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為報恩我上門入贅 > 第80章 黃市首是嗎?過來一趟!
    蘇勝一身黑白相間的制服走了進來。

    姜去病立刻上前:

    “警察叔叔,我剛才報了警,你們是來……”

    蘇勝不耐煩地打斷了他:

    “你報的什么警?”

    姜去病指著朱玲和蘇正文:

    “大夏法律規定,故意非法傷害他人身體并達到一定程度,應受刑法處罰!”

    “他們兩個人,打了我的老師和同學,是違法的!”

    蘇勝像是聽見了什么天大的笑話,哈哈笑了起來:

    “小兔崽子,你在說什么笑話?”

    “那是我家的人,打人又怎么了?跟法律有毛關系?”

    “我蘇勝的家人,別說打人了,就是把人打死了!誰敢吭聲?”

    朱玲不服氣地指著齊退之:

    “小兔崽子,他也打人了,你怎么不說?”

    十七站了出來:

    “我師父這叫懲惡揚善!”

    “你們都是壞人!該打!”

    蘇勝哼了一聲:

    “懲惡揚善?大夏律法?”

    “天真!我蘇勝的家人,就是王法!”

    “今天我就讓你們知道,你們這些賤民,連反抗的資格都沒有!”

    蘇勝的目光落在齊退之身上:

    “你不是想為那兩個老師出頭嗎?”

    “來呀,我看看你能把我怎么樣?”

    說著一轉身,走到邱小雅和李佳佳面前,伸出沾滿灰塵的皮鞋:

    “你們兩個,把鞋給我舔干凈!”

    邱小雅的臉色迅速漲紅,張了張嘴,什么也沒說出來。

    李佳佳則嚇得身子一顫。

    兩個人沉默著,誰也沒有動。

    蘇勝冷笑起來:

    “你們兩個用腦子好好想想!”

    “像狗一樣趴著把我的鞋舔干凈,今天的事,我就當你們兩個不在場!”

    “別忘記了,我是什么身份!”

    “我有一萬種手段,讓你和你們的家人在江城待不下去!”

    邱小雅臉色慘白,緊抿著唇。

    李佳佳已是豆大的淚珠直往地上掉,顫巍巍地走到蘇勝面前,撲通一聲跪了下去。

    十七和姜去病齊齊開口:

    “老師,你不要害怕!”

    “老師,我師父會保護你的!”

    邱小雅猶豫了一下,淚水還是掉了出來,認命地搖搖頭:

    “我不想連累家人!”

    “而且,我需要這份工作!”

    話音未落,已經泣不成聲。

    邱小雅撲通一聲,跪在了李佳佳旁邊!

    蘇勝得意揚揚:

    “算你們兩個識相!”

    “記著,你們今天受的屈辱,都是那個男人害的!”

    朝著齊退之仰起下巴:

    “看見了嗎?賤民!”

    “這就是上等人與下等人的區別!”

    蘇勝見齊退之始終淡淡的看著他,那眼神如同看一個智障,瞬間火大。

    他一腳踢開邱小雅和李佳佳,怒吼道:

    “哭什么?老子讓你們舔鞋,是看得起你們!”

    “晦氣!”

    蘇勝冷笑著,走到齊退之面前,伸出自己的腳:

    “你來給我舔干凈!”

    “跪下!”

    齊退之嘴角泛出一絲冰冷的弧度,緩緩蹲下身子,捏住蘇勝的腿。

    蘇勝得意地笑了起來:

    “我還以為有多大本事呢!”

    “還不是要像狗一樣,給老子舔鞋!”

    “有一點舔不干凈,老子拔了你的舌頭……”

    話音未落,忽然“咔擦”一聲!

    骨頭斷裂的聲音!

    蘇勝的右腿生生被齊退之捏斷了!

    他慘叫一聲,抱著自己的腿,疼得在地上直打滾!

    齊退之嫌棄地擦擦手,冷哼:

    “你算個什么玩意?”

    “當個官就以為自己能騎到別人頭上了!”

    蘇勝一邊慘叫一邊大喊:

    “來人!”

    “把這些人統統給我拿下!”

    說著惡狠狠地盯著齊退之:

    “敢打勞資,今天我要讓你后悔來到這個世界上!”

    “勞資要把你老婆閨女都送進窯子里,讓她們被弄死!你們全家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

    “勞資……”

    齊退之瞇著眼,殺氣沸騰,一腳踩在蘇勝臉上,按在地板上使勁摩擦了幾下:

    “下輩子再做夢吧!”

    說完轉身,朝著門口涌進來的蘇勝手下就是一腳!

    十幾個人跟破麻袋似的飛了出去,橫七豎八地躺了一地,爬不起來了。

    齊退之重新踩住蘇勝的腦袋:

    “剛才裝了那么久的逼,現在該還了!”

    “我是先拔你的舌頭呢?還是先廢你的雙手?”

    “或者——把另一條腿也廢了!”

    說著還在蘇勝面前比劃了幾下。

    蘇勝這才意識到齊退之的可怕,后背已是一陣一陣的冷汗,硬著頭皮道:

    “你知道我是誰嗎?你可別亂來啊!”

    “我可是江城總警,我上面是黃市首!”

    “你要是敢動我,黃市首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雖然他壓根不認識黃市首,只是跟黃市首的秘書吃過幾次飯而已,可不妨礙他拿出來狐假虎威!

    齊退之聽見黃朋的名字,臉色難看。

    黃朋是個好官,可不該袒護這樣的屬下!

    前有陳大發,后有蘇勝!

    早知道如此,當初就不該救黃朋!

    蘇勝見齊退之臉色難看,以為他是怕了,心里那點懼意也蕩然無存,立刻叫囂起來:

    “怕了?我可是黃市首的人!”

    “你動了我,就是打他的臉!”

    “乖乖跟勞資回警局,勞資可以格外開恩!”

    蘇勝陰暗地想著,等把這個賤民帶回警局,就所有酷刑全都給這個賤民上一遍!

    對他蘇勝動手,是要付出代價的!

    朱玲和蘇正文見蘇勝又放狠話,趕緊附和起來。

    邱小雅急切的催促:

    “齊先生,別鬧下去了,帶著十七快走吧!”

    “民不與官斗,吃虧的是自己!”

    “要是黃市首真的來了,咱們就真的完了!”

    齊退之擺擺手,安慰道:

    “邱老師,你放心吧,我有分寸。”

    “你今天護著十七受了如此屈辱,這公道,我會為你討回來!”

    邱小雅見勸不動,嘆了口氣,不說話了。

    齊退之彎腰把蘇勝從地上拎了起來,啪啪兩巴掌扇在他臉上:

    “你是黃朋的人?”

    “那正好,我剛好想問問他,為何會有你這種敗類下屬!”

    說著拿出手機撥通了電話:

    “喂,黃朋是吧?我是齊退之!”

    “十分鐘之內,你到小龍人幼兒園一趟!”

    “否則,后果自負!”

    沒有人相信齊退之能把黃朋請來。

    朱玲眼見自己老公來撐腰反被打成這樣,氣得破口大罵:

    “齊退之是吧?”

    “就你一個窮酸鬼,怎么可能認識黃市首?我看你是瘋了吧!!”

    “乖乖跟我老公回警局,別整天白日做夢了!”

    然而。

    十分鐘不到,黃朋就急匆匆趕過來了!

    蘇朋一見那熟悉的身影,驚了兩秒,立刻反應過來,猛地撲上前去:

    “黃市首救命啊!”

    “我是警署司的小蘇,我被人打了,您一定要給我做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