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為報恩我上門入贅 > 第140章 青龍軍行軍路線被偷:真相(一)
    立刻就有人涌上來,扣住姜梨的肩膀。

    謝棠皺眉,轉頭看去,見錢飛得意洋洋地走了進來。

    嘩啦啦一陣槍械聲,雙方對峙起來,誰也不敢輕舉妄動。

    謝棠冷哼:“原來是錢家的狗!錢飛,你來干什么?”

    錢飛一點沒把謝棠看在眼里:

    “喲,謝大小姐,好巧啊!”

    “你來干什么,我自然是干什么來了!”

    “誰不知道,姜家要破產了,手里還有三百億天價聘禮,真是讓人眼熱啊!”

    “誰收購了姜家,那一大筆財富自然就是誰的!想必謝大小姐也是為了這個來的吧?”

    “不過不好意思,我們羅少爺發話了,連人帶錢,羅家要定了!還請謝大小姐讓讓!”

    謝棠確實是為了這個來的,沒想到半路殺出了程咬金,惱了:

    “羅浩天?”

    “錢飛,你不是岳風的狗嗎?怎么這么快就轉投羅家了?”

    錢飛聽見這話,臉色頓時陰沉了下去:

    “這就不勞謝大小姐操心了!”

    “你只要知道,我現在是羅家人!”

    錢家是江城四大家族之一,家主被殺后地位一落千丈,不得以攀附了岳風,想著從夏日祭撈點好處。

    哪知道,岳飛這么快就被殺了!

    于是,錢家轉頭投靠了羅浩天,企圖在羅家的權勢下,重新在江城站穩腳跟。

    而帶回姜梨的人和姜家的三百億天價聘禮,就是羅浩天給他的第一個任務!

    謝棠冷笑:“就羅浩天那個廢物,也配在我面前狗叫?”

    錢飛呵呵一笑:

    “謝大小姐自然不怕羅少爺。”

    “那么,要是羅無敵羅管家親自來了呢?”

    “什么?”謝棠臉色微變。

    羅無敵本是羅家客卿,一身武功出神入化,替羅家滅了許多仇敵,于是羅家家主親自賜名羅無敵,尊為羅家大管家。

    羅無敵在羅家的地位和本事,絕對不是羅浩天那種沒有實權的紈绔子弟能比的!

    可以說,羅哮天在羅無敵面前,都不夠提鞋的!

    謝棠可以瞧不上羅浩天羅大少,但是,羅無敵讓她忌憚!

    她來江城,本就是為了在江城發展自己的勢力,如今,不是和羅家對著干的時候!

    錢飛看著謝棠臉色陰晴不定,得意地笑了起來。

    也是,羅管家羅無敵親自出動,就是謝家家主也得掂量掂量。

    區區謝棠,又能怎么樣?

    “來人,把姜小姐和三百億天價聘禮帶走!”

    謝棠臉色難看,終究還是什么也沒說,退到了一旁。

    姜海一聽見羅家的名號,嚇得差點尿褲子,立刻站了出來:

    “聘禮就在我們家,我帶你們去拿!”

    看著羅家的保鏢去了一半,姜梨也被帶走了,姜家眾人都松了口氣。

    經歷了這么幾次,他們總算明白了,這三百億聘禮放在姜家,簡直像是定時炸彈,平白地招來了許多災難。

    有人歡呼起來:“太好了,我們沒事了!”

    “姜梨跟齊退之一樣,都是掃把星,把她帶走最好了!”

    “以后我們姜家,總算能過上安生日子了!”

    “……”

    本想離開的錢飛聽見這話,冷哼一聲:

    “吵死了,全部帶走!”

    “羅少爺自有用處!”

    姜家眾人愣了一下,紛紛哀嚎起來。

    然而沒用,全部被粗暴地趕上了卡車。

    ……

    中京,最高審判庭。

    齊退之坐在椅子上,記憶讀取還在繼續,半點不知道江城發生的事情。

    穿著制服的秘書進來,輕輕在李臨安耳邊匯報了幾句。

    李臨安看了齊退之一眼,向秘書擺擺手:

    “這邊不能停下,江城的事不必管!退下吧!”

    臺上,法官孟觀海大聲道:

    “下面,是青龍軍統帥的記憶讀取。”

    “對青龍軍統帥的控訴如下:在棲泉關一戰中,齊退之排除異己,和東硫國里應外合,暴露青龍軍行軍路線!”

    “最后,東硫萬人堵截三千青龍軍,導致愛國將領邱靖宇和兩個連的士兵慘死,共計二百八十七人!”

    ……

    話音落下,大屏幕上的畫面已經來到三年前。

    棲泉關大戰已經開始。

    正是黃昏,外面炮火連天,隱約能聽見爆炸聲,青龍軍的營帳一片肅殺緊張的氛圍。

    士兵背著長槍在奔跑,天邊血色的紅霞下,青龍軍的帥旗迎風招展。

    忽然,一個人影從營帳里飛了出來,嘭地砸在地上,濺起一片塵土。

    顯然是被人丟出來的。

    齊退之自營帳內走出來,青色的面具下,看不清表情,聲音卻是徹骨的寒冷:

    “陳博,敵人就在眼前,看在同是大夏軍人的份上,我今日不殺你!”

    “回去告訴汪青衛和安祿山,我兄弟秦啟明的債,大戰過后,我會親自上門討個說法!”

    “還有,青龍軍不可能會與黑虎軍有合作,再敢踏入我營地半步,殺無赦!”

    法庭上,立刻有人指著畫面上的人驚呼:

    “天啊,那是安祿山元帥炮兵營的營長,陳博!”

    “不是吧,他跑去人家青龍軍營帳里干什么?”

    “齊退之真不禮貌,這么把人丟了出來,真是一點不給安祿山元帥面子,叛軍就是叛軍!”

    “不對啊,我們怎么不知道陳博還去過青龍軍營帳?安祿山元帥到底還有多少事瞞著我們?”

    “你們看那個陳博,賊眉鼠眼地一看就沒憋著好屁!”

    “……”

    畫面中,陳博罵罵咧咧地離開了青龍軍營帳。

    走遠了,左看右看沒人,才賊兮兮地從懷里掏出一卷東西。

    法庭上,玄武軍統帥猛地站了起來,死死地盯著陳博手中那卷東西,失聲叫了起來:

    “老天爺!”

    “他偷了青龍軍的行軍線路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