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為報恩我上門入贅 > 第128章 中京!見到安祿山!
    “你……你要帶齊退之去中京做什么?”

    姜梨上前一步,強壓著心底的慌張,對上李臨安。

    這個女人沒在電視上見過。

    但能讓上百架皇家護衛軍的戰斗機護送,令不可一世的黑虎軍主動避讓的,身份絕對不一般!

    局勢對齊退之很不利!

    李臨安看了姜梨一眼:“這件事跟你沒關系!”

    姜梨抿唇:“齊退之是我老公,我們已經領過證了!”

    “他的事就是我的事!”

    李臨安冷笑一聲:“姜梨是吧?我有句話要奉勸你,好好記著!”

    “整個大夏,沒有人敢忤逆我!”

    姜梨被李臨安強大的氣場震懾,忍不住后退半步,倔強地抿著唇,不肯離開。

    劉春花和姜國強早就被嚇得四肢發軟,劉春花害怕地上前拉姜梨:

    “閨女,你別多管閑事!”

    “我們走!”

    姜梨搖頭,眼淚一下子掉了出來:“不行,齊退之不能去!”

    “他去了一定回不來了!”

    齊退之嘆了口氣:“沒事,我會回來的!”

    “你不要擔心,不是什么大事,我可以應付!”

    姜梨不信,眼淚掉得更兇了。

    齊退之伸手把她的眼淚抹掉,笑了起來:

    “我什么時候騙過你?”

    “不信的話,咱們可以拉鉤!”

    “騙人的是小狗!”

    姜梨破涕為笑。

    兩人拉鉤約定。

    小拇指輕輕碰觸,纏繞,然后分開。

    李臨安嗤笑一聲,搖搖頭:

    “齊退之,那么多頭疼的事等著你,你反倒是沉溺到這些情情愛愛里去了!”

    “你真是墮落了!”

    齊退之沒在這件事情上多說,看向李臨安:

    “我可以跟你走。”

    “不過,走之前,我還有一件事要做!”

    李臨安皺眉:“還有什么事?”

    “我警告你,不要做什么多余的事!我給你的時間,僅限于告別!”

    齊退之仿佛沒聽見,環視了一眼四周。

    天上轟隆隆的戰斗機懸在半空,遮天蔽日,強大的氣壓仿佛抽干了空氣,沉甸甸地壓在每一個人心頭。

    黑虎軍與青龍軍遠遠對峙,誰也沒有輕舉妄動,氣氛緊張到了極點。

    護送李臨安的龍騰軍團就停在正上方,這緊張的氣氛仿佛沒有半點影響,所有目光都停留在李臨安身上。

    謝棠依然在謝家飛機上擺手,企圖帶齊退之離開。

    外面是黑壓壓的黑虎軍,武器丟了一地。

    迫擊炮和裝甲車的齒輪碾壓著地面,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夾雜著嘈雜的人聲。

    慌亂的百姓誰也不敢貿然出去,尖叫,哭喊,求饒聲,使原本混亂的人群更加的慌亂。

    龍風情混雜在人群里,艱難地維持著秩序,安慰崩潰的百姓……

    李臨安見齊退之東張西望,沒了耐心:

    “齊退之,想告別就盡快!”

    “我沒有多余的時間在這里跟你耗著!”

    “你也不要有任何想反抗的心思!”

    齊退之笑了一聲,忽然抬手,向著天空中的云輝做了個開槍的動作。

    然后打了個響指。

    一個聽上去有些歡快的響指!

    下一秒,戰斗機上幾發炮彈齊出,落在對面的夏日祭會場!

    “轟隆”幾聲,耗費巨資打造的動硫高樓轟然倒塌,煙塵滾滾。

    華麗的舞臺被炸成了碎片,漂亮的水晶石四處飛濺!

    東硫的國旗被燃起的烈焰吞噬……

    明亮的火光在黑夜中綻放,不斷的吞噬著東硫的服飾,國花……

    轟炸持續了十分鐘。

    奢華盛大的夏日祭會場變成了一片廢墟,在熊熊的火光中消失殆盡!

    沒有人說話,所有人都震驚地看著!

    這可是安祿山元帥親自批準的項目!

    才開始不到半個小時就被人廢了,這是赤裸裸的打安祿山元帥的臉啊!

    黑虎軍面面相覷,誰也沒敢出來阻止。

    李臨安憤怒地瞪著齊退之,怒道:

    “齊退之,我只讓你告別!”

    “你敢忤逆我!”

    齊退之瞥了李臨安一眼,無所謂地聳聳肩:

    “我用不著告別!”

    “看來臨安殿下,也不是不可以忤逆!”

    “對吧?姜梨。”

    姜梨愣了一下,下意識地點頭。

    她才反應過來齊退之這話是為剛才的事給她出氣!

    李臨安罕見的變了臉色:

    “齊退之你這個瘋子!”

    “即便搞什么夏日祭有錯,你也不能逞一時之快就把這會場炸了!”

    “萬一里面還有人怎么辦?你……”

    齊退之擺手,打斷了李臨安:“打住打住!我確定里面沒人!”

    “夏日祭會場已經清理過了,不信你問龍風情!”

    說完,齊退之抬腳,徑直走向李臨安的飛機,經過姜梨身邊的時候低聲道:

    “不要擔心,等我回來!”

    “我走了!”

    李臨安看著齊退之的背影,強壓著怒氣跟上。

    放眼整個大夏,還沒有人比齊退之更離經叛道!更不受控制!

    她真的不知道,父親把打王鞭給了齊退之,到底是對還是錯!

    ……

    中京最高人民法院。

    齊退之的第二次的審判,終于開庭。

    消息一出,網上直接炸鍋了:

    “啊,終于等來后續了!”

    “上次看到棲泉關大戰前夕直播就沒了,齊退之是不是叛國賊,這回總能知道了吧?”

    “我們公司的人全部都守著看直播呢,好想知道后續!”

    “我就是想看看齊退之這個人渣怎么害死自己好兄弟的,老鐵們,頂起來!”

    “……”

    齊退之帶著青龍面具,跟在李臨安身后走進法庭,一眼就看見坐在中央的安祿山。

    兩年不見,安祿山明顯地發福了。

    只見安祿山一雙綠豆眼死死地盯著齊退之,冷哼道:

    “喲,青龍統帥,這是想造反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