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無敵小侯爺葉玄趙凝雪月紅妝 > 第173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

等葉玄帶著諸人趕到那等候的一百軍士身前之時。

人群中有人竟是認出了他們。

瞬間騷動開始。

“什么!陛下瘋了不成,竟然讓長安城的廢物來統兵?難不成陛下不想贏?”

“完了,長安城的廢物要做我們的統帥,那還比個屁啊,干脆認輸好了。”

“姓葉的,快說,你是如何迷了陛下心智的,竟然讓陛下讓你這等人渣做我們的統帥?”

……

士兵之中,義憤填膺之聲此起彼伏。

而葉玄卻始終保持微笑,沉默不語。

他掃視著這一百軍士,從其中認出了不少人。

大靖的衛戍營不同于其他兵營的招募。

除了從全國各地遴選一些苦出身的子弟之外。

還會在長安城和周邊的郡縣挑選一些如葉玄這樣祖上便是武將出身的子弟。

這兩類人,一類急需要建立軍功改變家族窮苦的局面,一類則希望再立新功,讓家族更上一層樓,還有一類則是家道原本可以,但如今敗落,本是在自己的族地吊兒郎當,如葉玄一般紈绔混日子,最后被家族長輩送了進來。

而這一類人之中,不乏曾經與葉玄起過沖突被其教訓亦或者教訓過他的。

今日,算是仇人相見,自然是分外眼紅。

再加上對葉玄知根知底,一見自己期盼已久的統帥不是那些老將軍,而是葉玄這二世祖,自然大失所望。

也就無怪乎他們義憤填膺了。

如此,等待了一會兒。

這噪雜之聲越來越小。

葉玄這才扯嘴冷笑一聲。

“怎么不繼續喊了,這就偃旗息鼓了?我還以為你們要一直喊下去呢。”

往前走出幾步,葉玄雙手掐腰,遮住西方的日光,掃視眾人。

“喲,仇人還真不少,古話說什么來著,叫做不是冤家不聚頭是不是?今日我葉某人的冤家還真是夠多的。”

“嗯,有當初揍過我的,有被我揍過的,不知道的還以為陛下特地把你們扯出來,讓老子挨個報復回來呢!”

“可事實上可并非如此!今日陛下是讓我帶著你們為國爭光,為我大靖立功的!”

“切,就憑你,還想為我大靖立功,得了吧!”

“就是,你一爛泥扶不上墻的主兒。”

“誰在說話!”

葉玄面色驟然一冷,大聲呵斥。

“給本將出列!”

陡然升騰其的怒吼,讓這一百人身子跟著猛然一抖。

不過,卻并無人出列。

“怎么,敢做不敢當?從了軍,軍人的優良品格沒學到一點,當年僅有的一點好的品性也磨沒了,那你們真夠可憐的!”

“誰說磨沒了的,是我,是我說的。”

“還有我!”

葉玄這般一刺激。

隊列之中隨即站出了兩人來。

葉玄半瞇著眸子瞅了過去,然后笑了。

“原來是你們兩個家伙,黃朝,韓世聰。”

“不錯,就是我們!要殺要剮,悉聽尊便,我要是皺一下眉頭,你是我爺爺!”

“我也一樣。”

兩人昂著頭,一副不怕死的表情。

葉玄冷冷一笑,來回踱著步子。

“殺你們?你們只不過是罵了老子兩句,老子就要殺了你們,那老子成什么了?”

“你……你真的是葉玄?”

葉玄的回答,讓兩人都是一愣。

“如假包換!”

“不對啊,如果是以前,你肯定要報復回來的,老子當年就只不過是朝你吐了口吐沫,被你追了幾條街。”

“我只不過偷瞄了一眼你懷里的花魁,你也追了我幾條街。”

黃朝語和韓世聰都有些憤憤不平的樣子。

這邊,葉玄腮幫子狠狠的抽抽了一下。

踏馬的!

原主先前這般不是個東西嗎?

這點屁事就把人家胖揍了一頓?

“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以前老子的確不懂事,招惹了兩位兄弟,我葉玄今日在此給你們道個不是。”

“不光是他們倆,剛才我還看到了幾張面孔,都是以前與我有過過節的,我都在這里賠個不是。”

說著,葉玄躬身,對著眾人深深的一拜。

葉玄突然的舉動,讓不少人神情震驚不已。

要知道當年的葉玄可是長安城的混世魔王。

依仗著葉定邊葉侯爺的寵愛,橫行無忌,近乎到了無人敢惹的地步。

今日,他竟然當面給大家道歉了。

簡直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不過,待到葉玄起身之后,他的臉色卻是倏然一變,神情變得冷酷起來。

“我剛才賠不是,是對本將軍年少無知犯下的錯事一個交代。同樣,黃朝,韓世聰,你們兩人身為大靖軍人,違反軍規,妄議統帥,也是絕對不被允許的事情。”

“待今日與那黨項國戰陣比斗結束,你們各自去領二十板子!”

“什么!”

剛剛因為葉玄賠不是而稍稍對其有些好印象的黃朝,韓世聰臉色陡變。

又驚呼起來。

“怎么,覺得本將軍做得不對?”

“我且問你們,你們剛才可是非議我了?”

“是!”

“我現在可是你們的統帥?”

“是!”

“大靖軍律可有記載,士兵不得妄議統帥,不得違反統帥之命?”

“是!”

“那我剛才所說可有問題?”

“沒有!”

“沒有就行,說明你們還清楚自己是一個軍人!”

“歸列!”

隨即,黃朝與韓世聰一臉不情愿的轉身,回到了隊列之中。

葉玄隨即上前。

掃視著這些依舊對自己充斥著懷疑和冷眼的軍士。

朗聲道。

“我知道你們之中許多人對我很了解,但更多的人卻不了解。那我就先介紹介紹自己!”

“我叫葉玄,乃是大靖定遠侯葉定邊嫡孫,一個多月以前,我是長安城橫行于長安城的第一廢物,紈绔不化,爛泥扶不上墻,人見人恨,狗見狗嫌!但現在,我是此次大靖戰陣比斗第一陣列的統帥,負責這一次戰陣比斗最為重要的攻堅戰,與那黨項國國師正面較量戰陣!”

“有些人肯定會疑惑,為何圣上會選我這樣一個不學無術,攔你不上墻的二世祖當統帥。那我就跟你們說道說道,在今日之前,老子到底做了什么,讓陛下愿意冒這個險!”

“一個月之前,老子當街調戲平陽郡主……”

于是乎,葉玄將自己這一個月的光輝事跡統統竹筒倒豆子一般跟這一百名士兵說了一遍。

在聽到葉玄膽大妄為的調戲郡主之時,不少人現出震驚表情,同時帶著幸災樂禍。

可當聽說葉玄這般做純純是因為愛慕平陽郡主,為此甘愿冒風險之后,卻又有些吃驚和佩服。

待到他說到自己斗敗了南晉柳生之后,不少人直接腦子宕機。

而后,葉玄將救治小方原百姓,救下鎮國公,金殿之上獨占群雄都說出來之后。

他從這一百人的眼中看到了“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