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為報恩我上門入贅 > 第172章 第三次記憶讀取,真相大白!
    一瞬間,無數的炮彈呼嘯著落下來,在地上炸開。

    硝煙彌漫。

    震耳欲聾的爆炸聲中,火光四起,塵土飛濺!

    青龍軍此行,只為接應齊退之,帶走東硫的糧草物資。

    因此開的都是容量大,跑得快的卡車,裝備少得可憐!

    頓時,一輛輛卡車被炮彈擊中,瞬間解體,還沒來得及下車的戰士慘叫著飛了出去。

    有的戰士直接被炮彈擊中,化為一攤骨血!

    還有的身體被火光吞噬,只能無助地翻滾,卻撲不滅身上的熊熊烈火!

    慘叫聲響成一片……

    邱靖宇急得大叫:“散開!”

    “臥倒!隱蔽!”

    然而沒有什么用,狹小的山谷能分散到哪里去,何況敵人居高臨下!

    戰況慘烈!

    邱靖宇身子在炮火中穿梭,救下一個又一個戰士,自己也受了傷。

    再次撲倒一個小戰士,成功躲避一發炮彈后,邱靖宇帶著小戰士躲到一個斜坡下。

    這里聚集了二十多名戰士,被壓制得抬不起頭來。

    見邱靖宇過來,紛紛發出心里的疑問:

    “將軍,我們怎么會遭到東硫的埋伏?”

    “他們好像早就知道我們會來,特地在這里等著的!”

    “將軍,難道我們要全死在這里嗎?沒有人去接應龍帥,他怎么辦?”

    “對呀,要是龍帥也遭到埋伏怎么辦?他再厲害,也只是一個人!”

    “邱將軍,我們怎么辦?”

    “……”

    邱靖宇臉上全是血,混合著汗水和灰塵,一雙血紅的眼睛死死盯著山坡上。

    陳博一身白色的東硫軍官服,雙手抱胸,滿臉笑容地觀察著戰場。

    那張臉,就算化成灰燼,邱靖宇也認得!

    看著戰士們一個又一個倒在血泊中,邱靖宇雙目噴火!

    “是我們的行軍線路圖暴露了!”

    “攻擊我們的,是……”

    又是一發炮彈在身邊爆炸,邊上的兩名戰士頓時被炮火吞沒了。

    邱靖宇的話,也淹沒在爆炸聲中。

    不大的山谷里,尸橫遍野,那一張張熟悉的面孔,紛紛倒了下去。

    邱靖宇咬牙,吩咐道:“我記得出發的時候,帶了幾個炸藥包,全都給我!”

    ……

    法庭上。

    眾人都沉默了。

    望著畫面中不斷落下的炮彈。

    有人憤怒。

    有人忍不住啜泣起來!

    “太慘烈了!陳博和安祿山究竟為什么要下這種狠手!”

    “我大夏的大炮,應該對準的是敵人,黑虎軍為什么會做出這種豬狗不如的事?”

    “那些青龍軍戰士,到死都不知道是自己人對他們下的黑手,我的心好痛!”

    “是呀,要是知道真相,死去的戰士該有多寒心,多難受!”

    “……”

    齊退之緊緊閉著雙眼,心臟如同被一雙手撕扯著,又疼又怒。

    三百多名鮮活年輕的生命啊,就那般長眠在那個寒冬!

    沒有人知道,后來的日子他有多恨,有多后悔!

    為什么自己沒有識破安祿山的陰謀,為什么那天沒有改變行軍路線!

    而此刻,積壓多年的憤怒和悔恨,在這一刻爆發了!

    齊退之睜開眼,雙眸里燃燒著熊熊的怒火:

    “安祿山,你污蔑靖宇是間蝶,證據呢?”

    安祿山陰著臉,沒有回答的意思!

    大廳里的空氣仿佛凝固了一半,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李臨安嘆了口氣:

    “齊退之,繼續吧,真相永遠不會缺席!”

    ……

    畫面中。

    二十多個士兵都知道邱靖宇想干什么。

    沉默了半秒,七尺男兒紛紛淚目,紅了眼:

    “將軍,真的只有這個辦法了嗎?”

    “將軍,讓我去吧!你得活著,龍帥需要你!”

    “是啊,將軍,我們能等到援軍的!你不要做傻事!”

    “……”

    邱靖宇搖了搖頭:

    “以敵人的裝備來看,我們撐不到援軍到來的!”

    “我去炸了敵人的炮車和坦克,你們還有突圍的希望!”

    “身為你們的將軍,我就該身先士卒,護你們周全!”

    戰士們都沉默了,一個戰士默默地把幾個炸藥包遞給邱靖宇,自己留了一個抱在懷里,泣聲道:

    “將軍,如果一定要去,請帶上我吧!”

    “讓我為您分散敵軍的注意力!”

    “我,不想憋屈地死在這里!”

    頓時,剩下的二十多個人紛紛出言:

    “將軍,我也要去!帶上我吧!”

    “我全家都死光了,一個人獨活也沒什么意思,我也去!”

    “與其憋屈地死在這里,不如沖上去,殺一個是一個,殺兩個,勞資賺了!”

    “跟他們拼了!”

    “……”

    邱靖宇雙目含淚,緊緊咬著唇,按住他救下來的那個小戰士:

    “剛子,你年紀還小,上有八十歲老母,你得活著!”

    “若是你能活著,替我給齊大哥帶句話!”

    小戰士哇地一聲哭了起來。

    邱靖宇看了一眼寒冬中初升的太陽,道:

    “替我告訴齊大哥。”

    “我,邱靖宇,這輩子不悔做他的兄弟!”

    “是他從東硫人屠刀下救了我,教我武功策略,他的大恩,我邱靖宇下輩子再報!”

    說完,邱靖宇把炸藥包綁在自己身上,大聲道:

    “兄弟們,讓我們為剩下的兄弟,殺出一條血路!”

    “我們一起,向大夏,向人民——敬忠!”

    瞬間,二十多個人頂著漫天的炮火,沖了出去。

    峽谷里的其他戰士見狀,也紛紛背起炸藥包沖上山坡,嘴里高喊著:

    “向大夏,向龍帥——敬忠!”

    一個個戰士倒下了,被炸成一團團血霧,后面的又沖上來!

    前仆后繼!

    陳博的坦克,炮車紛紛被炸毀!

    困在峽谷里的青龍軍,終于突圍!

    ……

    法庭上。

    眾人淚目,彼此起伏的啜泣聲回蕩。

    齊退之崩潰地揪著自己的頭發,手臂上青筋暴起。

    這是他第一次知道,邱靖宇還帶了遺言給他!

    可事實是,那個叫剛子的小戰士,沒等到見到他的那一刻,帶著邱靖宇的遺言,永遠地留在了黃沙中。

    何其殘忍!

    李臨安大受觸動,“啪”的一聲拍在桌子上,怒吼:

    “安祿山!”

    “你看見了嗎?邱靖宇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還在為大夏,為大夏的子民敬忠!”

    “他怎么可能是間蝶?”

    這話引來一片附和聲:

    “對啊,邱靖宇和那些戰死的青龍軍,是為了大夏,為了同伴,慷慨赴死,沒有半點嫌疑!”

    “看見邱靖宇和青龍軍死的時候,我的眼淚真的止不住!他們太偉大了!”

    “可憐邱靖宇死得那么壯烈,安祿山還在給他潑臟水,說他是奸細,實在太可恨了!”

    “我心里的安祿山元帥怎么是這副樣子呢?他簡直是欺世盜名,人神共憤!”

    “……”

    網上更是一邊倒地辱罵安祿山,為青龍軍,為邱靖宇不值!

    安祿山臉色難看,哼了一聲:

    “邱靖宇死有余辜!死了,是他命不好!”

    “是不是間蝶,是你們說的算嗎?”

    “本帥說他是,他就是!”

    聽見這話,齊退之忽然站了起來,一把拔出李臨安的配槍!

    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安祿山!

    “安祿山!”

    “你一條賤命,不夠償還我青龍軍兄弟!”

    “你到地下去給他們請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