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為報恩我上門入贅 > 第159章 逍遙王:聘禮是齊退之送的!
    空氣仿佛凝固了一般,針落可聞!

    姜家眾人傻了一般,大張著嘴面面相覷,無法用言語表達心中的驚駭!

    若不是說這話的是當初正式送來三百億聘禮的逍遙王殿下,他們無論如何也不相信!

    姜梨也呆了,使勁揉揉自己的臉,這是出現了幻聽?

    陳芝豹冷哼:“送聘禮的人,乃是青龍軍統帥齊退之!”

    “這三百億,是送給姜梨小姐的!”

    “除了姜梨小姐,誰也不許動這聘禮!”

    說著,陳芝豹走到姜海面前,居高臨下地盯著他:

    “姜梨小姐的聘禮,你花了五個億,是吧?”

    強大的壓迫力下,姜海后背都被冷汗打濕了,嚇得話也說不出來,一個勁地磕頭。

    陳芝豹冷哼一聲:“來人,把姜海打入大牢,終身監禁!”

    姜海身子一抖,一下子癱坐在地上!

    終身監禁!

    簡直比死更可怕!

    姜老太太哇的一聲嚎哭起來,爬到陳芝豹面前:

    “逍遙王殿下,求你開恩,不要關我孫子!”

    “姜家一定把聘禮補齊,一分不少!求您放我孫子一條生路吧!”

    姜海的父母也趕緊上前求饒。

    陳芝豹看了一眼站在邊上看熱鬧的齊退之。

    現在龍帥怎么說也算姜家人,鬧得太難看不太好。

    陳芝豹沉吟了一下,點頭:

    “我可以給他一個機會!聘禮一分不少地補齊!”

    “不然,休怪本王不留情面!”

    姜老太太大喜,慌忙去推嚇傻的姜海:

    “趕緊!把你那些豪車都退了!”

    姜海遲疑著不愿意。

    他買那些豪車都是拍了視頻的,吸了一大波粉!

    賣車的銷售當他是祖宗一樣!

    還有外面那群朋友,可都看著呢!

    現在把車子退回去,臉往哪里擱?

    姜老太太急了,一把摘下脖子上的大金鏈子塞給姜海:

    “你是要命還是要車?趕快把車退了!”

    “五個億,姜家傾家蕩產都湊不上!”

    “把這個金項鏈也退了!湊錢要緊!”

    姜海只好哭喪著臉,低聲下氣地一個個豪車銷售打電話,求退車!

    老太太這才想起,姜瑩瑩也動了聘禮,慌忙把她從人群中扯出來:

    “瑩瑩,你拿走的那幾件首飾,趕緊拿出來!”

    “還有五百萬的零花錢,也拿出來!不然姜海這輩子就完了!”

    姜瑩瑩臉色瞬間白了。

    有幾件首飾被工人損壞了,五百萬的零花錢,早就揮霍得差不多了。

    姜老太太看著姜瑩瑩的臉色,心都涼了半截:

    “怎么了?你是不是把錢花完了?”

    “我告訴你,你要是拿不出來,我把你送去做一輩子的牢!”

    姜瑩瑩眼淚吧嗒吧嗒地掉,吞吞吐吐道:

    “首飾……壞了幾件!都是齊退之和姜梨,他們慫恿那些下賤的工人扯壞了我的首飾!要賠也是他們賠!”

    老太太氣急,抬手就往姜瑩瑩臉上扇:

    “我叫你帶出去顯擺!拿不出來,你這是要害死姜海啊!”

    陳芝豹隨意地擺擺手:“算了,首飾壞就壞了,把錢補上!”

    那種東西,云頂天宮別墅的倉庫里多得是,幾件而已!

    姜老太太松了口氣,瞪著姜瑩瑩,恨聲道:

    “五百萬,讓你父母墊上!”

    很快,姜海哭喪著臉回來了。

    孫子當了,臉丟完了,車也退掉了。

    可產生的一千多萬手續費,是怎么也拿不回來了。

    姜老太太想都沒想,拍著姜海的肩膀安慰:

    “不怕,你爺爺在世的時候,送了奶奶很多首飾,這就變賣了,給你把窟窿補上!”

    說完討好地看著陳芝豹:

    “逍遙王殿下,錢補上,我孫子是不是就不用坐牢了?”

    陳芝豹點頭:“看好聘禮,再出現這樣的事,絕不輕饒!”

    老太太慌忙點頭答應。

    另一邊。

    姜家眾人早就把姜梨團團圍了起來,七嘴八舌地討論著:

    “姜梨,你什么時候勾搭上青龍軍統帥的?你不是結婚了嗎?怎么還給你送聘禮?”

    “青龍軍統帥齊退之,是不是就是這幾天很火的那個叛國賊?做記憶讀取那個?”

    “握草人家怎么說也是青龍軍統帥呢!而且叛國的事情還沒準呢,現在網上也有說安祿山是叛國賊的!”

    “聽說青龍軍統帥長得很丑,才戴著面具的!姜梨,你有沒有見過他?”

    “送聘禮的竟然是青龍軍統帥齊退之,怪不得能拿出三百億!”

    “跟咱們姜家的廢物女婿重名呢!看看,真是天上的地下!”

    “姜梨,青龍軍龍帥看上了你,這回該和齊退之離婚了吧?”

    “你那廢物老公八成是要死了,他拿什么跟人家龍帥爭?”

    “……”

    姜梨沉默地聽著,心底越來越擔心。

    姜老太太換了笑臉,湊到陳芝豹面前:

    “逍遙王殿下,青龍軍龍帥,真的看中了姜梨?”

    “他們是怎么認識的呢?”

    陳芝豹想了想,看了一眼齊退之,當年要不是姜梨送去了那份物資,他們也不會認識。

    所以說在軍中認識,也差不多,于是道:

    “龍帥他在軍中對姜梨小姐一見鐘情,特此送來三百億聘禮,想要求娶姜小姐!”

    “一見鐘情”四個字,直擊齊退之的心臟,他頓時覺得耳酣臉熱。

    默默地看了身邊的姜梨一眼,心底又有點甜甜的感覺。

    聽見這話,姜老太太更慌了,遲疑著說道:

    “可……可姜梨這不聽話的妮子,不知道和誰生了個野種,都會打醬油了!”

    “前段時間,又招了個不入流的廢物女婿,已經結婚……”

    陳芝豹眼神如刀:

    “嗯?招了個不入流的女婿?”

    姜老太太卻完全誤會了,嚇得趕緊說道:

    “我知道,堂堂龍帥,肯定介意姜梨還有丈夫!”

    “逍遙王放心,我一定讓姜梨離婚,心甘情愿地嫁給龍帥!”

    姜梨心底的不安達到了頂點,猛地站出來:

    “逍遙王殿下!我不愿意!”

    “我不愿意嫁給龍帥,請您把聘禮帶回去吧!”

    所有人都呆住了。

    姜老太太氣得直跺腳,憤怒地吼了起來:

    “姜梨,你說什么胡話呢?”

    “那可是龍帥啊!三百億聘禮,退什么?”

    姜梨不理姜老太太,伸手拉住齊退之的手,直視著逍遙王:

    “我很崇拜龍帥,也一直視他為偶像,但,我和他不適合!”

    “我已經結婚了,這就是我的老公,我們很好!”

    “我想,堂堂龍帥不會強人所難吧?”

    齊退之愣了一下,看著姜梨弧度優美的側臉,心底漫上莫名的情緒,感動,欣喜,甜蜜……

    姜家眾人早就炸鍋了:

    “姜梨你沒犯病吧?三百億啊!那可是全天下的女人求都求不來的福氣!”

    “三百億啊!你竟然不想要?為了這個同名同姓的廢物,值得嗎?”

    “龍帥曾經權傾朝野,嫁給他是多光榮的事,你腦子壞掉了?”

    “齊退之有什么好?你真是鬼迷心竅了!我們姜家怎么出了你這種大傻逼!”

    姜家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罵著姜梨,陳芝豹的臉色愈加發黑。

    陳芝豹正要爆發。

    忽然,大門傳來一陣轟鳴,被人砸得啪啪響。

    戴新宇憤怒又夾雜著港音的聲音傳來:

    “姜梨小婊子,給老子滾出來!”

    “姜家廢物女婿齊退之,給爺爺滾出來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