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為報恩我上門入贅 > 第214章 兩個一模一樣的孩子!
見齊退之震撼,邱小雅拿出自己的手機,打開相冊:
“我一直就覺得很奇怪,他們真的很像雙胞胎,前兩天我還特意拍了照片!”
“你看,是不是很像?”
照片上,十七和姜去病站在一起,穿著一模一樣的校服。
兩張小臉,分明一模一樣,不分彼此!
要不是站在一起,齊退之絕對不會相信,這世界上,竟然有兩個十七!
過去與兩個孩子相處的點滴一起往腦袋里涌,
齊退之腦袋里混亂不堪!
他深吸了口氣,壓住混亂的心神,道:
“邱老師,你能讓我進去看看兩個孩子嗎?”
“我就在窗外看看就行!”
要不是親眼所見,他實在不敢相信面前的照片!
“當然可以!”邱小雅帶著齊退之,分別去了兩個班。
齊退之站在窗外,親眼看見兩個穿著校服的孩子,一模一樣!
照片是真的!
邱小雅笑道:
“我一直以為他們的媽媽是姜小姐!”
“問了才知道,兩個孩子竟然都是單親家庭,一個沒有爸爸,一個沒有媽媽!”
“這事可真奇怪,所以才想著問問您!”
齊退之混亂的腦袋一個激靈,想到了某種可能!
十七的媽媽,竟是姜梨!
他沖動地抓起手機,撥通了姜梨的電話。
電話那頭傳來姜梨甜美的聲音:
“齊退之,我現在在姜氏集團呢!”
“我安排好工作,就跟你一起去參加交流大會,你在會場門口等我就好!我自己打車過來!”
聽見姜梨的聲音,齊退之猛然反應過來。
自己與姜去病見過不止一兩次了,卻從沒發現他和十七長得一模一樣!
就連自己帶大的十七,也不曾跟他說起!
這中間要是沒有姜梨周旋,說什么他也不信!
可是,姜梨為什么要這么做?
為什么要故意瞞著他?
這其中的緣由,怕是自己問了,姜梨也不會說!
想到這里,齊退之壓下心底的沖動,淡淡道:
“好,我在會場門口等你!”
掛了電話,見邱小雅還在,齊退之道:
“邱老師,感謝你告訴我這么重要的消息!”
“不過今天的事,我希望你不要跟別人說起,特別是姜去病的媽媽!”
經過上次校長欺辱和昨晚直播事件,邱小雅本就對齊退之很敬重,見他神色鄭重,點頭答應:
“放心吧,齊十七的家長,這件事我不會說出去的!”
齊退之回到車上,沉默良久,給云輝打電話:
“想辦法讓小龍人幼兒園全體進行一次體檢!”
“我需要拿到十七和姜去病的體檢樣本!”
“另外……去查一查,姜去病的父親是誰!”
……
會場門口。
齊退之沒等多久,就見姜梨來了。
一頭齊腰的長發柔順地披散在肩上,一身白色的長裙襯得身姿頎長,美麗中帶著幾分仙氣。
只是秀氣的眉頭輕擰著,看起來心情不太好。
齊退之壓下心事,安慰道:
“藥材的事不用擔心!”
“等今天比賽過后,就能順利入庫了!”
姜梨嘆了口氣:
“可是丁香神醫……我怕丁香神醫一攪和,龍泉集團不會再跟姜家合作了!”
齊退之正想說話,忽然聽見一聲譏笑:
“喲,姜梨,你識相就好!”
只見宋向宇和姜海迎面走了過來。
姜海一身高奢定制西服,有意無意地露出腕上新買的手表,神情高傲。
姜梨眉頭緊皺,姜海自從離開姜氏集團后,收入只有每個月的集團分紅。
哪里來這么多錢買名表?
見姜梨盯著他看,姜海哼了一聲,胳膊故意搭在宋向宇身上,露出名表:
“看什么看?”
“別以為你把持著公司,勞資的日子就過不下去了!”
“告訴你,勞資現在過得更好了,還新交了朋友!”
宋向宇更得意了:
“我可是受丁香神醫之邀,來參加大會的!”
“姜梨,你可真是白眼狼,自己來參加大會都不帶你們姜家人!”
“你們姜家的邀請函,還是我靠丁香神醫的關系搞定的!”
“憑丁香神醫的本事,今天一定奪冠!”
“以后,藥材合作,就沒姜氏集團什么事了!”
“姜梨,沒有了龍泉集團,你什么也不是,該破產還是得破產!”
“至于某個吃軟飯的男人,就等著喝西北風吧!”
姜梨擰眉:“齊退之說過,丁香神醫也就懂點皮毛而已!你這話未免說得太早了!”
宋向宇這才傲慢地看向齊退之: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就是昨晚直播間那個不敢露臉的孬種!”
“騙了我們董事長給你打賞,以為自己很能耐?”
“我告訴你,這筆錢,你遲早得吐出來!”
“有種今天你就上臺挑戰,丁香神醫可不會手下留情,昨晚的仇,必報!”
齊退之挑眉:“這么說,你跟丁香神醫是一伙的?”
宋向宇:“那當然,丁香神醫可是我的好哥們!”
想到云輝查到的資料,齊退之語氣更冷:
“希望大會結束,你還能這么說!”
說完,齊退之拉著姜梨就往會場門口走去。
宋向宇見齊退之壓根不把他當回事,氣急敗壞地大罵起來:
“齊退之,你踏馬的算什么男人!”
“吃軟飯的廢物,就知道靠女人,靠別人,你在姜家連狗都不如!”
“別以為自己會三腳貓醫術就嘚瑟,你們中醫就是垃圾,什么也不是!”
“今天,勞資要看著你被丁香神醫踩在腳下,跪地求饒!”
“你們學中醫的都是騙子!誰信中醫誰就是傻逼!”
“我告訴你……”
宋向宇叫罵著,忽然看見齊退之停住了腳步,三個人迎了出來。
他只在電視上見過的江城市首,黃朋!
本次中西醫交流大會主持人,孫廟青!
另一個,竟然是龍泉集團老大,王剛!
三人面色恭敬,一出來就聽見了這話,都冷冷地盯著他看。
宋向宇頓時猶如被捏住脖子的公雞,卡殼了。
渾身上下一瞬間布滿了冷汗!
王剛黑著臉走了過來:
“你剛才說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