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我的江湖往事方巖秦紅菱 > 第172章 安靜的堂嫂!

這頓飯吃到一半的時候,張禹敲門走了進來。

他來串門的目的不是吃飯,而是特地送了兩道菜和兩瓶酒。

我心下明白,張禹之所以這么給面子,原因還是在雷哥身上。

當初張禹還是酒店經理的時候,得罪了一個幫派老大。

然后,被這個老大設計抓住并狠狠打了一頓,要不是雷哥及時出面,張禹就被扔到江里喂魚了。

雷哥對張禹有救命之恩,而我又是雷哥的‘親兒子’,加上我又是第一次以個人名義請人吃飯,他才有如此之舉。

不得不說,張禹的這個舉動,在無形之中極大的抬高了我的身份。

福祥酒店的副總親自送菜送酒,這樣的待遇別說梁偉華,恐怕連老板梁文忠也無福享受。

一時間,鄧長明夫婦看我的眼神更顯震撼了。

震撼的同時也感到極其的不可思議,兩人的心中都有相同的疑問:我是怎么做到的呢?

這個問題有點私密,鄧長明夫婦沒有直白的問我。

估計會暗下里向楊梅解惑,不過以我對楊梅的了解,她不會對鄧長明說太多有關我的秘密。

因為沒有意義。

最大可能會用六個字搪塞:我也不太清楚。

事實如我所想,那天硬剛梁偉華的事情發生后,鄧長明就詢問過楊梅了。

楊梅的回答是:不太清楚。

......

這頓極其彰顯我個人逼格的飯局結束后,我和堂嫂四人坐在鄧長明那輛破舊的桑塔納里,一塊打道回府。

握著方向盤的時候,鄧廠長才找回了一點自信,笑著對我說,“小方,哪天你也搞輛車開開,老是打車也太不方便了。”

我微微一笑沒有說話。

小汽車我肯定會搞的,不過不著急,還是那句話:一步一步來,步子跨的太大容易扯著蛋。

閑逛一天都累的不輕,回到小河之后都各自休息了。

可能是真累了,也可能是下午時候打過一炮了,楊盈盈并沒有纏著我,乖乖回廠里了。

其實,對于一個熱戀中的人來說,楊盈盈的表現是有點反常的。

按理說,她對我如此癡迷,應該時時纏著我粘著我才對。

之所以給了我足夠多的自由時間,我在道上工作只是其中一個原因,最大的原因是楊梅對她進行開化了。

楊梅是這樣說的:不要想著時刻霸占方巖,那樣的話,你們的感情就算走到頭了。

又從我的工作,性格等方面進行了佐證,而楊盈盈選擇相信姑姑。

不得不說,楊梅的腦子確實夠用。

她分析的很對,要是楊盈盈戀愛腦上頭,非但得不到我,還會加速我們分開的時間。

受到道上生活和雷哥的影響,我對感情已經沒有那么神圣了。

而且我還深刻明白了‘女人就是累贅’的道理,只要感覺到有了風險,我會毫不猶豫的結束這段感情。

楊盈盈或許會恨我,會痛不欲生,但總比受到其他傷害,甚至丟了命強!

我雖然不知道其中的緣故,但我很開心楊盈盈能給我足夠多的自由。

和鄧長明楊梅等人告別后,我和堂嫂一塊回了公寓。

剛到屋里,我就四仰八叉的躺到了床上,還笑著調侃了一句,“都說陪女人逛街比上班都累,今天我算是感受到了。”

堂嫂看著我,表情有些復雜。

感覺她有很多話想說,但一時又不知道從哪說起。

我緩緩坐起來,笑著問道,“怎么了嫂子?干嘛這幅表情看著我啊?”

堂嫂微微嘆了口氣,說道,“你什么時候有這么大的能耐了?”

我避開了這個問題,“我有本事不好嗎?難道你希望我一輩子碌碌無為啊?”

堂嫂翻了一個可愛的白眼,輕聲說道,“你要是做的正經生意,我肯定以你為榮,可你.......”

我明白堂嫂想說什么。

黑道就是一個游走在法律邊緣的危險職業,雖然財富來的快,但去的更快!

而且,財富地位的攫奪和付出是成正比的,我在這么短的時間里就獲得了這么大的成功,背后.......肯定也做了常人不敢想的事。

說到底,堂嫂是擔心我。

我不想和堂嫂討論這些,我很清楚,無論我怎么解釋,只會越說越僵。

趁著時間還早,我拉著堂嫂就往門外走去,“嫂子,我帶你看樣東西。”

“看什么啊?我都累死了,想洗澡睡覺。”

雖然嘴上如是說,但堂嫂并沒有抗拒我的動作,跟著我一塊來到了樓下。

“嫂子,這輛車漂亮吧?”

堂嫂一時沒聯想太多,點點頭說,“我注意到了,在這里放好幾天了.......”

說著,堂嫂扭頭看著我,表情略顯訝異,“你的?”

我一個瀟灑的抬腿,直接坐在了機車上,“嫂子,上車,我帶你逛一圈。”

堂嫂眼眸透著神采,不過還是下意識的拒絕說道,“都這么晚了,去哪逛啊?”

我呵呵說道,“晚上的風景才好看呢!保證讓你看到一個不一樣的道滘。”

堂嫂似是因我的話心動了,又或是其他原因,就沒有再說,抓著我坐在了后座。

“嫂子,坐好扶穩,我要發車啦!”

堂嫂輕輕打了我一下,嗔道,“你慢一點。”

不快不慢的穿過小河街區后,我以一百邁的速度在外環路上疾馳著。

如我所愿,我終于載著堂嫂在空曠的道路上狂奔了。

也如我所愿,身后的堂嫂雙手環抱著我的腰,飽滿軟和的胸脯貼也在了我的后背上。

泠泠的月光、紅色的機車、被風吹動的秀發、一對男女,天若有情的經典畫面也終于被我復制到現實中來了。

在這一刻,我覺得自己是從未有過的幸福。

這種幸福來自精神,遠不是肉體歡愉所能比擬的。

來到一處河流旁的時候,堂嫂拍了我一下,我隨即降低速度停了下來。

下車后,堂嫂緩緩走到河流旁,視線從河流一直向前延伸,然后凝望著藍色的蒼穹。

“看什么呢嫂子?”

我走上前和堂嫂并立,還不著痕跡的摟住了堂嫂纖細的腰肢。

今晚有點出奇,堂嫂并沒有抗拒我這個過分的動作。

“想家了。”

堂嫂輕聲說著,還將臻首靠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眼眸一亮,察覺到今晚的堂嫂有些不一樣。

我不知道堂嫂說的哪個家,但我不在乎。

她既然都對我這么寬容了,我覺得,我還能再過分一點。

于是,我歪著頭,想親堂嫂一口。

不過被堂嫂冷冽的目光制止了。

我也不覺尷尬,為自己這個突兀的動作找了一個完美的借口,“嫂子,離的越近,我發現你越漂亮,能不能讓我再離你近一點?”

堂嫂瞪了我一眼,重又眺望夜空,并輕聲說道,“你別亂動,讓我安靜一會。”

堂嫂的聲音很輕,卻帶著一絲我無法抗拒的魔力。

“嗯,我不亂動。”

大概過了五分鐘,堂嫂說了一句,“好了,回去吧!”

迎著皎潔的月光,我載著堂嫂重返來時路。

滾動的車輪也為今天的休息之旅劃上了一個完美的句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