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我的江湖往事方巖秦紅菱 > 第171章 我中了愛情的毒,喝了愛你的藥!

巖哥,那邊還有一個包間,剛好能坐下四個人,要是你們嫌吵的話,可以移步過去。”

老殘熱情的向我發出了邀請。

我沒有回答,而是征求楊梅和堂嫂三人的意見。

“方巖,這里太悶了。”

堂嫂雖然沒有明說,但不想待在網吧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沒心情了,還是出去逛逛吧!反正一會就吃飯了。”

楊梅也如是說道。

見堂嫂和楊梅都不想待在網吧,楊盈盈也適時說道,“方巖,咱們還是走吧!”

這一次我和她們尿一個壺。

阿蛋這么一搞,曹龍和山雞很快就會知道這里的事情。

得知我來了興隆,曹龍肯定拉著我去喝酒,這樣的話,堂嫂和楊梅她們怎么辦?

無論去與不去都不妥,所以,還是及時離開為好。

“殘哥,我姐她們都不想玩了,那我們就走了,改日我再過來拜訪龍哥。”

象征性的勸慰兩句后,老殘也沒有阻攔。

剛走出門口,楊盈盈就問我,“方巖,剛才那個女孩是誰啊?”

我一拍腦門,靠,怎么把她忘了!

“一個大哥的妹妹,這個網吧就是她的。”

解釋了一句后,我接著說道,“嫂子,你們在這等我一會,我撒泡尿就回來。”

找了個撒尿的借口,我重又回到網吧,然后直奔曹夢圓所在的包間。

曹夢圓戴著一個耳機,也不知道在玩什么游戲,手指在鍵盤上摁的啪啪響。

“都走了,怎么又回來了?”

曹夢圓笑著說了這句話后,重又將目光投向了電腦屏幕。

“這兩天你是不是吃藥了?感覺你精神好了一點。”

我笑著打趣。

曹夢圓咯咯笑了一下,然后停下敲鍵盤的動作,還把耳機摘了下來。

“方巖,哪個是你女朋友?”

我瞇了一下眼,“都是。”

“鵝鵝鵝、”

曹夢圓笑的更大聲了,“那你艷福可不淺,三個女人長的都很漂亮。”

“哼,反正比你漂亮。”

曹夢圓也不生氣,笑著說道,“所以,你為什么要回來和我告別呢?”

我隨口說道,“我覺得不辭而別有點不禮貌,所以就回來跟你說一聲。”

曹夢圓搖了一下頭,“我覺得,你是回來感謝我的。”

我不置可否,“我為什么要感謝你呢?”

“因為我沒有揭你的老底,所以你回來感謝我。”

靠,這女人絕對吃藥了!

要不然這腦子怎么這么好使?

事實如她所說,因為她的刻意遮掩,讓我完美避開了這場修羅場,我對她確實有一點感激。

之所以返回,說辭是告別,實質是感謝。

曹夢圓接著說,“知道我為什么維護你嗎?”

我沒有說話。

曹夢圓接著說,“因為我從你的眼中看出了慌張,我知道你擔心什么,但我不想讓你難堪。”

我從這番話里聽出了一抹異樣的情感,或許我和曹夢圓的關系并非一夜情那么簡單。

她對我,或許也不僅僅只有調戲。

“知道我為什么不想讓你難堪嗎?”

我依舊沒有說話。

曹夢圓托著下巴,一副含情脈脈的眼神看著我,然后說了一句廢話,“因為,我不想讓你難堪。”

我淡淡笑道,“你今天到底吃的什么藥?”

“咯咯,我中了愛情的毒,喝了愛你的藥。”

我:“yue~~”

“好好玩吧,我走了,哪天請你吃飯。”

“吃飯不吃飯的不當緊,關鍵是,你哪天有空再陪我睡一覺啊!我有點懷念那天的感覺了。”

我沒有回頭,只是悠悠的說了一句,“記住,藥不能停。”

......

剛走出網吧門口,楊盈盈就上前挽著我的胳膊,眼里一副崇拜至極的模樣。

她為什么對我愛的深沉,還不是我身上的男子氣概爆棚嘛!

剛才我的表現可謂將這種氣概發揮到了極致,她心里的小鹿早就撞個不停了。

要不是堂嫂和楊梅在跟前,估計她就抱著我啃起來了。

不止楊盈盈,連堂嫂和楊梅看我的眼神都透著一絲異樣,只是她們隱藏的比較深而已。

“方巖,你剛才太帥了!要是嘴里咬支煙就更帥了!”

楊盈盈一直都慫恿我嘗試抽煙,說男人抽煙,帥到沒邊。

但我對煙味實在不感冒,就一直沒能如她所愿。

“抽煙有什么好的,盈盈,不要教唆方巖抽煙。”

堂嫂像個大家長一樣,對楊盈盈的不正之風進行著糾正。

楊盈盈吐了一下舌頭,連忙跳過抽煙的話題。

“方巖,吃飯還早呢,接下來咱們干嘛去?”

我隨口說道,“去商場再逛逛,順便上個廁所,憋死我了快。”

楊盈盈:?

堂嫂:?

楊梅:?

“方巖,你剛才不是上過廁所了嗎?”

我面不改色說,“剛才是尿尿,現在想拉屎,怎么?有問題嗎?”

.......

先有公園女尸事件,再有網吧搭訕風波,再好的心情也被攪沒了。

楊梅和楊盈盈的內心想法我不得而知,但從堂嫂的表情我能看出來,她是想趕緊吃飯,然后回去休息,結束這糟糕的一天。

剛好時間也差不多了,然后我們四人一同去了福祥酒店。

路上,我先后接到了曹龍和山雞的電話。

無一例外,都是因為阿蛋的事情打來的。

山雞為自己的管理不周為我道歉,還盛情邀請我和堂嫂她們吃晚飯,理由是給他一個‘將功補過’的機會。

曹龍沒有直接提這個事,只是問我現在在哪,晚上一塊吃個飯之類的。

然后我都委婉的拒絕了。

我不想讓堂嫂和楊盈盈她們和道上人物有任何的接觸,哪怕曹龍和山雞并沒有惡意。

所以,還是免了吧!

楊梅也接到了一個電話,是她舅舅鄧長明打來的,目的還是吃飯,而且還點名讓我和堂嫂一塊過去。

自從我硬剛梁偉華的事情發生后,老鄧至少對我發出了三次家宴邀約。

不巧的是,我真有事,然后就全都推掉了。

至于這次.......我接過手機,笑著對鄧廠長說,“叔叔,這次我請你,在福祥酒店定好廂房了,你和阿姨一塊過來就行了。”

聽說是在福祥酒店吃飯,電話那頭明顯沉默了幾秒,然后鄧長明笑著說,“行,剛好家里還有兩瓶好酒,等會帶上咱爺倆好好喝點。”

一個小時后,鄧長明和他老婆出現在了福祥酒店門口。

雖然鄧長明的老婆曾經詆毀和看不起我,但看在楊梅的面子上,我完全不計較。

并親自來到門口迎接,算是給足了鄧廠長面子。

要是我記得不錯的話,這是我第三次和鄧長明夫婦坐在一塊吃飯。

前兩次的時候,鄧長明夫婦都是一副高人一等的姿態。

而這次,鄧廠長收起了廠長的威嚴,化身一位和善的鄰家叔叔,還主動端起酒杯和我喝酒。

他老婆也沒了先前的趾高氣昂,顯得尤為的和藹可親,甚至還說了一句讓我差點笑出聲的話。

“小方,我感覺你跟盈盈兩個人挺般配的,要是你們對彼此也有好感的話,可以試著交往一下嘛!”

我的廠長夫人哦,你這看人下碟的本事也可太厲害了,上次可不是這么說的啊!

所以說啊,尊嚴永遠都不是溜須拍馬笑出來的,而是靠自己敢打敢拼掙出來的!

鄧長明夫婦前后不一的態度不由讓我想起了那句豪氣干云的話:

我就站在你面前,你看我幾分.......像從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