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最強神醫女婿 > 第327章 爭天書
    眾人見我突然躺平,啥也不干,頓時心生詫異,不明白我要干什么,雖然寡不敵眾,但也不至于什么都不干吧?

    “房東這是要干什么?開始擺爛了嘛?如果什么都不干,我回去了,我還有大把尸體沒趕,我得趕尸賺錢嫁人。”

    方婷小聲問著旁邊的白蘇蘇,對她來說,好像賺錢比什么都重要,而趕尸是她唯一的收入來源,這一行不知道能干多久。

    交通越來越便利,傳統的趕尸終究要沒落的,趕尸人的生存堪憂,許多人都轉行了。

    “我可不知道他,鬼得很,跟狐貍一樣,不知道心里在打什么主意?”

    白蘇蘇看著我,皺眉回答了方婷的問題,她就算是老江湖,也依然看不透我內心的想法。

    老乞丐則抽著旱煙,看我嘿嘿的笑,也不說話,唐刀有些坐不住了,連忙稟告道:“大人,他們快全都上來了,要么跑,要么打,你倒是說句話啊!”

    我豎起了手指,噓了一聲,讓他別說話,我自有分寸。

    我越是這樣,唐刀越是著急,可他又沒有什么太快的辦法。

    大概三分鐘后,第一幫人已經沖了上來,人不多,只有五個,但是一幫惡鬼。

    十幾只惡鬼面目猙獰,身體扭曲,對著我們齜牙咧嘴,全部盤旋于空中。

    “養鬼門,楊柳!”

    老乞丐吐出了一口煙,然后看著為首的女人,那女人大概四十歲左右,但保養的好,身材婀娜多姿,倒也風韻猶存,有幾分姿色,就是臉色有些煞白,看著跟女鬼一樣,其他的人也差不多,有男有女,不過只是半分陰森。

    聽聞養鬼的人,養多了會跟鬼一樣,手段越厲害,養的鬼越厲害,長的也越像鬼。

    這個叫楊柳的女人,大晚上還真未必分得出是人還是鬼,不知道她老公害不害怕。

    可一般這種陰人都不會結婚,克夫很嚴重,只是養多幾個鬼寵解決一下需求。

    楊柳看了一眼老乞丐,好像認不出是誰,然后掃了我們一眼,頓時眼光落到了我的身上。

    還是那句話,這里就我最像他們找的蘇陽了,自然第一眼就看到了我。

    “你就是蘇陽?把天書交出來!”楊柳陰冷的眼光直勾勾看著我,好像生怕我跑了一樣。

    我抬頭看著她,一臉的冷笑:“那你來拿啊!天書就在這里。”

    我拿出了那本9.9買的所謂天書,然后正對著她,楊柳看著又老又舊的書皮,心起了歹念,一本可以媲美推背圖的天書,哪個陰人不心動。

    可是……她不敢動!半步都不敢往前!

    我拿出來的時候太輕易了,是個人都不敢信,生怕有詐!

    “怎么,你不是要天書嗎?過來拿啊!”我繼續說道,可越是這樣,越把她給唬住了。

    “小子,你耍什么花樣,夠膽把天書扔過來!”

    楊柳愣了大概半分鐘,然后才說出了一句猶如放屁一樣的話。

    “給你扔過來?”

    “我把飯喂到你嘴邊好不好?”

    我嘲弄般的看著她,時不時發出冷笑,越是這樣,她越不敢上來拿,不過她忍不住的話,可能會動手。

    可上空飄著的鬼雖然厲,但還不夠我們這邊塞牙,老乞丐一個應該就能對付她們。

    就在這個時候,又有無數道身影落了下來,每一個都氣勢洶洶,都是沖著天書來的,甚至有些身上帶著殺氣。

    陰陽江湖,可不是小孩子過家家,奪寶殺人,修行路上白骨累累,斬妖除魔是其次,人才是最大的敵手。

    你可能不怕鬼,但你不能不怕人!人心比鬼狠。

    “大風水師,上官云。”

    “抬棺人,白蒙。”

    “捉妖一族,鄭力。”

    “獵鬼人,黃英。”

    這些人,我一個都不認識,可行走江湖的老乞丐和白蘇蘇倒是全都熟頭熟臉,而在他們眼里,我是生面孔,是個新人。

    聽聞這些人都是赫赫有名的高手,不是什么家族之首,就是門派之主,天書一出,幾乎都來了。

    這還不止,屁股后面沒到幾分鐘又上來了幾十人,幾乎把天臺都擠滿了,全都看著我,還有我手上的天書。

    就這么多人,估計陰陽江湖得來了一半,老乞丐有點哭笑不得,好像他也有點幫不了我了,不過他也沒有走,只是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我幫你把柳溪麟帶上來,這種場面,只有他能鎮得住了。”

    我搖了搖頭,說不用,小場面,我可以搞定!

    老乞丐有些驚訝,這……還是小場面嗎?他突然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其他的人都縮了回去,包括唐刀都怕了,這么多高手,不是他一個小小小小僵尸能搞定的。

    對面如狼似虎,而我則跟個小綿羊一樣被他們包圍著,加上我們的人太少了,氣勢輸太多,白蘇蘇狡猾的一批,已經想溜走了。不過她帶著姐姐,想逃也是難以登天。

    “把天書交出來,小子,我放你一馬!”

    一個老人聲音蒼勁有力,一頭鶴發,仙風道骨的樣子看著極其厲害,但我不認識他是誰。

    “對,把天書交出來,饒你不死!”

    “交出來,混蛋,不然我廢你了!”

    “給你一分鐘,臭小子,不想死的話,乖乖交出天書,不然你們一個都跑不了。”

    我挖了挖耳屎,表示太吵了,然后默默的站了起來:“我可是蘇家的人,動了我,你們真的能全身而退嗎?”

    這時候不管蘇家有沒有用,先搬出來再說,不管怎么樣,有個大家族撐腰,總能讓他們有所顧忌一下。

    “呵呵,小子,今天我們這么多人在這里,你猜我們怕不怕你一個蘇家?”

    不知道誰搭了一句嘴,頓時所有人都跟著起哄了,紛紛叫嚷了起來,誰怕你蘇家,這么多人,一人一口吐沫都可以將蘇家所有人淹死了。

    天書就在眼前,還管得了你那么多!搶了再說!

    別看只是一本書,可已經足以改變一個人,甚至一個家族,一個門派的命運。

    陰陽之路,何其艱辛,命途多舛,五弊三缺,陰人有幾個能落得好下場的?不是短命,就是窮,要不克六親,有了天書,那這條路就能順利走到頂了。

    “說的非常好,你也知道你們人多,那你們這么多人,這本天書,我該給誰呢?”

    我轉聲問眾人,鋪墊了這么久,該入正題了。

    坑已經挖好,就不知道他們跳不跳了。

    果不其然,我這話一出,所有人都吵了起來,就差沒大打出手了,都說天書應該歸他,那個人又說應該是他的,反正人性都是自私的,又是各為其主,天書誰都想要,怎么會拱手讓人,表明看著團結,但其實一句話就能讓他們內訌。

    可我的目的不是讓他們內訌,這樣的套路太低級了,也沒有什么難度。

    這時候我突然點燃了一張黃符,然后舉起了天書,頓時嚇得他們冷汗直流,大氣都不敢喘一下,也全部都安靜了下來,不敢再吵鬧了。

    “小子,你要干什么?冷靜一點。”

    其中一個人立刻阻止我,他們就是為了天書而來,如果天書毀了,他們就竹籃打水一場空。

    “放心,天書我會留著,而且我對天書也沒有什么興趣,但你們都想要天書的話,那我就很頭疼了。”

    “再說了,我的天書,也不可能白給你們,我既然能得到天書,絕對不是無能之輩,你們雖然人多,但要是敢搶的話,我就毀了它!”

    我的話,讓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天書依然在我手中,他們人多也未必可以順利得到天書,萬一我一沖動給毀了,他們不得哭死。

    “你別沖動,那你說,要怎么樣才肯把天書給我們。”

    “對對,你不是說對天書沒有興趣嗎?那給我們吧,有什么條件盡管說,我們一定能滿足。”

    “哼,給你們?你一個抬棺材的,能有什么本事?還什么條件都盡管說?這么垃圾,給天書你們也沒有用,拿來墊麻將桌嗎?給我們上官家,要錢還是要美女,我們都有得是。”

    “呵呵,都別夸海口了,我們尸門跟蘇家那關系都鐵得跟親兄弟一樣,蘇家的喪葬到下尸豎墳,哪一樣不是我們包辦的,小子,天書給我,包你不后悔。”

    我笑了,剛才還來硬的,恨不得殺了我,然后奪我手中天書。

    現在發現來硬的不行,怕我毀了天書他們得不到便宜,于是開始改口了,不是畫餅就是攀關系,真是變臉比翻書快。

    可我根本不鳥他們,這種話,估計小孩子都不信吧?

    呼的一聲,我把黃符吹滅了,這時候他們才集體松了一口氣。

    我舉起了天書說道:“別跟我扯犢子了,想要天書很簡單,把女媧后人給我帶上來,她們就在這棟大廈。”

    天極大廈商住兩人,雖然有不少白領企業打工族,但也住了不少人,女媧后人不可能在這里上班打工,所以她們一定是住在這里。

    “先找到女媧后人者,天書就屬于他的,這里這么多人都可以做證,我以蘇家的名譽擔保,絕不耍賴。”

    “這樣不用爭,也不用搶了,避免了許多問題,憑本事獲得天書,誰厲害就歸誰!”

    去吧,都給我蘇陽打工吧!這本9.9塊錢的天書,就是你們的獎品!