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吾凰萬歲 > 第572章 居然真的不殺俘虜!

崇澗城中,將士和百姓面對即將襲來的大軍一個個目眥欲裂。

守城之將郭聽濤大喊:“若非殷人野蠻,侵犯我大涼國土,你們的父母,你們的兄弟,你們的兒女,根本不需要上戰場!所以,想要活命,唯有拿起你們手中的武器,殺了殷人!”

眾人對殷人愈發仇恨。

可也有許多人,面對殷人黑壓壓的軍隊,被嚇得兩股戰戰,緊握著鋤頭和釘耙,涕淚漣漣。

郭聽濤看著這些百姓心中有些不忍,可又想到應蒼下的死命,若守不下崇澗,便要誅他九族。

崇澗的守軍并不多,旁邊城池支援的隊伍,并不能抵擋火藥之勢。

所以他只能逼著百姓上戰場,以人命來抵抗殷國軍隊攻城。

隨著大殷的軍隊越來越近,一些百姓跪下哀求道:“求求將軍放過我們,我們只是田間耕種的農戶,手拿農具,如何抵抗得了殷國軍隊?”

郭聽濤卻道:“今日你們不守護崇澗,待崇澗被破,殷人必要殘殺我們的親人,踐踏我們的土地。”

有人道:“可是,可是我們聽說,昌蘭和豐新,都未屠城...”

郭聽濤怒道:“這都是假消息!昌蘭和豐新的情況究竟如何,我們一概不知!殷人最虛偽狡詐!勿要被他們迷惑!”

天地間一聲巨響,霹靂烈火在空中劃出一道弧度。

崇澗戰役,再次拉開序幕。

百姓們面對氣勢洶洶的涼人,不得不拿起武器,抖著身子上戰場。

可就在他們決定拼命的時候,忽聽殷人大喊“繳械不殺”。

他們不由再次想起昌蘭和豐新的百姓,絕望之中又不可避免生出幾分希冀。

有幾個人或許是真的害怕,竟然真的放下手中農具,沒想到,殷國軍隊竟然真的越過他們,沒取他們的性命。

郭聽濤見狀,大喊:“勿要被殷人迷惑!”

虞安歌怒罵:“郭聽濤!自來將士保護百姓,保護老弱婦孺,焉有一開戰,先將老弱婦孺推出來擋刀的道理!”

郭聽濤雙目通紅:“殷人可恨!犯我國土,殺我百姓!將士們,給我殺!”

虞安歌簡直要被他的無恥氣得七竅生煙:“分明是你涼國先行開戰!”

郭聽濤不敢回應虞安歌的話,只一味拿充當前鋒的老弱婦孺刺激百姓,又拿百姓刺激著將士,讓這些人為了守城拼命,為了他的九族拼命。

兩方軍隊都殺紅了眼,彼此也都沒有回頭路。

尸山血海,腥風血雨,人間地獄等詞匯,都不足以形容此戰。

兩方兩敗俱傷,各自回守。

隔日,不等涼人從前一天的激戰中修整,虞安歌再次率領兵馬入侵,打了崇澗守衛一個措手不及。

郭聽濤道:“殷人瘋了!難道他們要與崇澗同歸于盡不成!”

郭聽濤不理解,殷人在涼地處境岌岌可危,若兵力都耗在崇澗,也是自取滅亡之舉。

來報的兵卒一臉蒼白道:“他們還帶了...”

郭聽濤道:“不可能!殷國援軍沒有這么快!”

兵卒卻是跪倒在地:“他們還帶了昌蘭和豐新的百姓,還有二百咱們崇澗的百姓!逼迫他們說違心之語,蠱惑我軍軍心。”

郭聽濤連忙出去,見城墻之下,果然有許多涼人。

他們一個個衣著得體,面容干凈,唱著涼國的歌謠。

歌謠大意為,涼人舉兵,殷人不得不反擊,可殷人大義,以德報怨,雖踏入涼國國土,然未殺無辜百姓一人,告崇澗百姓,守將不義,早為自身性命作打算。

若昨日殷軍大喊“繳械不殺”,涼人只當他們在蠱惑人心。

那么今日三城百姓被殷軍帶上戰場,唱此歌謠,卻是讓許多守軍和百姓信了三分。

郭聽濤見狀,驚懼不已,不斷命人喊殺,可涼人經歷了昨日噩夢般的戰役,又受同胞的歌謠影響,今日明顯狀態大減。

虞安歌見郭聽濤破防,當即命人一鼓作氣猛攻。

今日是決定勝負的一戰。

再拖下去,虞安歌和一眾兵馬必要被耗死在此處。

將士們破釜沉舟,一個個勇猛無比。

而崇澗兵馬果真被歌謠所影響,發揮大不如前。

可就在他們覺得必死無疑之際,有人試探性地丟下武器,向殷兵投降。

殷兵收繳其兵器后,果真沒有傷人。

有了第一個,就會有第二個,第三個...

-------------------------------------

應蒼收到崇澗的戰報,在營帳中大笑起來,整張臉都扭曲起來。

他身邊的將士一個個噤若寒蟬,心跳如鼓。

終于,應蒼笑完之后,將戰報撕成碎片:“好一個郭聽濤!朕要他死守崇澗,他卻將百姓推上戰場!不僅丟了崇澗,還丟了我大涼的骨氣。”

應蒼被氣得面色鐵青,幾乎是咬著牙把這句話說完。

丟了崇澗,比丟了昌蘭還要讓應蒼憤怒。

百姓安居樂業,自然不比戰士有血性,面對危險,也會下意識想要逃跑求生。

戰到最后,他涼國守城的百姓,居然有近一半人都跪地求饒。

虞安歌那個女人,也居然真的放過了這些百姓。

有此三城為范例,日后她虞安歌在涼國,豈不是指哪兒打哪兒!

百姓無心阻攔,將士無力抵抗!

應蒼道:“蠢貨,世間怎么會有郭聽濤這樣的蠢貨!”

有個與郭聽濤相熟的將領想要替郭聽濤辯白幾句,其實讓百姓上戰場這種事,并不罕見。

可一想到郭聽濤已經死在了守城之戰中,再說這些已經沒有意義了。

另一人卻道:“只恨殷人狡詐!居然真的不殺俘虜!蠱惑民心!”

說完這句話,營帳中氣氛頓時詭異起來。

應蒼冷笑:“所以,她虞安歌該殺我大涼百姓對嗎?”

那人也頓時意識過來,當即跪下狠狠打了自己幾個耳光。

應蒼也不慣著他,當即拔劍,狠狠捅入此人胸膛:“我大涼就是因為有你,有郭聽濤這樣拎不清的蠢貨,才會節節敗退!”

血濺當場,所有將領跪下對應蒼道:“圣上息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