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直播算命:你五行缺德殷靈 > 第376章 反噬來的太快,就像龍卷風

半夜正在熟睡中的琴舞忽然感到腳邊傳來一陣刺骨的寒意。

她敏銳地睜開雙眼,坐起身,赫然發現床尾竟然站著一個將近半米高的孩童。

而那孩童的模樣,與她制作的巫毒娃娃別無二致。

娃娃依舊通體漆黑,只是眼睛冒著綠光,而且正在目不轉睛地盯著琴舞。

它嘴角揚起的弧度在月光的映照下也顯得極為詭異。

琴舞眉頭微蹙,伸手打開了床頭燈。

看到巫毒娃娃,她言語中盡是不悅:“在這干什么,我是讓你去天云山。”

可她的話音剛落,娃娃猛然抬起了手臂。

琴舞這才發現,它手中居然握著一把鋒利的菜刀,而且一副氣勢洶洶的模樣。

“你要干什么?”

娃娃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敏捷地跳上床,以迅雷之勢,直接揮刀向她迎面劈了過來。

琴舞大驚失色,連忙翻身下床,快速躲避娃娃的攻擊。

“你敢違背我的命令?!”

娃娃還是不說話,只是“咯咯”地笑,而且那笑聲在昏暗的房間里顯得尤為陰森。

琴舞見狀心中充滿了疑惑,她的咒術從來沒有失敗過,這個時候娃娃不應該出現在這里,更不應該用這種表情對她。

只是不等她細想,娃娃已經再次揚起菜刀撲了過來。

琴舞抓住娃娃的脖頸,厲聲喝道:“是我給了你靈魂,你應該聽從我的號令!”

然而,娃娃身形雖小,動作卻異常靈活,它手腕翻轉,菜刀便徑直劃向琴舞的胳膊。

琴舞躲閃不及,一陣刺痛傳來,白皙的皮膚上瞬間浮出一道血痕。

在血腥氣味的刺激下,娃娃仿佛被注入了無盡的活力,它變得更加狂躁不安,口中發出刺耳的狂笑聲:“哈哈,殺了你,殺了你。”

琴舞眉頭緊鎖,狠狠將娃娃摔向墻壁,發出沉悶的撞擊聲。

然而,那娃娃仿佛對疼痛毫無感知,它在落地的瞬間便迅速爬起,如同一只黑色的幽靈,再次向琴舞猛沖而去。

琴舞眼中閃爍著憤怒的光芒,她抬起一腳,將娃娃踢得翻滾在地。

娃娃并未因此放棄,頗有一股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架勢。

稍作調整后,娃娃再度翻身而起,高高躍至空中,舉起菜刀向琴舞頭頂劈了下去。

琴舞看到娃娃凌厲的攻勢只得側身閃躲。

口中還不忘怒罵著:“你他媽想死是不是!”

娃娃的雙眼閃爍著翠綠色的光芒,它的嘴角咧開至一個不正常的角度,露出尖銳而鋒利的牙齒。

“殺了你,我要殺了你,嘻嘻。”

它不斷地重復著一句話,仿佛這就是它的人生目標。

琴舞不明白巫毒娃娃為什么把她當作獵殺對象,但她知道,如果想解決被怨嬰操控的娃娃,就必須燒掉暗室中的本體。

想到這,她便警惕地看著娃娃,慢慢向一旁的暗室移動。

娃娃似乎看穿了她的意圖,嘴角咧起微笑,隨即將手中的菜刀丟向了琴舞。

琴舞反應迅速,一個側翻躲過了攻擊。

然而,她剛剛站穩,娃娃已經如影隨形地貼了上來,一只黑紅色的爪子直逼她的咽喉。

琴舞心中一凜,她迅速后退,同時伸手,想要抓住娃娃。

但娃娃輕松地避開了琴舞的手,并順勢抓住了她的手腕。

琴舞當即感到一股刺骨的寒意從娃娃的手中傳來,如同沉重的鐵鏈將她束縛在原地。

她掙扎著想要掙脫,但娃娃的力量卻越來越強。

琴舞感到自己的手腕要被捏碎一般,強烈的疼痛讓她忍不住發出了一聲慘叫。

“媽的,我要讓你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輪回!”

面對她的威脅,娃娃不以為然,依舊“咯咯”地笑著:“殺了你,殺了你。”

琴舞心下發狠,忍著劇痛抓住了娃娃的頭顱,一咬牙,直接扭斷了它的脖子。

娃娃有一瞬間的失力,但下一秒,它的頭便再次回正,嘴角的笑意也變得更深。

“殺了你,殺了你。”

琴舞胸口劇烈起伏,臉上陰沉得可以掐出血來。

她做的娃娃,她自己清楚,這種等級的傷害,對娃娃來說根本無關痛癢。

當務之急還是要解決本體。

于是她抬膝頂向娃娃的腹部,再次將娃娃踹到了墻上,隨后飛快地跑向暗室。

只是娃娃有著超乎尋常的力量和速度,不等琴舞走出房門,它便如毒蛇一般緊隨而至。

琴舞心下一凜,急忙撿起掉落在地的菜刀砍向了娃娃的腦袋。

娃娃的頭顱被劈成兩半,黑色的血液頓時噴涌而出,但它依舊笑著,而且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把水果刀。

就在琴舞震驚之際,娃娃已經揮起水果刀刺向她的胸口。

由于距離太近,琴舞來不及反應,于是硬生生挨了一刀,鮮血隨即染紅了睡衣。

“你這個該死的東西!我要滅了你!”

琴舞怒發沖冠,抓起娃娃狠狠砸向了地面。

隨著“嘭”的一聲巨響,娃娃的后腦勺被撞碎,面目也愈發猙獰。

只是這種變化并沒有持續太久,娃娃很快就恢復原狀,并揚起手中的刀刺向琴舞。

對于娃娃沒完沒了的攻擊,琴舞不勝其煩,她迫切地想去暗室燒了怨嬰的骸骨,卻怎么也擺脫不了娃娃的糾纏。

而且她是巫蠱師,向來靠蠱蟲迷惑人心,殺人再收集靈魂。

雖然有功夫傍身,卻不像道士那般可以使用靈力和法術消滅怨嬰。

想到這,琴舞只能一邊躲避娃娃的攻勢一邊向暗室退去。

娃娃就像一只黑色的獵豹,在房間中穿梭跳躍,它的每一次攻擊都異常迅猛,讓琴舞難以抵擋。

漸漸地,琴舞身上就遍布著大大小小的傷痕,整個人顯得狼狽不已。

畢竟娃娃有使不完的力氣和快速愈合的能力,琴舞自然討不到好處。

這場戰斗持續了十幾分鐘,房間中的物品被毀壞得七零八落,鮮血撒得到處都是。

就在一人一娃打的難舍難分之時,琴舞終于奮力跑到了暗室。

她快速撈起浸泡在血盆里的布娃娃,不由分說舉到了燭火上。

緊隨而來的娃娃看到這一幕,雙目瞬間變得猩紅無比,口中也發出一陣凄厲的吼叫。

琴舞冷哼一聲:“去死吧,孽種。”

眼見情況不妙,娃娃瞬間化身為一道黑影,瘋狂地沖向琴舞,企圖奪走她手中的布娃娃。

然而,它的動作雖快,卻終究晚了一步。

布娃娃全身雖然被鮮血浸透,但那鮮血更像是汽油,在接觸到燭火的剎那,熊熊烈火迅速蔓延開來。

火焰在布娃娃身上跳躍,發出噼啪作響的聲音,并伴隨著一股刺鼻的燒焦味。

娃娃頓時像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氣,不受控制地跌倒在地,它驚恐地看著眼前這一幕,眼中滿是恐懼和絕望。

而琴舞則將燃燒的娃娃扔到地板上,臉上露出了冰冷的微笑。

火焰越燒越旺,將整個暗室映照得如同白晝。

在這熊熊烈火中,娃娃被徹底焚燒殆盡,但琴舞也要為此付出代價。

巫術失敗,她將遭受的不止是娃娃的攻擊這么簡單,恐怕日后還有嚴重的反噬效果。

但她想不通,這詛咒之術為什么會失敗。

按理來說,這種巫術失敗的情況應該分為兩種,一是被下咒之人過于強大,實力懸殊,怨嬰不敢去找那人,但怨念無處發泄,就會報復施咒者。

還有一種情況是,對方的信息有誤,怨嬰找不到目標,也就只能把仇恨轉移到施咒者身上。

這也算是反噬。

殷靈的照片沒有問題,江冶算過她的六字,能查到她的命格,就表示出生年月也沒有問題,那巫毒娃娃為什么不去天云山。

難道,她和殷靈的實力差距竟然如此懸殊......

怪不得江冶說她動不了那個臭丫頭......

想到這,琴舞內心深處忽然生出一絲莫名的膽怯。

看來,在沒有了解清楚對方的底細之前,她的確不該輕舉妄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