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星辰之主 > 第八百一十章 菌之音(下)
    純大君教給了羅南利用“嚙空菌”的渠道進行遠程聯系的方法,前提是有“大通意”或者類似的可以“監聽”周邊時空環境的手段。羅南覺得有點兒像無線電長波電臺,以“嚙空菌”為介質,進行遠距離的、甚至可以跨空時空位面的通訊。只要“嚙空菌”富集,越是復雜的時空環境,用起來就越是

    得心應手。

    只是受限于載體,傳播速度有限,要求還有點兒高。

    “發射塔”必須要高功率,才能給“嚙空菌”足夠強烈的刺激,讓它們將信號清晰傳遞出去;

    “接收器”也需要格外靈敏,才能捕捉到那獨特的號;

    同時,這是沒辦法加密的。

    即便能夠捕捉到“嚙空菌”上面流動且雜亂信息并且分辨清楚的“人”,應該是極少極少,可終究是有的。

    羅南懷疑,在小行星戰場上,“蟠魔”“燈塔”“夢神孽”應該都有這份能力。

    就算孽毒活體的“腦子”不一定好使,可“燈塔”呢?其與“域外種”同源而出,對于“嚙空菌”的了解,這一方宇宙應該無人可比,天淵軍方也習慣于將其想象為“赤輪六魔”里面的“智多星”,這種方式的通訊,怎么也

    瞞不過它。

    只是,純大君都不在乎,羅南就更沒有置喙的必要了。還是那句話,有了“觀想時空”作為根基,“大通意”的具體應用就會變得很容易。羅南就在純大君的指導和監督下,練習了幾輪,順便再補了一發“大通意”,基本

    上就達到了與純大君隔空交流的標準。

    兩人之間的交談,就此流暢了許多。

    純大君仍然給人以閑聊的感覺:“你‘大通意’掌握得不錯,說明古神史方面的功底確實深厚……最近心情怎么樣?”

    “啊,還好。”羅南沒理解,只能這么說。

    “你使用‘大通意’的頻率很高吧?”

    “今天用得比較頻繁,剛學會那陣兒也是……其實也沒隔多長時間,頻率是挺高的。”

    羅南有點兒廢話嫌疑,實際是擔心他剛剛學會的“嚙空菌通訊技術”不夠水準,刻意多說了幾句,避免缺少關鍵信息,造成誤解。

    純大君并不介意,還很體貼地反饋效果:“傳遞的信號很清晰,不錯。如果你可以承受的話,可以抓緊時間,每天多應用幾輪……每天不少于五十輪吧。”

    “呃?”

    一輪“大通意”,連帶著“小作文”,要有六七分鐘,就這還要五十輪。

    換算成天淵時間標準,也要三個多小時,已經是這邊一天的三分之一了。要說“大通意”加持期間是可以照常工作的,可再考慮“大通意”梳理出來的“聲息底色”,覆蓋小行星及周邊星域,還有地球本地時空,極是廣闊,信息量巨大,處

    理消化很是困難,如此應用法,絕對是超高強度。….

    羅南百思不解,但果斷答應:“好的。”

    他也不管純大君的理由,先答應下來再說。想來這位素有“淳厚”之名的大君,不至于坑他一個小小的尉官。還好,純大君終究體貼,還給他陳述理由:“你現在還沒有‘布法’固定方向,形神框架可塑性強,難得有這種高層級的力量加持,如果保持高頻率應用,一段時間

    后,很有可能完成相關能力的固化和加強,對以后修行會有不少好處。”

    咝,還有這等好事?

    就等于給自己上了一個被動技能,永久BUFF?

    雖說現階段,在地球本地時空,“大通意”未必就有他的“磁光云母版本靈魂披風”好用,可誰也不會嫌棄多一個感應渠道的。

    更不必說,它源自于古神的神通能力,未來開發潛力巨大。

    這真是個極重要的指點,羅南一時驚喜,忙向純大君道謝。純大君卻又提醒他:“高頻使用,要格外小心持續的信息和情緒沖擊,學會視而不見,充耳不聞;每天都要向醫官報備狀態,接受心理輔導。畢竟‘大通意’是借用

    了古神當年高維信息交流時的意象和建構,交流層級非常復雜,你暫時感知不到,不代表不會受到影響……不只是你,周圍人也會難受一陣子。”

    對哦,既是“接收器”,又是“發射塔”,哪怕現在影響范圍受限,“噪音”什么的也夠折騰人。

    羅南不免又想到,這兩天他微妙的情緒,以及允泊、葉果等人的擔憂,若有所悟。

    又聽純大君道:“你是學古神史的,當年,昧和六天神孽的事情,你應該清楚。”

    “啊,知道的。”

    不但知道,他手邊還有“一冊”湛和國主手書,專門用來描述、分析和批判的著作。

    雖然化為了精神層面的“霧氣殿堂”,一時難以拜讀,卻讓羅南對涉及古神“昧”的歷史格外。

    再說了,那段歷史足以成為宇宙生命發展演化 發展演化的最關鍵節點之一,無論如何也不能輕忽。就聽純大君講:“古神自有大通之能,但往往也會招惹麻煩。六天神孽是麻煩,而它們產生之后,麻煩更甚。咱們這里,說是六天神孽難以進入……且不說準確與

    否,可孽毒環境還要更麻煩,這是確鑿無疑的。”

    唔,感覺純大君今天廢話也有點兒多,其實不用這樣反復強調的。

    總之就是練習“大通意”一定要小心處理信息和情緒,避免孽毒污染。話說,“大通意”所探知的“聲息底色”,里面確實有相當一部分,是由孽毒“涂染”的,哪怕羅南有映射自“日輪絕獄”的“大日鎖鏈”架構,可以磨銷孽毒污染,也要

    小心……

    羅南以為他理解了,可接下來,純大君的表述多少出乎他的意料:“作為遺傳種,面對強大外力的輻射影響時,會有太多的不確定性。因為我們本身就建立在各種混亂無憑依的概率基礎上,從來都不是什么完美造物——提前接….

    觸各種層次的力量和信息,是很不錯,但這會讓給你留下各種痕跡,扭曲你的本來面目,讓你的未來更加充滿變數。”

    “……”

    要說羅南的見識,已經足夠對照體會純大君的這些表述。

    可越是“對照”,就覺得純大君這些話,并非泛泛而論,而是有的放矢。

    這感覺就相當微妙了。

    羅南沒有及時回應,純大君也不在意,仍然和聊天似的,繼續通過“嚙空菌”傳來信息,還改換了話題:

    “對了,不是讓你去研究‘見我義’嗎?為什么變成了‘大通意’?”

    “這個……”

    羅南有些尷尬,這就和數學老師布置作業,你寫了一篇《是否要寫數學作業之我論》的作文交上去的感覺差不多。但這時候,他也只能實話實說:

    “那個‘見我義’,我暫時學不會,也沒法應用。另外,鎮國神符我還駕馭不了。”

    最后一句話其實沒必要說的,但不知道為什么,他竟然就這么說出去了。

    那邊純大君似乎是在笑,隔了數息才聽到后面的話:“為什么急著想要應用呢?”

    “呃,大約是在戰場上?”這下純大君真的笑出來了,笑聲中他又道:“你既然學會了‘大通意’,應該也將那個時段的歷史梳理了一通。古神當年,也并不是要用‘見我義’來應敵的。當年甚

    至沒有敵我之別,大約只是一個昏昧恍惚,再到明晰的過程。”

    羅南“嗯”了聲:“認識、分辨自我……完成與外界剝離,起碼保持適當的距離。”“對,這個過程肯定是漫長而艱難的,前面留下的痕跡越深刻,負載越沉重復雜,過程就越發艱辛。你必須體會那種只有自己才明白的可能性和邊界感,也許你不得不放棄什么,也許你必須要爭取什么,誰也無法給你建議,只能自己判斷、嘗試、取舍,可能還會后悔,然后再修正……而修正本身也可能只是無意義的掙扎

    ,甚至會把悔恨的深坑挖得更深,這就是不確定性。”

    羅南臉皮輕輕抽動一記:純大君,你真的不是在點我?

    他忍不住問了句:“您也不能給出一個明確的修持路線嗎?”純大君直截了當回應:“不能,因為你已經具備了這種廣泛的不確定性。確實是太早了些,但既然如此,你就要接受,再努力去尋找最優答案……當然這也只是我

    個人的建議,你可以斟酌,看是否要聽取,有時候也不是每個科目都要爭取5分的,甚至3分也不是必須。”

    通識四學二十科,每門科目修滿3分,需要有特別優異的“附加成績”,才能酌情加上1-2分不等,最高單科評分就是5分,這是%的人都無法拿到的分值。

    羅南沉默下去。

    純大君卻又笑道:“你在‘火神系列’上做得很好,這里就不要談什么‘不確定性’,可以有‘確定’的獎勵。你想要什么?”

    這還能挑挑揀揀?

    羅南疑惑之余,腦子卻轉得極快,雖有很多未解的疑惑、難題一閃而過,但他還是脫口而出:

    “布法絕關!我想要借助帝國資源,盡快突破布法絕關。”

    “合情合理。”純大君并不奇怪,也不覺得這是難事,隨即道:“那你就更要認真學習‘見我意’了。畢竟這就是天淵帝國乃至一切幻想種、遺傳種師法古神,跨越先天規則限制的

    總綱——宇宙中一切‘布法’或相近體系,均由此而來。”

    果然……

    說實話,經過純大君前面的表述,羅南竟然并不怎么驚訝。

    他心中已經有些猜測了。只聽純大君繼續為他講解:“‘見我’過程中,一切判斷、嘗試、取舍、修正,循環往復,‘布法’知識體系不過是對這個過程的記錄總結。每個種群大致相似,個體其實仍不相同,攀爬天梯,越到后面,就是要看這種‘似而不同’的微妙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