會中醫!”

    “難道齊退之真的是肘子神醫?”

    薛香搖搖頭:

    “齊退之住在這里,不代表他就是肘子神醫。”

    “也可能是他跟肘子神醫認識,或者只是個打雜的!”

    “他要真是肘子神醫,姜家怎么可能那么看不起他?”

    龍風情嘆了口氣:

    “不是也好!”

    “當初龍家敗落,吳家來退婚,我在父母靈前發過誓,這恥辱要記一輩子!”

    “可因為爺爺的病……我先求了吳峰,如今又要求齊退之……”

    “你說,吳家是不是克我啊?”

    龍風情苦笑。

    薛香從沒見過龍風情如此頹廢,安慰道:

    “齊退之跟吳家已經沒有關系了!”

    “況且,他是不是肘子神醫還不好說呢!”

    “戰神,既然他不想見,咱們先回去吧!”

    兩個人離開。

    ……

    別墅里。

    云輝合上手機,匯報:

    “齊大哥,你與吳家斷絕關系的事情已經在江城登報公開了!”

    齊退之點點頭,深深地吐了口氣。

    登報了,才有法律效力。

    云輝見他心情不好,刻意撿開心的說:

    “幾個小時前,龍風情得知吳峰冒充肘子神醫騙了她,發了很大的火!”

    “吳家夏日祭贊助商的名額沒了!”

    “前些日子吳峰過于囂張得罪了好些人,這會兒那些人紛紛落井下石!”

    “吳家很快就要破產了!”

    齊退之捏了捏眉心,沒有什么反應。

    云輝又道:

    “還有,安祿山麾下副將葉風已經到了江城。”

    “葉風將一手操辦夏日祭!”

    齊退之冷冷一笑:

    “派葉風來?”

    “安祿山這是在警告我!”

    “齊翔那邊怎么樣了?”

    云輝:“按您的吩咐,我們的人一直盯著他!”

    “姜家投資入股仁和堂兩千萬,齊翔又以夏日祭名額的由頭要了姜家三千萬。”

    “加起來,齊翔總共騙了姜家五千萬!”

    “這幾天他一直在天上人間會所,不曾出門!”

    齊退之點點頭,正想說話,十七忽然從書本中抬起頭來,問道:

    “師父,天上人間會所是什么地方?"

    “我怎么從來沒去過?”

    齊退之面色一僵,嚇唬她:

    “那是寫作業的地方,進去就要寫作業,寫不完不許出來!”

    十七縮了縮脖子,一聽見寫作業鼻子都皺了起來:

    “我才不要去!”

    “壞地方!”

    云輝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然后他神色激動,大喊起來:

    “齊大哥,項鏈!”

    齊退之神情一肅:“項鏈怎么了?”

    云輝:“剛剛典當行老板打電話來說,一個女人領走了項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