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修仙從神秘小鼎開始 > 第248章 歲月人老

青木城,西靠高山,東環江水,乃是方圓千里最龐大富饒的城池。

遠遠看去,猶如一頭匍匐在江邊飲水的巨獸。

經過小半日飛行,王扶三人在常山額頭冒汗般艱難的飛行下,從天空上頗為沉重地降落。

林芝臉色蒼白的看著熟悉的城門,絲毫沒有因為第一次飛行而感到興奮,甚至“哇”的一聲扶肚嘔吐起來,讓其優雅的形象大為受損,王扶見此也是微微搖頭,旋即瞪了常山一眼。

常山擦了擦額頭的汗水,又往嘴里塞了兩枚丹藥,心中苦笑不已。

讓他一個剛剛能御使飛行法器的煉氣十重修士連續飛行半日不說,還載兩個人,這差事簡直比在地火旁煉丹還要辛苦得多。

王扶屈指彈出一道柔和的靈力沒入林芝體內,流轉一圈后,林芝的臉頰這才迅速恢復紅潤。

隨后王扶便在林芝的帶領下朝著林家府邸而去。

青木城,林家在南,倫家在北。

城池碩大,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王扶令常山雇了一輛寬大的馬車,用了一刻鐘的時間終是抵達林家府邸。

府邸大門雕龍畫鳳,金碧輝煌,兩個身披銀甲的魁梧大漢手持鐵槍立于大門兩邊,氣血雄厚,恍若門神一般,威風凜凜,霸氣十足。

尋常宵小見了也得繞道而行。

來到林府大門前,林芝眼神復雜的準備踏上臺階,然而那兩個魁梧大漢卻是怒目而來,喝道:

“旁系子弟,從偏門而入,林芝小姐莫不是不知規矩?”

說話之時,一人指著大門不遠處一個矮小的小門。

“兩位族叔,林芝有要事求見老祖,還請族叔通融。”林芝面色復雜,微微欠身行禮道。

“天大之事,規矩不可變,恕我二人無能為力。”

“可……”

……

就在林芝前去交涉之時,王扶眼睛微瞇的望著林府,緊接著堪比金丹境的神識便鋪天蓋地的涌入整個林家,不消數個呼吸的時間,林家全貌便映入王扶腦海。

府邸中有何人,何人在干什么,均是一清二楚。

他甚至還瞧見光天化日之下有偷情之輩,如此行徑極為惡劣,王扶看了三息,唾棄不已。

除此之外,林家共有五道修仙者的氣息,王扶著重關注。修為最高之人乃是一中年男子,有煉氣八重,眉宇間給王扶一種微弱的熟悉感,讓王扶大感驚訝。

另外四人除了一個十四五歲的小女孩兒之外,均有六七重的修為,王扶仔細一觀,便明白這三人乃是林家客卿之類的修士。

然,卻并無煉氣十二重修士的蹤跡,更不見林應河。

王扶眉頭一皺,緊接著神識侵入地底,眼睛頓時一亮。

林家地底數米,有一密室,而密室中,正有一頭發花白的垂垂老者,似假寐一般盤膝坐于蒲團之上,氣息微弱,似假死一般。

其修為正是煉氣十二重,而其相貌氣息也與王扶記憶中的老林漸漸重合,雖過數十載,相貌有了些許變化,但那氣息絕對錯不了。

正是老林,林應河。

“叮鈴鈴!”

忽地,一陣急促鈴鐺聲在地底密室中響起,緊接著密室陣紋亮起,那垂垂老者猛地抬頭,眼睛一瞪,望向虛空,似隔著重重土石與王扶相望。

一道沙啞之極恍若鐵砂相磨的聲音從老者口中傳出:

“不知哪位前輩大駕光臨,林家有失遠迎……”

王扶收回神識,他知道林應河借助林家地底布置的陣法以及特殊的銅鈴法器已經發現了他的神識,當下便只需靜靜等待即可。

而此時正好是林芝第三次懇求入府,被趕出來的時候。

“林芝,不必強求,候著便是。”王扶提醒道,林芝這才不甘的止住了腳步。

一旁嚼著丹藥的常山咧嘴笑了笑,道:

“林芝小娃娃,你林家的派頭還真不是一般的大,竟然講我六合門太上長老拒之門外,若是被十陵郡其他修仙人士知曉,怕是一人一口唾沫都叫你林家百年抬不起頭來。”

“仙師恕罪……”林芝連忙就要跪下,王扶伸手虛抬,以御物術阻止了對方。

并回過頭,望向常山,神色如常道:

“常山,你既無事,去叫個門罷。”

“啊……”常山一愣,欲哭無淚,但太上長老有令,他不敢不從,只能提著肚子走向林家,他見著那兩個怒目而視的大漢,冷哼一聲,正要揮手隨意打發掉,卻在這時,林府大門“轟”的一下洞門大開。

緊接著,一群人爭相涌出。

數道修仙者的氣息撲面而來,尤其為首那頭發花白的垂垂老者,更是讓常山臉色猛然一變。

其中四個修士見著常山,當即彎腰行禮,道:

“我等拜見前輩。”

四人身旁那些衣著華麗的公子小姐有模有樣的學著,不過當其中幾人看見林芝之時,卻是心頭一驚,臉色大變。

所有人紛紛躬身拜見。

唯有那頭發花白的老者卻是直接略過常山,向前望去,最后定格在王扶的面龐之上。

顫顫巍巍的伸出手指著王扶。

滿臉的不可思議。

“你,你……你是……”

“林師兄,老林,”王扶咧嘴一笑,“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哈哈哈……”

……

林府深處,一處精致的別院之中。

假山旁,泉水邊,涼亭內,一二十七八歲模樣的男子,一頭發花白的垂垂老者,正相對而坐,時而開懷大笑,時而傷感莫名。

“王老弟,沒想到我林應河有生之年還能再見著落羽宗故人,實在是大幸之事。”林應河滿臉的回憶之色,“只可惜物是人非,老哥我已經老了。”

“不過看著你,就像看見了曾經的宗門。”

他看著王扶二十七八歲的面容,與腦海中那個十幾歲的少年漸漸重合,有些羨慕。

王扶聽聞此話,看著面前這個白發鬢鬢的看著,以他的神識能輕易的感覺到對方體內正在一點一點流逝的生機,等到完全耗凈,就是生死道消之時。

他的神情黯然下來,腦袋里憶起落羽宗黑木崖上教他伐木技巧的邋遢大叔,一些其他交集的往事,也一點一點的浮現在腦海之中。

半晌之后,他長舒一口氣。

人生無常,哪怕如老林這般平穩修行,可不能突破更高的境界,也只有隕落在歲月的縫隙中,消失不見。

“老林,你是真的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