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相親億萬總裁被寵到腿軟 > 388 他愛上她了,不準她嫁給他

莫冷殤有些為難的站在一邊。

如果說薇薇真的是單純的被這個男人囚禁著,他可以明搶,哪怕他的實力并不如這個男人,他也可以拼盡全力一試,可是現在的狀況……貌似有些復雜啊!

“薇薇,你就別再固執了,我樓君炎看上的女人就必須是我的!”樓君炎抓著她的手輕輕的吻上她的后背,十分的深情。

“放開她!”

一聲暴怒聲在門口響起。

下一秒,寒淵已經沖進了房間,想要將白薇薇從樓君炎懷中搶出,卻被他輕易的躲過了。

“寒公子這是什么意思?你的未婚妻在外面,你是不是認錯人了!”樓君炎冷冷的看著一臉驚痛的寒淵,臉上的表情十分的不悅。

寒淵則看緊了他懷中的女子,白薇薇同樣回望著他,手卻是緊緊的抓緊了樓君炎,看著他手上的那枚鉆戒,更是刺痛了她的雙眸。

“白薇薇,我不準你嫁給他,你說過你愛的人是我,你說我是厲承旭,難道因為遇到這么點的困難你就退縮了嗎?就要放棄我了嗎?如果真是這樣,那么你對厲承旭的愛也不過如此!”

“寒淵,你現在憑什么對薇薇說這些,就允許你結婚生子,薇薇就要為你守一輩子,你也太自私了吧!”許慧凝真要被這個可惡的男人氣炸了!

“慧凝,你冷靜一點,這是他們夫妻之間的事,讓他們自己解決吧!”莫冷殤將她拉到一邊,小聲的說。

“你讓我怎么冷靜,薇薇現在都被他欺負成什么樣了!薇薇為了他受了多少罪,吃過多少苦,他根本不知道!他就是一個混蛋!”許慧凝想要掙脫開莫冷殤,卻被他強行拖向外面。

“我們先離開一下,等你冷靜了我們再回來!”莫冷殤不由分說的將處于激動中的許慧凝給拉走了。

莫冷殤真的很少見到許慧凝發怒的樣子,現在看起來,還真是相當的可怕。

“薇薇,我帶你離開這里!”樓君炎擁緊了白薇薇,想要離開,卻被寒淵堅決的擋住了去路。

“我不準你帶她離開!白薇薇,你自己選,是跟他走,還是留下來!”寒淵眼睛通紅的看著她。

“寒淵,我想你是搞錯了,既然她是我的女人,她就要聽我的,她沒有選擇的權力!”樓君炎揚唇冷笑。

“我現在在跟我的妻子說話!你有什么資格打斷我們?”寒淵突然暴怒出拳,狠狠的打向樓君炎。

白薇薇被他的話驚到,他竟然說自己是她的妻子,他承認自己是厲承旭了!

突然腰間一股力道,已經傻住的她被推到了一旁,只聽“砰”的一聲,身后響起了一個駭人的響聲。

白薇薇回頭一看,寒淵和樓君炎已經打斗在了一起。

寒淵的出招十分的狠辣,招招打向樓君炎的要害,樓君炎同樣不甘示弱,招招狠毒,直擊寒淵的軟肋。

很快,二人都掛了采,但卻都沒有停手的意思,屋內的東西已經被打得亂成了團。

白薇薇站在一旁焦急的大叫,“別打了,你們別再打了!”

“……”根本沒人聽她的,讓她驚心的打斗還在繼續。

“住手!不要再打了!”白薇薇不想看著他們受傷,咬了咬牙,突然向著二人沖了過去。

兩個人的拳頭同時打向她的頭部,二人看著突然出現的女人皆是一驚,拳頭微偏,樓君炎的力道控制得剛好,沒有傷到她,可寒淵的拳頭卻是擦到了她的面頰!

白薇薇只感覺臉頰上一陣火辣辣的疼,白皙的臉上立刻現出一道明顯的紅痕。

“薇薇!”

“薇薇!”

二人同時驚呼,同時伸手拉住了她的一只手臂。

“放手!”

二人又是同時暴喝,同時用力想將她拉到自己的懷中。

可是這樣一來就苦了中間的白薇薇,她只感覺自己的身體都在裂開了。

她痛得驚呼出聲,寒淵心中一驚,還是先一步放開了她。

最后樓君炎成功的將白薇薇再次拉入懷中。

“你受傷了?”樓君炎抬起她的下巴,看著她臉上那明顯的紅痕,黑眸中醞釀出了風暴,他的女人都敢傷,寒淵真是找死。

“沒事的!”白薇薇立刻撇開了臉,想要掙脫開他的懷抱,他卻不肯放開她。

“薇薇,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寒淵反映過來,知道是自己剛剛誤傷到了她。

“沒關系的,一點小傷,不礙事的!”白薇薇小聲的說。

“樓君炎,我有幾句話想單獨跟寒公子說,可以嗎?”白薇薇知道樓君炎這個人表面上看上去很好說話,可實際上,他這個人固執的很。

而且,經過這幾天的相處,她明顯感覺到,他是個吃軟不吃硬的男人。

寒淵的下郃緊緊的崩住,身體也變得僵硬。

她竟然叫自己寒公子,以前她一直都叫自己淵。

難道她現在是想要跟自己劃清界限嗎!

樓君炎卻是對她的轉變非常的滿意,他看了一眼臉色大變的男人,果然松開了她,說道,“我只給你五分鐘的時間,五分鐘一到,我們馬上離開!”

“我知道了!”白薇薇知道自己沒有再討價還價的余地,他能給自己五分鐘,已經是最大的讓步。

休息室內就只剩下白薇薇和寒淵兩個人。

“疼不疼?”寒淵上前想要去輕撫她的面頰,卻被她迅速的躲過了。

他的手僵在半空中,白薇薇的心里也十分的難受,她紅著眼睛看著他,心痛愈加的清晰了。

“我留下來是想向你道歉的,之前用那么卑鄙的方法阻止你和你的未婚妻結婚,是我做錯了,對不起,還希望你不要記恨我!”白薇薇的笑容簡直黃連還苦。

看在寒淵的眼里,心都跟著碎了!

“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薇薇,對不起,是我做錯了,你能不能再給我一次機會!你不是說愛我嗎?我們重新在一起!”寒淵終于上前,緊緊的握住了她的手,一雙黑眸痛苦的望著她。

白薇薇驚訝的看著他,似乎不明白為何短短的時間他會有如此的轉變!

明明之前,他還非常的討厭自己!

因為她對他的要挾,他甚至不愿意再見到她!

心底很高興,可是卻又響起一種警鐘,“你是又有什么事情想要我為你做嗎?”

上次的事情在白薇薇的心里已經有了陰影,所以當他對她好時,她下意識的以為寒淵又是有什么困難要找她幫忙!

寒淵如同被人潑了一盆冷水,可他知道,她有這種想法并不怪她,因為上次確實是他做的太過份,他將她傷得太深了!

“白薇薇,你給我聽好了,我沒有任何事想要讓你為我做,我之所以想要重新跟你在一起,是因為我愛上你了!我不知道我為什么會愛上你,也不知道是什么時候愛上你的,可我現在就是愛你,也只愛你!你聽懂了嗎!”寒淵握住她的手激動的說。

白薇薇如同傻了一樣怔在了原地,她看著面前這張讓她朝思暮想,讓她撕心裂肺的熟悉容顏,只覺得那顆死了的心再一次跳動了起來。

眼淚如同斷了線的珠子一樣落下,這一刻她哭得不能自已,甚至是開始放聲痛哭。

寒淵心疼的將她摟進懷中,眼淚也忍不住掉了下來,他的聲音中帶著哽咽,“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愛上你的,可是我就是愛上了,我不管我是不是你的丈夫,我都想要你,只要你!”

“淵,我也愛你!我這輩子心里只有你一個人!”白薇薇哭著摟緊了他,眼淚瞬間濕了他的衣服。

寒淵聽了她的話,高興的同時,心中忍不住升起一抹苦澀。

在這個時候,她叫的依然是厲承旭的名字。

“寒淵,你怎么可以這么對我,我們才舉行了訂婚儀式,你就在這里和別的女人親親我我!”梧葉面色蒼白的站在門口,身體也是搖搖欲墜。

“葉葉,對不起,我知道是我辜負了你,可是我不想再自欺欺人了,我已經不愛你了,我愛的人是薇薇!”寒淵愧疚的看著她說。

“不!我不信,你愛我了二十幾年,怎么可能會突然就不愛我了,我不信,不信!”梧葉崩潰的大叫,不能接受地搖頭。

她瘋狂的沖進房間,拉住了寒淵的手臂,硬是將寒淵和白薇薇分開了。

寒淵怕她會傷到白薇薇,只能先松開手,穩住了她,他沉聲說道,“葉葉你冷靜一點,不要這樣!”

“冷靜,你叫我怎么冷靜,我的未婚夫都被人搶走了,我冷靜有什么用!”梧葉激動的大叫著。

突然她緊緊的抓住寒淵的手臂,緊張的問道,“淵,你是不是因為那顆心臟,所以你才會愛上這個女人?”

“葉葉,住口!”寒淵突然暴怒的吼了一聲,把梧葉給嚇了一跳,同時也意識到了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她局促的看了一眼眉頭緊皺的白薇薇,立刻低下了頭。

“什么心臟?”白薇薇看緊了寒淵問,下意識的覺得這件事與自己有著重大的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